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觀察

中國在南海切不宜過急行事

音頻 05:14

最近在印度尼西亞舉行的東亞峰會,顯示中美兩國繼續在愈來愈多的國際議題上公開對立,亞太地區進入一個新的詭譎多變的時代。今天的中國觀察要向大家介紹有關近期中美關係的分析評論。

廣告

北京《環球時報》的社論稱:“不讓美國來亞洲搞針對中國的‘巧實力外交’是不現實的,讓中國心甘情願接受美國的布局,任由亞洲國家一個個成為美國‘防範中國’的盟友,同樣是幻想。” “南海及東海之爭,只是東亞事務的一小部分,美國和一些國家相互利用,把它們炒成東亞最緊迫的難題,它們各自從中獲利。只要中國投入力量,就能讓這種獲利變得痛苦不堪,使它伴隨代價,有一兩個回合,就有希望讓爭議國家在海洋問題上回歸同中國協商的合作態度。中國必須做這樣的‘阻擊’,如果中國放棄,美國一些人會真的以為美國能永遠主導東亞。”“雖然中國的綜合力量遠小於美國,但中國反對美國主導亞太可以調動的資源,多於美國為推行這一主導可以使用的資源。只要中國耐心、持續地做下去,中國周邊‘經濟靠中國、安全靠美國’的生存之道就維持不下去,美國‘重返亞太’的傲慢也將收斂。” 

香港《信報》署名薛理泰的評論稱:“實際上,無論南海蘊藏多麼豐富的石油、礦產,又或主權歸屬何國,跟美國並沒有多大的利害關係;她是從國際戰略大格局的角度看待南海問題的。中國在沒有‘搞掂’美國的情況下,在南海切不宜過急行事。當今美國是世界龍頭老大,國際地位猶如中國國內的‘一把手’。一事當前,假如與其頂着干,恰如逆水行舟,結局是不容樂觀甚至悲觀的。”

香港《明報》的社論稱:“美國未來的戰略重點回到亞洲,策略是經濟為包裝,內含政治考量而以強大的軍力為後盾,軟中帶硬,不能隨便視之。”“在東亞的爭奪,美國在軍事和金融方面是領先中國,但在區內合作以及經濟參與這兩方面,美國遠遠不及。這是中國的強項,北京務必明白,美國一些人的盤算,是設法讓北京在軍事上露出底牌,這麼一來,恐華症便有巿場,美國的計謀即可得逞。今天內地一些鷹派言論頗有支持,有人更是躍躍欲試30年來的軍力進展,此為大忌,一旦兵戎相見,若勝,東南亞諸國從此避走;若負,則傷及元氣。老實說,在目前階段,常規戰比並,中國面對日美失利機會頗高,何必利人不利己。對美日鬥而不破,對東南亞諸國堅持共享互榮,這才是長期策略。”

台北《旺報》的社論稱:“面對美國在東亞峰會的強勢,北京在‘鬥而不破’的原則下低調響應,是務實而聰明的作為。面對中美對立的東亞國家,其實各有利益算計,未來的亞太安全情勢發展,未必盡合美國之意。反倒是北京應靜心思考,多年來周邊國家為何無視中國‘永不稱霸、永不擴張’的政策宣示?北京強調中國對外講求和平、協調、開放與合作,更多次重申睦鄰友好政策,但為何雙邊或多邊的經濟互惠,迄今未能改善政治互信問題,它帶來的反而是周邊國家更多的疑慮和不安?歐巴馬現階段對中國實行‘胡蘿卜’與‘棍棒’策略,與其謂是蓄意碰觸中國的核心利益,不如說是為展示美國領導地位不容挑戰的決心。近些年來,中國的‘價值中立’外交政策,相較西方對外援助強調善治、民主、透明化、法治或人權保障的道德訴求,確實有助於其擴大在開發中國家的影響力,間接削弱了美國的全球霸主地位。美國主流媒體稱其為北京的‘魅力攻勢’,藉以警示白宮,中國已是當下最具實力挑戰美國領導權的國家。”“目前看來,價值觀的差異已造成中美建構共同領導夥伴關係的困難,美國的亞太戰略布局又明確擺出包圍中國的態勢,中美關係難免持續陷入‘競爭與合作’及‘摩擦與和解’的循環。”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