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華世界

書法家範文通介紹中國範仲淹研究會

音頻 10:42
中華世界
中華世界 法廣 RFI / Monde Chinois

聽眾朋友,當您收聽到本次廣播的時候,我們節目的主人公:現年六十五歲的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範文通先生已經圓滿結束其在歐洲歷時三個月的探親訪友活動返回中國。精通文筆字畫的範文通先生是中國歷史上北宋著名文學家範仲淹第二十九代後人,範文通先生目前也是中國範仲淹研究會理事。就此,本次《中華世界》節目就請範文通先生,介紹一下中國範仲淹研究會的情況。

廣告

法廣:範先生您好!
範文通:你好!

法廣:提到北宋文豪範仲淹,大家都能立即想到他在《岳陽樓記》中所抒發的“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這樣憂國憂民的情懷。範仲淹在中國,乃至全世界的華人中都是一位著名的歷史人物,能否首先介紹一下您與他之間的淵源?
範文通:“範仲淹是北宋著名的政治家、文學家和思想家,是中國歷代所敬仰的一位偉大人物。河南省南陽市的鄧州有一個花洲書院,這是範仲淹當年在鄧州做官時所辦的。在上個世紀,花洲書院變成鄧州第一高中中學。上一世紀九十年代,他們的一個老校長寫信給我,說要恢復花洲書院。為什麼要恢復花洲書院呢?因為在宋慶曆六年九月十五號,範仲淹在花洲書院的春風堂寫下了著名的《岳陽樓記》。他們要恢復,我也主動積極地和他們配合。在當地政府和有識之士的配合下,花了幾年時間,恢復了這個著名的書院。到了2006年,在官方重視下,在北京成立了範仲淹研究會。會長現在是清華大學傳媒學院院長、著名學者範敬宜先生。範仲淹研究會是稱為有法人代表的一個中國全國性的學術機構。孔子現在還沒有研究會,只有基金會。範仲淹研究會成立以來,每年開研究範仲淹的國際性論壇,在北京、在杭州、在河南都開過國際性的學術研究會。在中國江蘇、甘肅、河南、山東等地,也都成立了範仲淹研究會。現在還有範仲淹後人發起的中國範氏宗親會,現已是一個國際性的宗親會組織。。。”

法廣:大家知道,北宋時代的範仲淹在他的生活背景時代,是當時儒家思想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那現在研究範仲淹是否與中國官方推動孔學有一定的聯繫呢?
範文通:“我認為,應該是有一定聯繫的。眾所周知,孔子是中國儒家學說的代表人物。孔子的思想幾千年來,一直受到中國和世界人民的推崇。孔子的民本思想影響了範仲淹。所以,範仲淹的政治生涯當中,體現的民本思想就在他的《岳陽樓記》中的兩句名言: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這兩句話,在不同場合,不同政治派系,都能夠做為指導行動的準則。清代顧炎武提倡:天下興亡,匹夫有責。顧炎武的這兩句話,僅僅是在說,國家危亡的時候,做為公民要挺身而出。而範仲淹的兩句,思想境界就非常高。應該要對社會生活的各個領域都要以先人後己,先國後己,先考慮國家和人民。這就與孔子的民本思想有直接聯繫。”

法廣:範仲淹生活的時代背景距今已有千年歷史,請問當前研究範仲淹的着眼點是哪方面呢?
範文通:“我們知道,孔子的儒家思想、民本思想,通過孟子、曾子等人的總結與發揚光大。他正確思想的部分,歷代一直有人繼承。範仲淹是一位著名的代表。儒家學說通過漢代董仲舒白虎觀會議以後,對孔子的學說就有了歪曲。造成人家對真正的民本思想產生誤解。孔子說: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這八個字,到董仲舒時代就成了三綱五常。孔子的本意是:君要有君的樣子,做為一國之軍,是領導人民的領袖;那麼臣就要起到做臣的義務,要有臣的本分;做父親的,要做好教育子女,做家長的本能工作;做子女的應該孝順父母。這樣一個社會安序和諧的觀點,到董仲舒就變成為: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完全曲解了孔子的本意。到了宋代,程朱禮學更加是變本加厲,變成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這樣就完全曲解了。而範仲淹基本上吸取了孔子對社會民生積極的、有重大影響的民本思想。這就是上面我提到的他的兩句名言,這就是他的代表。”

法廣:中國現代史上,領導層曾在國內發動過批孔子的運動,這與當前在國際上推崇孔子是否存在矛盾呢?
範文通:“我認為應該沒有矛盾。中國社會延續了幾千年。儒家學說-特別是孔子思想應該是起了很大作用的。上世紀1919年的‘五四運動’,當時一些新興知識分子提出‘打倒孔家店’的口號。這個口號應該說是對的。要打倒的不是真正代表孔子儒家學說的,類似民本思想的一些正確倫理道德觀點,而是曲解的,象魯迅筆下《狂人日記》中的吃人封建禮教。這是應該打倒清除的。但是五四運動以後,中國社會在不斷變動,內外交困的情況下,沒有很好的總結、區分孔子真正的思想和後人摻入的內容。當前中國範仲淹研究會就是要通過整理總結範仲淹的一些思想,以進一步挖掘、體現孔子儒家學說的民本思想。”

法廣:您的先輩範仲淹,謚號"文正",這似乎與您的名字"文通"給人一種承前啟後的感覺,請問這是一種巧合還是另有典故呢?
範文通:“因為我們家庭,在父親輩和祖父輩中從事科技的比較多,到了我這輩是‘文’字輩。希望能夠在文化方面多學一點,所以起了這樣一個名字。查了中國有關的書籍,‘文正’、‘文功’、‘文通’都做為一種謚號,是對老祖宗的敬仰,所以,我也為此感到自豪。”

法廣:感謝範文通先生接受採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