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華世界

葉俊良:把中國成語故事和童話推薦給法國兒童

音頻 10:19
Le Duc aime le dragon
Le Duc aime le dragon

在出版界致力於向法國兒童推介中華傳統的“鴻飛文化”於2012年農曆龍年來臨前夕,在10月底就已率先將“葉公好龍”和“畫龍點睛”這兩個中國成語背後的故事改編為法語少兒讀物,推向法國社會。就此,本次“中華世界”採訪“鴻飛文化”的中方發起人:葉俊良先生。

廣告

RFI : 葉主編您好!請您首先介紹一下“鴻飛文化”以怎樣構思和形式把“葉公好龍”和“畫龍點睛”這兩個對全球華人來說,老幼皆知的成語推薦給法國兒童的呢?
葉俊良:“我們‘鴻飛文化’在去年2010年的時候開闢了一個新系列-成語故事系列。在這個系列裡面已經出了兩本書,分別介紹跟老虎,還有跟兔子有關的成語。每本書也都是介紹兩個成語。在龍年來臨前夕,我們也選了兩個非常有名的故事:葉公好龍和畫龍點睛。放在我們的第三本書裡面。因為這個系列的版式比較特殊,在書店,書商都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惠臨讀者都已經在書店或圖書館看過這個系列的書。現在推出這兩個龍的故事,他們也很快的吸引了讀者還有書商的注意。我們也是同樣的跟法國畫家合作,先向畫家介紹這個非常有趣的中國故事。讓畫家發揮它的想象力,創造一個比較具有原創性的圖畫。創作‘畫龍點睛’和‘葉公好龍’也是這樣的做法。”

RFI : 在這部中國成語故事新著里,“葉公好龍”被譯為Le Duc aime le dragon,而Le Duc本意是歐洲貴族中的公爵,這是一個刻意安排,還是筆誤呢?
葉俊良:“這不是筆誤。因為,我們希望‘鴻飛文化’所出的書,讓讀者在接觸的時候都感覺到親切。所以,基本上都可以跟法國出版社所出的書一樣為大眾所喜愛,無需對中國文化的特別興趣才來買我們的書。所以說,我們就是根據他們所熟悉的一些稱呼,用說故事的方式帶小朋友進入故事。雖然,故事源至於中國傳統文化,但是,讀者也可以根據他們所熟悉的、自己的歷史,來加以或賦予自由的想象。所以,使用他們所熟悉的稱呼和他們想象範疇內的龍的形象,放出一個比較不一樣的故事。這還是具有中國文化傳統精神的一個有趣故事。”

RFI : 這也就是說,你們還是對這個中國成語故事做了潤色,使它更加歐洲化了,是嗎?
葉俊良:“可以這麼說。尤其是這位畫家Valérie Dumas,基本上對於人物、服裝還有服飾的造型都非常的講究,很多細節都注意到了。她沒有刻意去畫一位完全符合中國傳統形象的人物。還有,這個龍的造型也和我們傳統的龍的造型有一些不一樣的地方。趣味的地方也就是在這裡了。同樣是在中國傳統文化出來的一些靈感,盡然可以推演出很多不同的、沒有見過的形象,在讀者的心裡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我想,這個畫家達到甚至超越了我們的要求,做了一個非常有趣的形象出來。”

RFI : 您說的這種不同於我們傳統的形象,是不是指那種歐洲化了的形象?
葉俊良:“我想,雖然這位畫家是典型的法國人,可是她的畫,不論是在歐洲還是在亞洲,所描繪的重點都是萬物之間的各種巧妙關係。因為人-這個葉公對龍的想象與實際有一些差距。這個差距所產生的趣味,不管是在歐洲法國,還是在中國,讀者都很容易從直覺去感受到比較滑稽的趣味在裡面。所以,雖然說這個服飾、人物造型有中國味道,可是也有歐洲的味道。我想,從整體而言,他是一個非常有一貫性的作品。從頭到尾都非常的獨特,又可以讓讀者所接受的一本書。”

RFI : 除了成語故事系列以外,你們還介紹了哪些有關中國的故事呢?
葉俊良:“鴻飛與讀者之間已經有四年的接觸經驗,現在邁入第五年。我們在書展還有各種場合,也都會在與讀者的接觸中了解到讀者們對中國故事的好奇程度有增無減。在法國童書領域,童話一直扮有非常重要的角色。所以,我們今年也開闢了一個新系列,叫中國童話系列。用一些法國讀者比較熟悉的敘事方式和結構,向他們介紹具有中國特色的童話故事。我們這個系列的第一本書,講的是‘葉限的故事’。葉限是中國古代唐朝段成式筆下所記載的一個故事人物。這個故事是段成式從當時中國西南方某人處所聽到的,然後做的筆錄。西方讀者讀到這個故事,很快就能跟他們所熟悉的‘灰姑娘故事’聯想到一起。對我們來說,‘葉限的故事’很快就讓我們和法國讀者建立了聯繫。中國小姑娘‘葉限的故事’和法國人所熟悉的‘灰姑娘的故事’可以讓人去發現相同及相異的地方,讓人感到非常的有趣,也可以和小朋友們分享這麼一個發現的過程。”

“今年總共出了六本新書。除了成語系列的龍和童話系列的葉限以外,還有四本新書。其中,有兩本屬於畫家們的自創。這也就是說,有畫家自己編故事、寫故事,然後自己製作和插畫。這兩本書都與發掘新世界、探險等大家關心的主題很有關聯。這兩本書分別為《小魚要飛翔》(Petit Poisson veut voler)和《童話世界走一圈》(La Ronde des contes)。”

“另外,還有兩本比較特殊的書,跟台灣,跟中國有比較直接的關係。其中一本書,中文可翻譯為《海角樂園》(L'Autre Bout du monde)。這個故事講一個六歲小男孩,在第一天上學時,外祖母送給他一件象徵性的禮物。這個故事的背景發生在台灣。闡述上一代、現在這一代還有未來一代,不同的生活教育環境,在與中國大陸及西方接觸等等的具體細節,都進入了故事情節,並被以淺顯的方式表達出來。所以,法國教育界的老師都覺得這樣的故事很有意思,這不僅只是和小朋友講虛幻世界的故事,也和小朋友們講了發生在我們真實世界裡的故事。因為,法國有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家庭,他們在法國生根,在法國經營和生活。他們覺得和國外文化接觸非常的有意思。另一本書名為《獸和一群長得很像的小魚》(La Bête et les petits poissons qui se ressemblent beaucoup)是我們向台灣的出版社購買文字版權,然後在法國重新製作插畫,重新設計版式。我們邀請了法國一位受到很多肯定的畫家Géraldine Alibeu 製作插畫。出版不到一年已經受到法國學校的注意。因為,這一本書很有趣。故事主角是一個獸,一種大家所不熟悉的獸。他在很多地方走來走去,很多動物向他提出了很多問題。有些問題沒有答案。這隻獸就試着去發明答案。在這些問答當中就帶出了很多哲學性的、很具體的、很有意思的、很有趣味的問題。法國人很喜歡這種書,因為,可以激發小朋友的想象。一些問題原本就沒有標準答案,讓小朋友們自己去發揮想象,去認知這個開放的世界,值得探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