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特别节目

张伦:我与法广

音频 12:00
法国塞尔奇·蓬多瓦兹大学教授张伦
法国塞尔奇·蓬多瓦兹大学教授张伦 Université de Cergy-Pontoise

一九八九年六月八日,震惊世界的六四屠杀发生四天之后,全球的中文听众第一次从短波收听到了来自法国的中文广播,法广中文部(简称法广)就这样诞生了! 六月六日,法国世界媒体集团总裁Marie-Christine Saragosse,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台长Cécile Mégie主持庆祝法广中文部诞生三十周年活动,法广中文部总编索菲向来宾简介了本台创始经过。今天,我们很荣幸地请到了法国塞尔奇·蓬多瓦兹大学教授、社会学者张伦先生。多年来,张伦既是本台忠实的听众、读者,同时又是本台重要的合作者,一直热心地关注着法广的发展

广告

法广:您与法广有着一种很特殊的关系,在法广中文部诞生三十周年之际,请您给我们大家概括地谈谈您的感想好吗?

张伦:一晃法广中文部诞生三十周年了。三十而立,让人有很多感慨。我跟法广中文部有一种特殊的缘分,正如您所说,多年来自己既是一个听众,也是一个合作者,经常受贵台同仁邀请,就法国,中国、世界范围发生的事情在自己理解的范围内做一些评论,跟法广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我们这一代人都知道,八十年代收听外台是日常生活的一个很重要的部分,那是一个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比较激荡的时代,收听外台虽然比较困难,但是我们还是从中获得了许多重要的信息,如果那时没有外台,中国的有些事情不可能像想象的那样去发展,比如我们都是从外台听到不同地区的一些官方媒体根本听不到的信息。遗憾的是,那时我们收听的基本上是美国之音、BBC等,在外台当中缺少了一个声音,一个来自法国的声音,而这个来自法国的声音,我却是在一个很偶然的环境下听到的。

法广: 我们早就听说您跟法广很有缘分,您刚才谈到了在八十年代您和您的同代人跟外台的那种特殊的关系。那么,您究竟是在什么时候什么环境下第一次听到您所说的来自法国的声音的?印象如何? 

张伦:我最早听到有一个来自法国的中文的声音,确实是在一个非常独特的历史的时刻,那就是八九六四镇压之后,我自己因为参与这一事件躲到中国的大西北,在一个朋友家的客厅里通过短波收听外台,收听世界各国对六四镇压的反应,包括了解流亡出去的一些六四人士的消息。我就是在一个晚上,在这个朋友家里第一次听到了法广中文广播,后来我听说法广中文部的正式广播就是六月八号,就是六四镇压之后仅仅几天之后。我大概是在六月十几号左右收听到的。 从中得到了好多消息。包括伴随着法国大革命两百周年举行的盛大纪念活动,在那场纪念活动中,法国特别邀请一些八九六四民主运动的参与者参加等等,这些都是我在大西北黄河边朋友家收听到的。

如果谈到对法广的印象,我想法广中文部似乎跟其他外媒的中文部有一点差别。尽管它是一个外台,至少那时有一种很强烈的感受,来了以后这种感受更强,一种很特殊的感觉, 就是觉得法广中文部尽管它是一个外电的声音,但是它很中国,这是一些很熟悉的声音,中国人的声音,对中国的那种感觉非常到位,从语言的使用驾驭到对中国事务的把握,跟其他一些外电有些很不同的地方,非常亲切,把握非常独到。当然后来认识一些法广中文部的朋友,就更好地明白了为什么法广会有这么一种特质。因为他们都来自中国,有很高的水准,又受过很好的教育,许多人又从事过新闻工作,所以有这样的效果。恰恰因为如此,我想整个九十年代,在向中国的听众民众传达外界的信息包括中国内部官方封锁的信息上,法广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就是说,法广在中国人认识世界理解自己这样一个历史时代起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据我所知,有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包括我的父母,每天早上一次,晚上一次都要收听法广的报道,成为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所以我想将来的历史学家在回顾二十世纪最后十年的时候,在中国人追求信息开放,在追求信息自由,认识外部世界的时候,不能忘记不能忽略法广中文部在那个时代所扮演的角色。这样说并不是恭维法广,据我所知,当时一些其他外台的中文台,曾经都来法广取经借鉴。记得自由亚洲电台要成立亚洲部对华广播部,我曾经陪伴过他们的负责人一起去到法广交流取经。所以,那时候不仅仅法广在中国听众中口碑极佳, 同仁友台对法广播音的质量也是有所了解的。法广是那个时代的重要的一页,将来会真正载入历史的。

法广:您和法广的缘分很特殊,后来的这段读者与合作者的关系也很独特,我还想问您的就是法广中文部诞生了整整三十年,经历了您刚才提到的后八九时期,九十年代,以及二零零年代以后几个重要的时期,这三十年世界变化很大,中国也由一个贫穷的国家变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您是如何看待法广在这一时期的发展和变化的?

张伦:这个世界在最近二十年发生了很大变化。 一般意义上说,这种信息技术的发展,可能是最重要的改变人类信息接收传送方面的一个最重大的变化,比如自媒体、网络都是最近二十年崛起的,它深刻地改变了中国人也改变了整个世界的生活。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一个媒体,不可能不受影响,也不可能不做一些必要的调整,这也是在逻辑之中。至于什么样的方式能够更好地向中国听众和读者传递外界的信息,了解法国、世界发生的事情,了解法国独特的视角。我想,最关键的可能还是永远保持传媒所具有的最本质性的一些东西:真实、具有独到的视角;尽可能的全面、及时。如何能在这些要求面前更好地完成新闻人的使命,我想这可能是法广同仁今天面临的一些新的挑战。

法广:在媒体竞争十分激烈,多媒体自媒体相当发达的今天,法广中文部的存在有何意义?您对法广还有什么期待,有哪些具体的意见?

张伦: 法广是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当然是有国家的背景,但法广有自己完全独立的编辑方针,从来也不受政府影响。客观报道,批评政府,始终保持着绝对的独立性。 但法广毕竟是法国传递出的声音,在今天,中国有所发展,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存在,有各种各样需求的时候,我们看到一个很重要的现象,  一些重要的国际媒体都有中文版本,比如『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这些过去都是不存在的,德国之声过去也不存在中文的声音,后来也出现了。怎么样跟中国的读者、听众进行更好的信息交流,其实所有的外媒都面临着这样一个挑战。对我来说,有点遗憾的是法国只存在一家法广中文部这样一个面对中国听众读者的媒体,作为一个法国的华人学者,我当然希望法国这方面能够做得更多,更好地在这样一个多元世界当中体现出法国的一些文化、社会、政治等各方面独特的声音和视角。

三十年已经过去,这个世界天翻地覆,今后这个世界怎么发展,我们没有任何人能够预料得到,但是不管如何,衷心祝愿法广中文部更上一层楼,在这样一个信息交流更加频繁的时代,能够为中国的读者、听众带去更翔实,更丰富,更有见解的各种各样的信息。中国今天已进入一个非常不确定的时期,在某种程度上,尽管官方还在宣示改革开放,但事实上有一些重大的倒退,信息的控制也远远超过了过去那些年代。现在,中国的改革,中国的开放是不是在落幕?这是我们需要高度地,带着忧虑的心情关注的一件重大的事情。中国是不是进入一个新的转折期?在这样一个关口,在中国的内部新闻自由空间越来越压缩的情况下,像法广这样的外台的中文广播,中文网站就具有了更加重要的不可替代的角色和意义。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