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世界报

梁继平:香港民主制度从北京来的梦想在2014年就已经死掉了

音频 05:00

在7月1日晚上占领香港立法会行动中,唯一一位在摄像机前公开显露面貌的反送中示威者梁继平(Brian Leung),接受法国世界报记者的采访内容,在周一下午上市的法国世界报上,占据着该报第二版的整整一个版面的篇幅,也在法国世界报当天的网站上,也占据着重要的位置。

广告

相关文章在标题中强调,梁继平是“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一代香港人的脸庞。文章的副标题则强调,在7月1日晚年轻的蒙面抗议者短暂占领香港议会期间,唯一在全世界的摄像机前公开真面目.对自己占领行动作出解释的梁继平主张,面对北京要采取激进的行动。

由Florence de Changy撰写的文章写道,今年25岁的政治学学生梁继平,通过加密通讯接受了法国世界报记者的采访,之所以是通过加密通讯,梁继平解释说,这是因为他有可能会受到司法追究,所以他的律师建议他不要说他目前在什么地方。

法国世界报的相关文章写道,梁继平是一位25岁的政治学学生,他是6月16日凌晨从华盛顿飞低香港的,他刚刚在华盛顿完成了他的硕士学位。这时,他还根本没有想到,两周后他将扮演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6月16日,他回到家,穿上黑色的裤子和黑色的T恤衫,就走上街头参加了当天的动员了200万香港人的大型反送中抗议活动。

文章还写道,在梁继平于2017年前往美国学习之前,他已经获得了香港大学法律和政治学专业的学士学位,并于2016年作为交换生在巴黎政治学院学习了半年。当年梁继平是总编的学生刊物于2015年受到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的谴责。在2014年的要求普选的“雨伞运动”中,梁继平也是参与者之一。

文章说,梁继平认为,7月1日冲入香港立法会并短暂占领立法会,它所表达的愤怒是绝望和挫折累积的结果。经过数周的激烈动员后,政府暂停了送中法案但并没有决定要全部放弃这一法案。此外,三名年轻人的自杀以及致命的堕落,这些都与正在进行的抗议活动直接相关,震撼了专家们认为受到“抑郁症疫情”感染的这个年龄组的年轻人。

梁继平指出,虽然形式不同,但这种行动主义可以追溯到“雨伞运动”:他说,正是在(雨伞运动)这个时候,香港社会才意识到,北京对香港民主制度的承诺可能永远不会实现。

法国世界报的文章写道,根据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的基本法的第45条,民主是北京给予香港的明确的承诺。中国承诺到2020年,香港人可以推选他们的首席执行官。但在2014年,北京表示将首先对特首候选人进行预选。

从此以后,北京成倍增加了将香港与中国大陆联系得更紧密的项目,比如:一座巨大的桥梁以及一个受海关控制的车站,而且习近平不论是在国内政治上还是在香港的地位问题上都非常强硬,因此梁继平总结道,今天,我们知道,等待是没有用的,这不会自己来的,民主制度从北京来的梦想在2014年就已经死掉了。

selfpromo.newsletter.titleselfpromo.newsletter.text

selfpromo.app.text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