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今日歐洲

兩岸三地和平緩衝區金門及戰酒寫下的變遷

音頻 13:44

今日歐洲專題節目今天採訪台灣著名紀錄片導演唐振瑜。唐振瑜剛剛參加法國嘎納電影節。他帶來的新的紀錄片繼續以金門為聚焦對象,以嶄新的角度來看金門的變遷和發展,着重強調金門這座上個世紀50到60年代中國大陸與台灣對立的前沿海島,發展成為兩岸三通的一個始發地。唐振瑜給今天的金門定位說,金門是兩岸三地和平的一個緩衝區。 

廣告

唐振瑜導演,很高興能採訪您。
您2009年拍了紀錄片《台灣產業聚落風雲》榮獲2009第42屆美國休士頓國際影展「行銷類最佳紀錄片白金獎」 2009年出品紀錄片《金門匠師之美》獲得第一屆國家出版獎入選獎2010年又出品紀錄片《文化金門全記錄貳》並獲得第二屆國家出版獎佳作 您在2011年推出紀錄片《落番》入圍2011第十三屆台北電影獎最佳紀錄片,並榮獲2011新加坡「台灣電影100年回顧展」開幕片這部片子獲得很大反響。您的獲獎的記錄很多。今次呢您到法國嘎納電影節,帶來了新的作品 戰酒這與您的以往作品關注有一樣,也有不一樣,一樣的是繼續吟唱對金門的特別戀曲,不一樣的是您說起了酒,這部片子在嘎納的反響怎麼樣 ?

唐振瑜
這次到嘎納來帶了一個紀錄片的預告片和試看片,做一個先期的發表和影片的宣傳。

您為什麼要用戰酒這個名字呢 ?

唐振瑜
之所以用這麼一個名字,主要是金門作為歷史上一個戰地。戰地釀造出來的酒就叫戰酒,這當然就要談到當時的歷史,就應當從1949年談起。1949年國民黨的部隊撤退到台灣,一部分軍隊就留在金門。1945年10月25日,大陸的軍隊就要攻佔金門。仗打了3天3夜,國民黨軍隊打贏了,金門才沒有淪陷。當時的金門守軍將領叫胡連,大陸毛澤東曾經談到過胡連的知名和作戰驍勇,他對他的十大元帥說過,假如作戰碰到胡連,就不要正面戰鬥衝突,要迂迴作戰。這足見這位將軍打仗的時候足智多謀。但胡連又是一個儒將,飽讀詩書,還是常勝將軍。胡連對百姓很照顧,很有德政口碑。當時金門島上居民只有10來萬,可是軍隊卻駐紮有10多萬,供給就出現匱乏緊張,所需物資就不能及時運到。而早期金門條件困苦,百姓很窮只有地瓜充饑。在前一部敘述金門的落番紀錄片里,記載了金門人因為窮紛紛尋求遠走南洋的歷史。幾乎是每一戶人家都有人下南洋,有些人可能今天結婚,可是明天就出走下南洋了,這是很普遍的現象。

胡連將軍擔任駐守金門軍隊司令官的時候就想改變當地金門人的生活,他希望金門島百姓能夠過上好日子。他想到的辦法就是鼓勵金門人廣種高粱。他讓金門人種高粱來同他換大米。金門人從沒有吃過大米,當地窮只有地瓜。金門人很高興,高粱換大米,就要有大米吃了。金門人就把種收的高粱交給胡連。而隨胡連駐紮金門島守軍官兵中,很多來自東北。東北到處都種有高粱。不僅種高粱的技術也帶到了金門,鼓勵百姓廣種高粱,以一斤高粱換取一斤大米,並用這些高粱釀酒,這是解決當時貧困問題兩全其美的辦法。金門因為國共戰爭造就了一種釀酒誕生。
當時胡連釀酒其實是“土法鍊鋼” ,是軍中來自大江南北的官兵研究釀酒方法試製。金門有地瓜,當地就有地瓜酒,當有了高粱之後,就演變試着釀造高粱酒。奇怪的是,金門釀出來的高粱酒因為水質環境和氣溫的關係而質地很不尋常,發展成為了金門獨特的白酒文化。
而這位胡連將軍高瞻遠矚,在打過了那一場仗以後就預見,兩岸從此以後就再也不會打仗了。

金門對現代的中國大陸人台灣人都是一個特別的意義上的地名詞,反映了50年代的共產黨國民黨不同治下的軍事對立。好在現在戰鬥沒有了,卻因為金門的地理位置,反而成為兩岸聯繫的一個捷便之地,甚至小型的直通從這兒試行。今天的金門應當如何給它定位呢 ?

唐振瑜
今天的金門可以說是兩岸三區的一個緩衝區。金門距離大陸最近,距離台灣相對遙遠,今天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是相當和諧的。當然我們希望金門將來繼續是建構兩岸和平的地方。

您為什麼對金門獨有情鍾,中間一定有動人的故事 ?

唐振瑜
其實我多次回答過這個問題。金門早年曾是戰地,而我則在金門當過兵。我在金門當兵時期,因是戰地,在國民黨與共產黨隔岸對峙的冷戰時期,管理還是非常嚴厲,經受嚴格的軍事紀律管制,所在部隊駐守在哪裡,就在那裡受到限制,不得走動。有一次,因為我表現優秀,受到獎勵,被允許參加有功官兵休假團,休假7天,乘車在金門島遊歷。雖然是在戰地,但紀律規定不得破壞金門任何草木。而金門因是僑鄉,也有很漂亮的建築,當時的有功官兵休假團集中下榻的地方,就是一幢很漂亮的洋樓。當大客車載着我們環島觀光的時候,我就對金門島美景感動。對金門島喜歡一直持續到現在。很久時間以來,我一直關注金門,以記錄金門文化與變化為主要關注目標。當我的每一部金門島作品推出來的時候,我都有希望把它們介紹到世界上,讓世界各地的人都知道金門。
我的上一部作品“落番”,講的是金門上一輩子的留洋故事,所謂上一輩子,其實包含1860年後的金門移民史。“落番”這部片子在海外受到華人世界整體重視。雖然作品以金門為背景,講的是金門島移民故事,事實上也是我們華人整體的一個移民故事。
金門從地理位置看更接近福建廈門,但您認為金門的尋根與大陸更近嗎 ?

唐振瑜
我覺得金門是很獨特的一個地方,早在13世紀就在世界航海史上被標明注意。在以葡萄牙,荷蘭,西班牙,英國等國先後開始的大航海時期,金門就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航道。金門有3座燈塔。金門在13世紀繪製的大航海地圖就被標識。就有金門島名字,而那時還沒有台灣的福爾摩挲的名字。葡萄牙人上岸以後,對金門很驚訝,大加稱讚。當然圖上標註的是葡萄牙語,就是金門的意思。

金門有穩態寶塔,秀峰寶塔和茅山寶塔。這三座塔成為古代海上航行的指路標識,航海人看見這三座塔就知道進入了新的海域。金門的航海地位當時就很重要。其實金門有史以來一直都是兵家必爭之地。史傳明代朱洪武皇帝派遣著名勘探學家朱德新前往金門勘探。因為當時有傳言說要有第二個皇帝要從金門出世。朱洪武很害怕,派人鑄造了龜馱鎮島的穩態寶塔。這也很奇怪的是,1958年國共再發8.23炮戰,因金門島三座燈塔都是地標性建築,炮彈很容易瞄準轟炸,結果是另兩座燈塔被炸毀,唯有穩態寶塔仍然屹立,沒有被炸毀。

金門的特別還在於文風鼎盛。這麼小的一個地方,卻從宋朝開始就著名。南宋大儒朱熹到金門講學,對海島金門商業繁華很吃驚,就預言,近日商林,他日儒林。從那時起,朱熹在金門設立講學書院。僅在南宋,金門就出了9個進士。再到清代的時候,金門一共出過43個進士。甚至在金門一個村莊出過9個進士。台灣的開台進士是金門人,叫鄭永熙,開蓬進士也是金門人,叫蔡亭南。而開同進士陳剛,也是金門人。

您經常去大陸嗎 ?您準備把戰酒和其他作品帶到中國大陸去嗎,大陸會接受您的作品嗎,大陸對金門或者戰酒這個名字是不是很敏感,接受不接受 ?

唐振瑜
可能有一小部分內容有問題。因為大陸不承認有古寧頭戰役的。金門的高粱酒是怎麼來的,當時是單日期打而雙日期不打,要知道,這些釀酒師傅要一邊釀酒還要一邊躲炮彈。比方今天釀酒到9點鐘,突然炮彈來了,就要躲進坑道里。當時躲炮彈的地方,現在都是儲藏酒的地方。這是金門一個相當相當不一樣的景觀。當時的那一戰開始, 直到今天,戰爭完了了,但戰爭的遺跡,戰地坑道,防空洞,都成了存酒的地方。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