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特別節目

林培瑞:挪威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音頻 05:24

正在挪威首都舉行的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雖然帶着得獎者劉曉波及其家屬都不能前來領獎的遺憾,但是,也在一定程度上變成了海外民主力量和長期關注中國民主進程人士的一次聚會。1989年學運領袖人物封從德,烏爾開希,張建等人已先期趕到奧斯陸。柴玲和六四期間被坦克碾斷雙腿致殘的方正也於周五抵達。諾貝爾獎頒獎典禮顯然重新喚起了二十年前一段慘痛的回憶。但是,這種慘痛之中也摻雜着某種喜悅。

廣告

烏爾開希這樣描述他的心情:

烏爾開希:“我剛才過來之前在我的推特上說,來奧斯陸,我的心情是高興,傷慟,憤怒,受鼓舞,也充滿希望。這些感覺都有,這些感覺全部在一起。過去二十多年以來,民運的朋友如果有機會聚集在一起,通常是或者開會,或者抗議活動,或者是紀念六四,很少像這一次大家抱着一種很快的慶祝,慶功的心情。雖然這種慶功里,還有很多傷慟的成分,但是,我還是以為我們可以稍微快樂一下,稍微慶祝一下。感覺就像是自己很獨立地在很辛苦的路上,孤獨地走了很久,以為這世上只剩下自己一個人的時候,突然有人過來拍拍你的肩膀。”

劉曉波獲獎使海外民運人士感到振奮,關心中國民主進程的人也從中看到了積極的影響。美國著名漢學家,普林斯頓大學東亞研究系教授林培瑞先生來到奧斯陸參加頒獎典禮,他認為2010年的諾貝爾和平獎是件很了不起的事:

林培瑞:我覺得挪威人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因為很多國家看中國,看中國政權,他們把中國和中國政府做一個等同號。共產黨就是中國,中國就是共產黨。中國在聯合國如何,如何,中國的要求,中國的經濟地位高不高……這些說的都是中國,可是,實際的意思是中國政府。但是,發這個獎給劉曉波,(這樣一位)民間的人物,那就說明,中國這個概念,跟共產黨這個領導團不能畫個等同號。中國比共產黨大得多。除了共產黨以外,還有很好的,很可貴的《零八憲章》這種中國。所以,挪威人能夠做到這一點,已經超出了很多國際上,西方的國家能夠做到的。我很佩服他們。

法廣:這些年西方政府越來越多地調整自己的政策,覺得可以先經濟,後人權,挪威諾委會將諾貝爾獎頒發給劉曉波,對於西方政府來說,會不會也是一個新的起點?

林培瑞:對西方政府也許有點影響,但我覺得,更重要的是對中國政府的影響。他表面上當然是非常反對,反對得不得了,很強烈的,醜惡的手段都使上去,但是,他內心肯定有一些別的反應,他不能忽略這東西。不能把它掃到門外去,說這是人家的價值觀。這些普世的價值觀就是普世的。他自己心裡也明白。什麼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出版自由,法制,憲法,這些東西是全人類的東西,他也知道。他很難一方面說,我反對劉曉波,另一方面是我接受這套東西。他進退兩難。心理的作用我想也是相當大的。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