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華世界

華曉軍律師: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為中歐帶來雙贏契機

音頻 11:09
La Tunisie veut attirer de nouveaux investissements étrangers.
La Tunisie veut attirer de nouveaux investissements étrangers. DR

隨着歐元區債務危機的持續,有關促成中國幫助歐洲走出當前困境,讓中國貨幣在國際金融體系中充分反映其地位和作用的探討成為中歐雙方共同的關注焦點。在積極推動國際貨幣體系改革的法國,金融法律界人士也在理性地思考人民幣國際化問題。法國基德律師事務所巴黎總部的胡傑律師(Me ROUGIER-BRIERRE)表示,中方理解外國夥伴的訴求,北京也在以務實態度,逐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法國基德律師事務所北京代表處的華曉軍律師則進一步指出,幫助歐洲符合中歐雙方的共同利益,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為中歐帶來雙贏契機。就此,本次《中華世界》節目,為聽友們採訪了華曉軍律師。

廣告

RFI: 華律師您好!請問您為何認為中國救助歐元區符合雙方共同利益?
華曉軍律師:“不管從哪一個角度來看,中國在道義上都應當幫助歐洲來度過這個危機。幫助的出發點不僅僅只是從貨幣宏觀政策的角度,也可以從經濟、從實質的受益層面來看。原因有很多,比如說,歐洲是中國的第一大貿易夥伴,也是中國最大的出口市場。如果放任歐洲經濟衰退的話,肯定會直接影響到中國經濟的增長,這是中國,不論是企業家還是普通民眾都不希望看到的情況。再有一個話,中國目前為止,已經從歐洲購買了大量的、以歐元計價的債券。如果說放任歐洲經濟崩潰或者說歐元區解體的話,中國也會遭受到很大的損失。再有的話,中國如果幫助歐洲解決歐債危機的話,可以向整個國際社會展現一個負責人大國的形象,那麼在對歐關係上也可以取得主動。但是,如果單純從貨幣角度來看,歐元一旦解體,整個國際貨幣體系,美元就會起到更大的主導作用。這實際上對人民幣的國際化,特別是對人民幣成為國際儲備貨幣的進程是相當不利的。那麼整個人民幣在國際金融體系中所能夠發揮的作用也會受到很大的限制。如果說,具體要談到中國協助歐洲走出債務危機,以及在這個過程當中推動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的話,實際上的方法和手段有很多。目前中國國內也有很多探討。比如說,目前國際社會對歐洲的救援,主要是通過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歐盟還有歐洲央行這三架馬車來牽頭的。其實,中國是可以跟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合作,在IMF的框架底下通過擴大特別提款權,也就是(Special Drawing Right - SDR)份額來對歐洲目前正處於危機當中的這幾個國家,包括希臘、西班牙、意大利,這些危機國家進行貸款。中國可以通過對IMF框架底下特別提款權的增資來尋求與歐洲的合作。這樣可以推動人民幣加入到SDR當中去。因為,人民幣目前還不是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當中的一項貨幣。只有加入到SDR當中去,才能夠提升人民幣在國際貨幣體系當中的地位。此外,中國在參予救援的時候,也可以根據實際情況提出附加條件。比如說,援助的資金當中必須有一部分以人民幣的方式提供,或者以人民幣來計價,這樣的話就可以保護中國對歐洲的投資不會受到彙率波動的影響,可以降低風險。目前市場上還有很多關於中國應當介入歐債危機,加快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的呼聲。比如說,有些專家提出了貨幣互換的新思維。因為,到目前為止,中國的央行也就是中國人民銀行已經跟海外大約十三家、十四家中央銀行進行了貨幣互換。但目前這些參予貨幣互換的銀行,主要是集中在亞洲和拉丁美洲,歐洲只有冰島中央銀行一家。這些互換得到的貨幣,各中央銀行都基本上沒有使用。只有新加坡央行曾經向它本國商業銀行發放過少量的人民幣貸款。所以,這些機制底下,這個貨幣互換的基本作用主要是為了預防緊急情況底下的不時之需。但是在歐洲目前的債務問題下,實際上中國人民銀行和歐洲中央銀行進行貨幣互換可以有一些更多的、更新的思路。這應該起到兩個目的。第一,向市場發出積極的信號。說明中歐兩個貨幣體系之間的合作正在加強。那麼,這對市場信心的提振可以起到一定的幫助。第二,通過歐洲中央銀行向歐洲商業銀行提供人民幣融資。因為,通過貨幣互換,歐洲的中央銀行可以得到人民幣資金,可以用這些人民幣資金向歐洲商業銀行提供人民幣融資。這樣,這些歐洲的商業銀行可以向在中國有投資業務的、或者跟中國企業有商業往來的這些歐洲企業提供人民幣的融資,能夠促進中歐當地之間企業進行跨境貿易和跨境投資。在這基礎之上,中國和歐洲的商業銀行之間可以再進一步,建立人民幣的代理關係,能夠開展一些支付和結算方面的安排。從中國境內中國人民銀行的角度來說,它可以拿通過呼喚獲得的歐元,來對歐洲進行額外幫助。比如說,購買歐洲穩定基金髮行的債券。因為,在這種情況底下,中國人民銀行向歐洲購買債券就不是動用目前的外彙儲備。因為,之前很多人提到支援歐洲的時候都是說,中國現在擁有世界上最大的巨額外彙儲備,那麼,可以使用這個外彙儲備來購買歐洲的債券。但實際上,整個中國市場的反應,對用這種方式幫助歐洲救市是比較負面的。因為,中國外彙儲備形成是靠企業和居民,出口商品和服務所獲得的,是普通老百姓眼裡的辛苦錢。如果拿着辛苦錢直接買歐洲穩定基金的債券,那所面臨的投資風險對一般的民眾或企業來說,在感情上是很難接受的。所以,用貨幣互換的方式為歐洲提供已定的資金,讓中國央行取得一定歐元,然後用這歐元去購買歐洲穩定基金髮行的債券是一種可以考慮的方法。總而言之,用這些方法,一方面可以幫助歐洲去解決歐債危機,另一方面,有可以對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起到加速和提速的作用。”

RFI: 哪以業界觀點,隨着人民幣國際化的發展,未來對港幣又會有怎樣的衝擊呢?
華曉軍律師:“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是一個值得業界仔細考慮的問題。但也是根據目前市場狀況很難下定論的問題。業界有不同的觀點。當然更多的觀點,更多的聲音包括香港金管局等在內都認為,不管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如何推進,都不會全面替代港元的效應。但是,還是有一些不同聲音。包括我在內,我認為,人民幣對港元的國際地位的衝擊完全沒有,或者說影響可以忽略不計的觀點可能過於樂觀了。但最終,人民幣國際化是否會對港幣起到替代的作用,需要在未來的日子裡,通過市場的演變來判斷。因為,目前,香港的人民幣存量,存款總量已經達到七千億至八千億的水平。而香港整體貨幣的供給量差不多是六萬多億的水平。如果按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幾年以後,我們可以預見,隨着香港人民幣離岸中心的建設,人民幣的存量水平可以達到幾萬億的水平。那麼,這幾萬億就跟香港整體貨幣供應量六萬多億達到了並駕齊驅的水平。在這個大背景下,是否會產生貨幣替代的效應,這一恐怕現在誰都不敢說。市場上比較樂觀的觀點是港幣不會被人民幣取代。支撐這個觀點的主要理由是,香港是一個自由市場。香港貨幣存量當中有大量的美元。美元在歷史上沒有發生取代港幣的情況。但是如果拿人民幣和美元比較,看它們對香港港幣所產生的影響。我覺得不可以把人民幣與美元等同來看待。為什麼?因為,美國距離香港實在太遠,美國老百姓不會整天拿着現金到香港消費。所以,在香港當地本土市場上,看到的計價基本上是港幣,很少用美元計價的。但是,隨着人民幣國際化進程,我們可以看到,現在香港絕大多數的商家,特別是針對大陸消費者(的商家)已經全面接受人民幣消費了。因為,現在大陸消費者到香港消費實際上已經撐起了香港經濟的半邊天。那麼,針對目標客戶群體,主要是針對大陸消費者的商家,已經全面接受人民幣消費了。並且,香港緊靠大陸,大陸居民經常去香港消費。而且,去香港消費的人會越來越多。這些人會帶來大量的人民幣。所以,一些香港企業甚至都已經在討論要不要用人民幣來發工資了。因為,人民幣對港幣是一個長期的升值趨勢。那麼,普通的香港居民也更願意去持有人民幣。因為,港幣和美元是聯繫彙率制度,那麼,隨着美元的貶值,港幣也在貶值的通道當中。而人民幣對美元來說,這是強勢貨幣,它對美元是升值的。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你願意持有人民幣,那所面臨的貨幣貶值風險也就更小。”

RFI: 好! 感謝法國基德律師事務所華曉軍律師接受採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