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分析

六四三十年 北京死悄悄

音频 05:00
全球网传王维林北京六四阻挡坦克图片
全球网传王维林北京六四阻挡坦克图片 网络照片

六月四日这一天,在北京,几乎什么都看不到。要找到30年前那场屠杀的痕迹么,很难找到。天安门广场的血迹早已擦干,人民英雄纪念碑上的弹孔也已模糊不清。

广告

报纸上没有一条有关那场屠杀事件的报道,不管是正面的、反面的,一个字都没有。『人民日报』六月四日头条刊载着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对垃圾分类作出重要指示,唯一的是胡锡进的环球报大着胆子庆祝:“可喜的是六四成为一个被遗忘的历史事件”,但只是英文版,对外不对内。

此地无银三百两

天安门广场四周增设了关卡,一些街道和地铁站关闭,除了巡逻队,到处是暗哨。外国记者被禁止拍摄广场中国国旗升旗仪式。略略令人惊诧的是比较偏远的北大校门口,也森严壁垒地立着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或者是准警察。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网特派记者巴默手持六四事件照片,试图在北京街头随机访问,很快被警方发现带走拘留六小时。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六月三日重新使用官方几十年一贯语气,指六四事件是一场“政治风波”,好像在纠正魏凤和国防部长在新加坡所说的那是一场暴乱,但这些话在随后公布的文字记录上删节的一个字不剩。六月四日,耿爽被记者追问的不耐烦,王顾左右而言他,记者追问六四事件,耿爽回答“中国所选择的发展道路完全正确”,记者再问:所谓的“正确选择”是什么,耿爽反诘记者“打破沙锅问到底”,把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讲述了一遍。有记者问天安门事件是否可能重演,耿爽反问记者:“你有这方面的担心吗?”然后大谈起中国梦,要如期“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稍稍有点异样的是美国驻中国大使馆,4日早上发推说:“1989年6月4日,武装部队冲进天安门广场,强行驱逐要求民主的示威者,至今对死亡、受伤和被捕人数没有官方说明”,推文还附上美国国务院资讯局网站制作的『天安门大屠杀后30年』英文版。美国使馆经常把一些敏感内容发布在微博上让中国网民知道,中国当局常常忍者不删。已有许多中国网民留言,要求美国使馆在微博推出上面的内容,让中国人知道真相。

六四三十周年,美国以天安门大屠杀形容三十年前中国发生的那场流血事件,中方发言人严辞反击,但发言人的话也只是让外国媒体知道,当局小心翼翼全力控制,不让自己的人民知道世界在发生什么。也希望自己的人民忘掉三十年前发生的那一历史性事件。

做得过分了,反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中央社援引北京军区某干休所电子告示:“根据上级指示要求,6月4日是敏感期当天,人员车辆非急需不得外出,在外期间严禁到天安门周边、使馆区等敏感区互动。望老首长和阿姨谅解。”

微信微博据指“凡提了那事的,全封了。” 北京甚至迫使资讯供应商拦阻路透社有关六四事件的报道,尽管路透社的相关新闻在天下流传,北京需要堵住的就是中国人的知情权。

可是,六四这件事很难就这么擦掉,三十年前,几千名外国记者站在天安门广场,中国示威者的绝食、请愿、抗争,记者们留下来大量的图片、文字记录。邓小平下令开枪后的血腥场面,都有大量视频在全世界流传。

中共当时慌乱了,在全世界的摄影灯面前开枪镇压徒手学生。邓小平下令把坦克开进北京城,在旧皇朝的宫殿前,在新王朝的中南海门前,他们大开杀戒,且在全球记者眼皮底下,这在人类史上可谓首次。

被杀死的孩子,他们的父母还在,是故有“天安门母亲”群体,她们每年在这个时候为死去的亡灵祭奠,今年也不例外。“天安门母亲”群体发起人张先玲和十几位罹难者家属,周二前往北京万安公墓祭拜,她们是在“公安安排下进行”,并且不准其他人参与拍摄,然而她们的悼词、她们祭拜的场面自由亚洲电台都报道了出来。

六四屠杀后不少人逃亡在海外,许多是知识分子,学生领袖,三十年来,他们中许多几乎不停地在向这个世界讲述那一场惨无人道的屠杀。曾参与六四镇压的前解放军军官李晓明,六四之日在台北纪念晚会上现身忏悔。

即便在严密控制的中国国内,也有零零星星的纪念。根据自由亚洲报道,中国各地悼念六四方式各出奇谋,有的以禁食方式,有的燃烛,有人做纸船,晚间放上蜡烛点燃,顺流漂走。还有人在超市货架上把贴有数字标签的饮料瓶按照896430排列等等。当然,许多异议人士如北京的高洪明、查建国、何德普、齐志勇等人、独立学者高瑜或被公安软禁或被强迫旅游。

在中国以外,不要说美国、法国、西方诸国每年都有许多祭奠六四死难者的活动和演讲,在台湾和香港有盛大的祭奠,即便在被视为亲中的泰国,也有人祭奠六四。周二,一群来自泰国法政大学和朱拉隆功大学的学生就在中国大使馆前举办纪念六四活动。他们举着泰文、中文、英文写的牌子,上面写着:“起身对抗不公义”,“我们记得1989”。

参与镇压的李鹏还在世

中共高层当年参与镇压的人,邓小平已故,李鹏还活着,他有一个愿望,把他包括记述六四前后内容的『李鹏日记』活着时出版,但当局害怕他的日记披露出不利的信息,不允许出版。六四事件,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4月15日之死是导火索,之前的1987年,中共召开党内生活会,罢免了胡耀邦的总书记。那次既无国法又无党法的“生活会”上,中共元老薄一波扮演了急先锋,他指控胡耀邦亲日,列出多条“罪状”,就这样帮助邓小平砍掉了他的“左臂”。香港近日出版的『最后的秘密』一书,披露中共六四之后两次秘密会议的27份文件,薄一波也出现在那次会议上,他没有王震跳得那么高,但比他阴险,他支持开枪镇压,抨击赵紫阳,帮助邓小平砍掉了他的“右臂”,当然,这些事不仅仅是薄一波的功劳,他的表现只是太过分,留下了痕迹,他当时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红二代的“江山”还在,薄家的继承人,最有希望入常的儿子薄熙来二十年后被送进了大狱,正式成为我党的犯人。

这些事海外都知道,中国不愿做傻子的人也多少知道,他们或者听父辈讲,或者自己翻墙,当然,当局的洗脑也很成功,有些年轻人对六四一无所知,这不能怪年轻人,怪当局洗脑,有一天,他们一旦意识到这点,可以想象愤怒的程度,在台湾读书的大陆学生李家宝就是在知道六四及中共许多历史真相后,挺身而出反共。他的做法有点像文革前被洗脑的一两代人,文革中后期觉醒,意识到自己曾经受骗后非常愤怒,成为毛时代的掘墓人一样。

不少观察人士认为,关于六四,在全世界留下了这么多资料,只要想思索,想听想看的中国人,有一天都会知道。只是知道得越晚,对掩蔽真相的骗子越痛恨罢了。秦始皇曾焚书坑儒,习近平这个时代根本做不到。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