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北京話題

反思貴州畢節中國版賣火柴的小女孩悲劇事件

音頻 06:00
Soldiers from the honour guards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line up against a backdrop of a portrait of late chairman Mao Zedong hanging on the Tiananmen Gate, during a welcoming ceremony for Kuwait's Prime Minister Sheikh Jaber al-Mubara
Soldiers from the honour guards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line up against a backdrop of a portrait of late chairman Mao Zedong hanging on the Tiananmen Gate, during a welcoming ceremony for Kuwait's Prime Minister Sheikh Jaber al-Mubara REUTERS/Petar Kujunzic

不久之前,貴州畢節市5名流浪兒童在垃圾箱內生火取暖,不幸中毒身亡的悲劇事件,曾引發國內外輿論的廣泛關注,而“童話大王”鄭淵潔和知名學者於建嶸等意見領袖,都將其比喻為安徒生童話“賣火柴的小女孩”的中國現實版,更是引來眾多網友的普遍共鳴。我們今天的話題就從這裡說起。11月16日清晨,貴州省畢節市環東路的一處垃圾箱內,發現5名男孩死亡,年齡平均在10歲左右。最早發現這5名死者的是一個拾垃圾的老太太  當天早晨,老太太先是從兩個垃圾箱裡拾得一些瓶子,打開第三個垃圾箱,竟然發現裡面“整齊地排列着5個孩子,旁邊還有一個破舊的砂鍋,孩子們可能曾用其來燒火”。

廣告

作為目擊者,貴州畢節的一位門面房老闆李起國11月19日晚告訴記者,3天前,他們曾親眼看見這5個孩子的遺體被拖車運走。“不是殯儀館的靈車,而是用垃圾車拖走的,把垃圾箱的蓋子一蓋,直接就拉走了”。 李起國說,那一刻,他覺得,孩子們的遺體被當做了垃圾……。此外,屍檢結果顯示為一氧化碳中毒死亡,其死亡的垃圾箱內,還有曾用木炭生火取暖的痕跡,而這5個小孩子頭天最後的那頓晚歺,竟然是共同分享了一碗價值兩塊錢的白米飯。“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這是網民們不約而同提到的一句話。

《新京報》上作者楊耕身的文章感慨說,那該是怎樣的一種情形呢?試想一下:在那個寒冷的雨夜,那5名孩子是怎樣蜷縮在那個“近一人高、長約1.5米、寬約1.3米”的垃圾箱裡,並且相互取暖。而在那個密閉、狹窄的空間內,這5個孩子由於吸入了過多的一氧化碳,開始漸漸失去意識之時,他們是否也曾與丹麥那個賣火柴的小女孩有過相類似的夢境呢?但願在天堂里,他們能夠像所有幸福的孩子一樣無憂無慮。“請在天堂和賣火柴的小女孩團聚時寬恕我們”,這是“童話大王”鄭淵潔微博中的一句話,結果這條微博一天之內竟然被轉發了近14萬次。

鄭淵潔在微博中寫道:11月15日是值得中國人民永遠記住的日子,貴州五名7至13歲的孩子,為避寒躲在垃圾箱裡點火取暖,而窒息身亡。雖然你們在垃圾箱裡離開世界,但你們不是垃圾,未能對你們盡到呵護責任的成年人才是垃圾。凍死兒童就是凍結未來,請在天堂和賣火柴的小女孩團聚時寬恕我們。當“三公消費”成為天文數字,“對外援助” 也成為天文數字,“官員貪污” 更是成為天文數字時,可為什麼就是沒錢解決升鬥小民的日常生活之需呢?這是發展方向的本質問題,也是檢驗執政黨的試金石。

與此同時,博客中國專欄作者楊恆均的文章說,《賣火柴的小女孩》是丹麥作家安徒生於1846年所寫的童話故事,曾有丹麥朋友告訴我,這篇文章在丹麥的學校里並不作為課文,而我在美國和澳洲從小學一路讀上來的兒子們,也是從課外讀物中才知道安徒生的這篇童話的。但這篇文章在中國的知名度,卻由於其被收錄進人民教育出版社六年級《語文》的課本,幾乎已經達到了無人不知的程度。可以說,它也肩負了對中國幾代人的意識形態“啟蒙”工作,1949年之後的好幾代人,大多都是靠這些文字了解到所謂萬惡的“資本主義”的。

而這些文學作品又是如此具有感染力,以致於網友楊佩昌回憶說,小時候看安徒生的童話故事《賣火柴的小女孩》,在同情那位外國女孩苦難的同時,也慶幸自己生活在偉大的新中國。儘管當時肚子餓得咕咕叫,但依然堅信我們比外國孩子更幸福,不過,這種幸福感隨着閱歷的增多反而逐漸減弱。楊恆均的文章又說,據一位朝鮮朋友告訴我,《賣火柴的小女孩》也是北朝鮮小學生們必讀的課文,老師在閱讀這篇課文後,都會含淚提問朝鮮的小學生:那個小女孩在火柴微光中幻想和奶奶飛到一個沒有寒冷、沒有饑餓、也沒有痛苦的地方,請你們告訴我,那是什麼地方呢?這時北朝鮮的孩子們都會幸福地異口同聲地高呼:金爺爺領導的社會主義朝鮮!

諸位,這就是文學的力量,這就是文字的力量,文學始終是啟蒙的最好工具,當然也是矇騙、愚弄大眾的最好手段。一個在世界範圍內人均GDP 最高、社會福利最健全的國家,文學作品裡所描述的一個半世紀前的悲慘景象,竟然能讓一個世界上最窮,前些年還活活餓死了上百萬人的國家的孩子們感到幸福,簡直令人匪夷所思。此外,不妨想象一下,如果你把那個洋娃娃似的丹麥小女孩換成滿臉塵土的黑頭髮黑眼睛的中國小孩  小男孩,不是一個,而是五個;再把那雪白的北歐城市背景換成髒兮兮的中國垃圾箱;把那小小的引人遐思的火柴光焰換成燃燒垃圾取暖;把美人魚的故鄉丹麥換成中國南方一個灰濛濛的小城  貴州的畢節市……;故事還能具有這樣的感染力嗎?

更重要的是,它還能夠進入我們自己的課本,感動、教育、“啟蒙”一代又一代的中國人嗎?賣火柴的小女孩同垃圾箱裡的小男孩雖然相隔了整整一百六十六年,一個是一個半世紀前的文學大師虛構的童話故事,一個是不久前實實在在發生在中國的真實死亡事件;一個通過課本與各種形式的兒童讀物流傳世界,尤其是像中國這樣的不發達國家與地區,一個就活生生地發生在我們身邊。《賣火柴的小女孩》這種煽情的悲慘故事讓作家安徒生名垂千古,但我們那位第一個爆料垃圾箱裡五個小男孩死亡的中國人,曾擔任當地報社記者的李元龍,卻被當地警方帶走,一度下落不明……。

文章作者曾經寫過一篇流傳甚廣的博文《中國再也不需要小說了》,當現實中的荒唐與離奇超越了作家們的想象的時候,好的文學作品將會很難出現。如果這件事不是出現在現實中,而是出現在某位中國作家的小說里,一定有人會指責他荒唐,甚至有人會說他故意抹黑我們的和諧社會。當然,我敢肯定,他的小說也不能出版。由此可見,在一個不能自由描寫苦難與災難的國家,那些苦難與災難都會在現實中一一出現。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