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分析

沙特石油设施遇袭 特朗普是否反击受关注

特朗普于2019年9月17日在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城的莫菲特联邦机场登上空军一号。
特朗普于2019年9月17日在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城的莫菲特联邦机场登上空军一号。 路透社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周二前往沙特,主要的使命是与利雅得商讨,在沙特石油设施遭无人机攻击后美国准备采取的反击行动。美国认为,也门叛军胡塞武装认领的这场攻击实乃伊朗主谋,并且在伊朗国土上发射了巡航导弹。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华盛顿已经表示,“我向你们承诺,我们准备反击,我们已做好保护我们地区盟友的准备”。不过,法新社分析,美国到底如何反击,应放到总统特朗普不顾一切与利雅得以及与王储萨勒曼的那种充满争议的关系的大背景下去观察。

广告

特朗普周二派遣蓬佩奥前往沙特,开宗明义是为了向沙特“提及”美国将如何对这一在华盛顿看来“空前的”来自伊朗的攻击进行反击。但是,从特朗普发出的第一推,给人得出的印象似乎是美国在蓬佩奥听取沙特的意见后再对将要采取的战略作出决定:“我们等待沙特王国告诉我们,他们是这次袭击的受害者,然后应采取何种形式进行反击”。他发此推的时候,副总统彭斯已经明确指控伊朗。

特朗普的这一“耍把戏”姿态立即遭到民主党揭露:众议员、参与民主党总统初选候选的加巴德讽刺“特朗普在等待他的主人沙特的命令”,他指责前房地产商人的举止如同沙特阿拉伯的一只贵宾犬。

参议员克里斯·孔斯也表示:如果特朗普总统要进行军事反击,他应该在国会和在美国人民面前说明这样一场军事反击是必须的且必要的。这位参议员强调美国与沙特阿拉伯之间并不存在军事同盟关系。

最近二十四小时,特朗普渐渐放缓了语气,周一表示,他的政府将会征询盟国的意见,他并没有向沙特承诺美国一定会保护他们,如果美国决定采取军事行动的话,沙特理将提供财政支援。

对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学者Yasmine Farouk来说,特朗普这是故弄玄虚,装作要看沙特如何反应之后再作出决定,特朗普不想为这场军事反击承担发动者的责任。她认为,特朗普现在这样做会给沙特提供方便,其实沙特并不愿意开启一场战争。

美国总统特朗普喜欢显露威严的形象,他对美国的敌人不断地发出响雷般的威胁,但同时他又向美国人承诺,美国将不再投入到外部的军事干预行动中去,他认为美国付出的代价太昂贵。其实这里还有一个背景需要提及,沙特石油设施遇袭事件正好发生在特朗普本人希望与伊朗总统鲁哈尼举行面对面会谈的时候。

征求沙特阿拉伯的意见,对这位已经投入竞选连任的总统而言,似乎也是在为自己争取时间。但特朗普的举止令华盛顿不满,华盛顿的精英集团认为这次对沙特石油设施发起的攻击远远超过了沙特的利益本身,它与美国的信用紧密相关。

沙特阿拉伯是美国长久以来在中东地区的战略盟国,但是特朗普把沙特变成一个他在中东地区应对什叶派伊朗政体的须臾不可离开的先锋。伊朗既是华盛顿的眼中钉,也是沙特的头号敌国。

但是,一年以来,在众多的美国两党议员眼中,沙特正在经历着一场削弱自身的政治风暴,这一切应归咎于沙特王国的接班人、王储萨勒曼。

美国参议员一致认为,萨勒曼是沙特杀害异见记者卡舒吉的主谋,卡舒吉与2018年10月应约前往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沙特领事馆办理结婚手续时在领事馆内部被杀害的,但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此视而不见。

特朗普两次动用否决权,否定国会反对美国向对也门发起军事行动的沙特提供军事援助;以及反对美国向沙特出售一批巨额尖端武器。

Yasmine Farouk认为,特朗普自从入主白宫后,一直重视他与萨勒曼的个人关系,不管是卡舒吉被杀害,还是沙特巨额军购,他都是放在个人关系的层面去衡量。他支持萨勒曼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对特朗普而言,只要沙特付钱就行。他对此豪不隐瞒:一切的一切,首要的是金钱问题。

的确,美国总统周一还在赞扬沙特这一“伟大的盟邦”,付钱一次付清,在最近几年已经向美国购买了4000亿美元的货物。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