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華世界

畢馬威(KPMG)的中國奢侈品市場調查報告

音頻 08:27
Une boutique Hermès à Paris
Une boutique Hermès à Paris 法新社AFP/Miguel Medina

國際著名專業服務機構畢馬威事務所(KPMG)在法國奧朗德總統4月25日和26日首次訪華行程前夕聯絡本台,介紹其在對中國 24個城市上千名中產階級消費者調研後所撰寫的中國奢侈品市場現狀的調查報告。報告認為,中國消費者依然鍾愛奢侈品,尤其是到國外採購。與此同時,有越來越多的中國消費者被網購奢侈品所吸引。就此,畢馬威事務所負責奢侈品的主管肖邦先生(Mr. Hervé CHOPIN)接受了本台的專訪。

廣告

畢馬威的調查報告顯示,中國海外旅遊消費者人數呈顯著升幅,由2008年占受訪者的53%升至2012年的71%。而且,有72%的受訪者表 示,會在海外旅遊時購買包括化妝品和手錶等在內的奢侈品。對此,Mr. CHOPIN指出,在中國的國際奢侈品牌受益於中國消費者當前的這種發展趨勢,國際奢侈品整個行業鏈應該讓它們的市場戰略服務於中國的旅行者。

擁有巴黎高等商學院(HEC)和巴黎索邦大學(Sorbonne)雙文憑的Mr. CHOPIN不僅是畢馬威事務所大宗消費品(PGC)營銷部的合夥人,也是一名審計師。在本次訪談開始前,Mr. CHOPIN首先自我介紹說,他於1987年起加盟畢馬威事務所。畢馬威塑造了他的整個職業生涯。如今,他任職於在巴黎的大宗消費品營銷部,專門負責奢侈品行業的活動。

RFI:請問畢馬威事務所為何挑選審計師來負責奢侈品行業?
Mr CHOPIN:“畢馬威事務所從事的主要職業活動是審核企業的賬目,但多年來,畢馬威還拓展了諮詢業務,也可以提供稅務顧問服務,提供企業重組與收購的建議,甚至還可以提供開發新市場的建議。”

 RFI:請問畢馬威事務所這一中國奢侈品市場最新調查報告是如何出台的呢?
Mr CHOPIN:“這份報告由畢馬威事務所在中國的機構起草。中國機構是畢馬威構成的重要組成部分,現有近萬工作人員。畢馬威就中國奢侈品市場發表調查報告的目的,是要更好地了解消費者,購買奢侈品的中國消費者。”

RFI:這份有關中國奢侈品市場的調查報告為何只把20歲至44歲之間年齡段的中國消費者列為調查對象呢?
Mr CHOPIN:“的確,(畢馬威調查報告)關注的這個年齡段是很年輕的。這是與奢侈品消費更成熟的國家中的年齡段相比較。這也就是說,在了解了我們的關注中心-中國奢侈品消費的客戶群後可以知道,這個群體全程伴隨了中國的經濟開放。他們都聽說過「發財致富」的號召。對這個群體而言,財富積累與事業成功屬於自然而然的事情。(他們)通過消費奢侈品來,做為顯示其個人經濟成功的方式。”

RFI:畢馬威的調查報告為何沒有考量更年輕、更了解網絡的中國消費群體呢?
Mr CHOPIN:“我們在調查報告中所關注的年齡段已經很年輕了。20歲至44歲的消費者屬於成年人,這是進入消費的年齡。在奢侈品行業,現在確實有些品牌推出了一些供更年輕消費者的產品。然而,這個更年輕的消費群體必定是由他們的父母購物。這並不是說,這些小青年對奢侈品不感興趣。他們很可能會在得到獎勵或者領到工資和獲得 社會地位後,成為消費者。”

RFI:這一調查在中國是如何進行的呢?
Mr CHOPIN:“調查的手段很簡單,畢馬威詢問了1200名調查對象。他們的年齡全部都介於 20 至 44 歲之間。這些調查對象全部都居住在城市裡,分為一線城市和經濟發展迅速的城市兩類。這些城市的共同特點是,最近幾年這裡的奢侈品消費發展迅猛。這個調查是 通過互聯網進行的。這也是一種現在獲得公認的調查手段。畢馬威委託了市場調研領域的龍頭機構:泰勒-納爾遜-索福瑞民調機構(TNS)完成這一調查工作。

RFI:參加畢馬威這一調查活動的中國消費者的收入情況又如何呢?
Mr CHOPIN:“本次調查對象的收入,其中一線城市受訪者月薪為人民幣7,500 元以上,其他城市的受訪者月薪相對低一些,但也至少為人民幣5,500 元。這也就是中國的中產階級。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本次調查報告的結論顯示,儘管中國中產階級的收入比歐洲國家的水平要低一些,但中國中產階級已經很熱衷於奢侈品了。”

聽眾朋友,畢馬威是一家網絡遍布全球156個國家,擁有超過十五萬名員工的超大型國際機構,提供審計、稅務和諮詢等專業服務。在會計領域,畢馬威也是與普華永道(PwC)、德勤(Deloitte)以及安永(Ernst & Young)齊名的全球四大國際會計師事務所之一。在中國,畢馬威有專業人員近萬人。屬下機構遍布北京、上海、瀋陽、南京、杭州、福州、廈門、青島、廣州、深圳、成都、香港和澳門等十多處地點。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