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

《河南日報》頭版批趙克羅質疑“多黨合作制”暗含殺機

今天(12月27日),中共河南省委機關報《河南日報》在頭版社評位置,發表題為《理性對待 凝聚共識》的文章,批判此前在微博上發言反對中共河南省書記在南陽、周口等地發起的平墳運動的河南政協常委趙克羅。 

廣告

文章稱,趙克羅動輒隨意在網上發布“不當言論”,甚至質疑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多黨合作制,以政治話語暗含殺機地對個人進行攻擊,在89年後在中國地方政治中尚屬罕見。對此,評論人宋志標說,“河南日報不是盡省委機關報的本分,勉力釋疑,而是借身份便利,橫加指責,將堂皇黨報變身為大棒攻擊進言者,不僅氣度盡失,更讓參政議政之政治結構暴露虛偽。”

今年5月份,河南政協常委趙克羅實名發微博,炮轟南陽市集中整治墓葬的行動,稱當地只剷平民祖墳,而村裡在統計副處級以上官員名單,“副處級祖墳”可不動。

11月份,本台曾報道河南引起反彈的南陽、周口地區的平墳事件。當地媒體人楊桐告訴本台,“河南平墳最初從南陽開始,經政協委員趙克羅微博質疑後,引起輿論一致討伐,此事擱淺,七月底盧展工再就周口平墳復耕作出批示,遂成運動。”

《河南日報》的評論說,近日,微博認證為“河南政協常委、民革河南省委委員”的網友,先是在微博上批評殯葬改革,繼而在微博曬出“懺悔書”、“遺書”,引發了一些坊間猜測和網上熱議。除了趙的發言外,許多原籍河南的北京媒體人、知識分子也聯署抗議河南官方粗暴平墳,多家媒體也紛紛到河南調查此事,河南官方則多方運動,從中宣部處請得禁令,禁止中國國內媒體繼續報道這項爭議。

12月17日,趙克羅實名發布《一個省政協常委的懺悔書》。

文中,趙克羅透露,半年前他微博反對南陽平墳後,河南省委常委、統戰部部長史濟春曾批示說,趙克羅在新浪微博上反對平墳言論給河南及南陽市造成了嚴重負面影響,要其糾正,否則省委統戰部將對其採取措施。趙克羅語帶諷刺地說,這半年來他一直在懺悔自己的行為,“原以為省政協常委有權對政府進行監督,參政議政,看來我自己太把省政協常委身份當回事啦”。

趙克羅在河南是一家註冊會計師行的負責人,是所謂七個“民主黨派”之一的民革成員,是河南省內多個專業學會的成員,以所謂“新階層人士”成為省政協常委。

趙克羅透露,前兩天,中共河南省委統戰部研究了下一屆省政協委員和省政協常委名單。在河南省財政廳已提名趙留任下屆省政協委員(常委需走大會選舉程序,但提名要先經統戰部預定)情況下,他的省政協委員及常委提名被拿掉了。

趙克羅的這條微博引起了巨大反響。正是趙的文章,讓略有沉寂的反平墳輿情再度激化。

絕大多數網友認為,趙克羅僅是在行使公民的言論權利,更是履行了政協委員的“參政議政”則職責,河南官方此舉是公然的打擊報復。

對此,《河南日報》社論解釋說,政協委員在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和參政議政的基礎上,依法享有相應的政治權利,並有合理順暢的表達渠道。省政協委員的提名、選舉,有一套“科學縝密”的制度設計和程序保障。

該文章暗指趙克羅求官不得,“是提名,就有提或不提的可能;是選舉,就有選上或選不上的結果。理性對待選舉程序,平靜看待選舉結果,當是民主素質的題中之義。”

對此,評論者宋志標說,“河南日報不敢直呼其名,卻稱趙之所為乃提拔不成自生怨恨,誅心之論低劣若此,令人啞然失笑。”

進行了一番鋪墊後,文章露出了“獠牙”, 作者指責,趙克羅動輒隨意在網上發布不當言論,甚至“質疑”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多黨合作制,“不足為訓”。

河南日報的社論語帶威脅地說,網絡世界不是“法外之地、隨性之所”。現實世界和虛擬世界不是兩張皮,即便在虛擬世界,雖然不可能每個人說的每句話都正確,但法治意識必不可少,“言責自負”不可或缺。

《河南日報》作者又則指責,趙克羅的言論是“偏頗之詞,過激之論,無中生有”,非但無助於問題的解決,反而可能會帶來誤解,甚至事與願違,產生不良效果。

今天的《河南日報》還在第二版轉載了《環球時報》對趙克羅事件的一篇評論。該文說,“當代中國實行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多黨合作制,做出決策的意見整合過程,其實遠比美國的兩黨制要複雜精巧。”

文章指責趙克羅“標榜”政協常委身份,在微博上發表自己對平墳的反對意見有“不妥之處”。作者認為,合適的做法應是冷靜客觀地收集民意,參與政治意見的表達和參與各種意見的綜合,並“審議”政協常委會工作報告,提出提案和作大會發言,而不是一味在微博上“標榜”政協身份“凸顯”自己的意見。

河南省此次平墳的直接推動人是省委書記盧展工。

7月31日,河南省委書記盧展工針對周口平墳做法有正面批示,稱之為“什麼是真正對人民負責,什麼是真正對可持續發展的將來負責。”盧的批示之前在河南省政府網站上可以查到,網友披露後,網頁被刪除,但搜索引擎的緩存仍可看到。

盧批示後,河南省民政廳定出全省平墳計畫,運動由周口逐漸延燒全省。

熟悉盧的政界人士稱,盧是浙江慈溪人,原公安部長王芳的女婿,全總系統起家,是原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門生。

18大前,有傳聞稱,盧展工有望再上台階,進入政治局,接掌人大秘書長、副委員長,未想最後李瑞環秘書李建國仍然連任,佔據了25人政治局委員其中一個位置。盧主政福建期間,曾因寧德周金夥貪腐案與後成為儲君的習發生衝突,這或者是他未能再上層樓的重要原因。

盧展工調任河南前是福建省委書記,在福建期間,連江縣委書記黃金高網絡發帖,痛陳福州政壇腐敗,很快,黃金高被迅速拿下,以貪腐重判,福州官場則站隊清洗,稱黃金高事件是嚴肅的“政治鬥爭”, 由此可見盧行事風格之一斑。

盧展工調往河南後,《河南日報》等一班河南官方媒體曾組團前往福建考察,學習盧展工對媒體報道的喜好傾向。

作為省委機關報的《河南日報》將趙克羅定性為“質疑”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多黨合作制,顯然是在盧展工的指示至少是首肯之下,事實上,此舉將趙克羅政治上打入另冊,未來其他政治報復,經濟調查很可能將接踵而至。

評論人宋志標認為,趙克羅後續遭遇難以預料,家業恐怕都要受牽連。以河南當局對待批評者的一貫行動看,圍攻有之,驅逐有之。平墳大局已定,然而人心未定,社會不忿也未定。

趙克羅12月25日的一條“遺書”微博引起了網友的圍觀,被轉發五萬多次。趙克羅說,“我已獲悉,他們將對我繼續打擊報復,在河南省內層面上,我已無能為力,該來的就來吧!我等着,我已做好殺身成仁的準備! ”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