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當今世界

於曉洋談中國電影發展現狀

音頻 04:31

中國第六代導演在上周日剛剛閉幕的法國嘎納電影節上,儘管擠入了主競賽單元,但最終未能未能勝出,這一情況不僅令廣大在法華人大失所望,而且,也引起人們對當前中國電影發展的關注。就此,本台採訪了與王小帥和賈樟柯等人一同屬於中國第六代導演的於曉洋。

廣告

RFI : 於導演,能否談談您對中國電影現狀的看法?
於曉洋:“構成中國現在電影現狀的一個很大特點、問題,就是現在娛樂片當道。搞笑娛樂片、商業類型片當道。但我也不否認它。因為,電影是用錢拍出的,需要回收,需要賺錢。但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那就是一件作品,一件藝術作品,它需要寓教於樂。我年輕時不認可這個問題,但是,隨着年齡的增長,後來我覺得應該這樣。一部電影看完以後,到底應該給人什麼東西?最起碼應該提出來。一個生命應該怎麼活着?這個故事給人怎樣的反思?應該有這些內涵。不應該把觀眾引入電影院後,就是哈哈一笑,然後第二天繼續上班,我不覺得這樣的電影就是成功的。應該還是寓教於樂。這次在嘎納電影節的中國之夜,有一位「八零後」的導演說了第七代導演的誕生。這次有人說了這樣的稱謂。之後,聽說王小帥導演提出了批評,抨擊了所謂「八零後」導演。說,他們不能成為代,因為他們沒有整體追求的鑽研,沒有自己特點。但我認為,「八零後」導演可能缺少了對社會的責任感和藝術上對畫風格的追求。所以你的踏踏實實,一步一步的做。”

RFI : 您剛剛談到,第六導演的影片還是有一種看完以後,要寫反思。這與法國電影片的創作思路相當。您覺得法國影片未來在中國市場的前景如何。
於曉洋:“我們上學的時候,看了好多法國電影。《佐羅》是一方面,還有類似《廣島之戀》等。新的法國電影看得比較少。希望能夠看到一些好的,經典的。法國當代、當下有意思的電影。我日前遇到一位在巴黎學電影的同學;他告訴我,將來回國想做這方面的宣傳與講座。我聽到很高興,表示可以幫助他。之後,把好的電影介紹到中國。提高當下中國觀眾的審美情緒和審美水平。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觀眾現在的層次需要引導,一味的商業,一味的大片搞笑。這樣會把觀眾的情趣貶低,這樣不行。審美是要提高的。”

RFI : 能否介紹您個人,未來幾年的創作計畫。
於曉洋:“我現在手頭還有兩、三個劇本。都是我比較喜歡的,表現人性、表現當下生存狀態的文藝片。我也希望這部文藝片在中國還有生存空間。這就是說,除了商業片的運作,還要支持文藝片的正常運銷和放映等,這樣才能有良性循環,從而實現中國電影文化真正意義上的輸出。”

RFI : 未來是否準備把您影片推進嘎納電影節?
於曉洋:“當然。我朋友說,今年是一個開始。也許,明年、後年希望能夠參賽嘎納電影節。這種光環和榮譽是必須付出代價和辛苦的。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