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書香世界

世界地理大發現始於鄭和時代

音頻 07:27

歷史真相往往“隱藏”在最明顯的地方,只是被經典權威學說的想當然誤導和蒙蔽。今天我們要來讀的一本研究歷史的書籍---李兆良的《坤輿萬國全圖解密:明代測繪世界》就是一本關於世界史研究的專著,本書從不同角度重新審查幾百年來關於世界地理大發現的歷史經典學說,從而得出新的結論。

廣告

《坤輿萬國全圖解密:明代測繪世界》至少挑戰了世界史三大經典學說:1. 明代鄭和下西洋止於東非洲;2. 哥倫布發現美洲新大陸;3. 利瑪竇把西方的世界地理知識帶來中國。本書對上述三點提出不同看法。本書發現:利瑪竇進獻給明神宗的圖,也就是坤輿萬國全圖解密,實際上是中國人繪製的。而《坤輿萬國全圖》是明代中國人繪製的世界地圖,是一份非常重要的中國文獻。本書也說明了世界地理大發現始於鄭和時代,明代中國人測繪的第一份世界地圖。

坤輿萬國全圖,據目前詞典當中的解釋,它是意大利耶穌會的傳教士利瑪竇在中國傳教時所繪製的世界地圖,是中國現存最早的、也是唯一的一幅據刻本摹繪的世界地圖。還有些詞典上指:《坤輿萬國全圖》是明末來華的西洋傳教士利馬竇根據歐洲人當時的地理知識繪製的一幅世界地圖,中國人並未參與。為仰合當時中國人的觀念,利馬竇在繪製這幅地圖時,特意把中國放在地圖的中央。

但香港學者李兆良根據利瑪竇於一六○二年繪製的該幅地圖上的地名與地形,比較當時歐洲地圖,作出驚人結論:該圖資料並非利瑪竇或當時的歐洲人原創,而是鄭和時代的中國人繪製,比利瑪竇早一百六十年。作者更斷言:是中國人更早發現美洲新大陸。

李兆良1943年生於香港,是香港中文大學生物學學士、美國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學生物化學博士。2006年,偶獲美洲出土的宣德金牌,開始研讀歷史,利用電子文獻、地圖、博物館和實地調查,從新的角度綜合比較歐洲史、中國史、美洲史,發掘出幾百項中國文化遺留在美洲的線索,特別是具有明代特色的文化。發現《坤輿萬國全圖》多項證據顯示該地圖的主要作者並非利瑪竇或歐洲航海家、地理學家,而是明朝鄭和時代的中國人。結論是明代中國人不只到達美洲,而且測繪了第一份世界地圖,引起了後來西方的所謂地理大發現。

六百年的鄭和懸案,終點在哪裡,一直是懸疑。本書聚焦在《坤輿萬國全圖》,作者比較了14至19世紀間六百多份地圖,綜合世界史原始資料,分析地名、語源、地形、按語。數據顯示:1602年的《坤輿萬國全圖》的主要訊息與利瑪竇時代的歐洲並不相容,而是源自一百六十年前中國已有的訊息。由此得出難以反駁的、驚人的結論:明代中國人首先到達美洲和澳洲,並繪製地圖,是明代中國人開拓了世界地理大發現的局面。西方15、16世紀的世界地圖,在某種程度上來自鄭和時代中國散佚在外的地理資料。作者用刑偵推理,質疑世界史三大經典理論,還原歷史真相,補充了鄭和下西洋的結局,破解了中西交通史六百年的懸案。

編者指出,過去四百多年,尤其1840年鴉片戰爭以後,在“西學東漸”的衝擊下,中國人對自己的文化力,創造力,由懷疑到抗拒,有人甚至要全盤推翻本國文化、科學、宗教、藝術、政治、經濟,競以西洋為宗。這本書不只為歷史翻案,更重要的是掙回民族自尊和自信。面對東西文化的融合,以一種不亢不卑的態度,尋找合理的發展道路。

在本書前言,作者指出,本書不只是談歷史地理,也不是為了鄭和翻案而寫,是嘗試用現代科學研究態度和方法去揭示歷史真相,用刑偵推理方法去追尋新的證據,偵破一宗六百年的歷史懸案,在過程中探討中西文化交流的思想誤區與將來的路向。這本書集中比較《坤輿萬國全圖》與先後兩百年內的世界地圖和地理大發現時代的文獻,尋求答案。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