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報紙摘要

“中國非洲”背後和發展冠軍的弱點

音頻 06:09

今天法國各大報紙各有側重,國內話題有:法國富商達比案的進展,法國左翼如何對付正在上升的極右翼勢力,法國今年公共財政赤字將衝破預計。國際話題則從斯諾登事件,被判刑的意大利前總理,到被人忘記的中非共和國的苦難,以及正在發展的巴西,土耳其,敘利亞局勢。有關中國等新興工業體國家增長下降,對中國銀行體系的擔憂,中國在加納淘金等等,則是《世界報》和經濟報紙《回聲報》關注的題目。

廣告

廣西上林揭示的“中國非洲”故事
法國《世界報》還在倒數第二頁刊登該報記者在廣西上林對當地人的調查文章,題目是:“中國非洲( La Chinafrique)的背面”,講述在加納政府驅趕中國非法淘金者後,這些人逃出加納的過程和遭遇。一位叫鄭明新的逃回家的上林人不停地說他自己太有運氣了,他的許多同鄉就不幸地被加納警察抓住。他的辦法是收買加納警察,但也並不是所有加納警察都收買的了。一旦被抓進監獄,最大的風險是被蚊子一點點地吃了。在警察之後,是加納當地人搶奪中國人留下的財產和金礦,包括他與5個中國同胞投資24萬5千歐元的一個金礦。盜賊把中國人一直追到森林裡,他在森林裡藏了一天,但有的中國人藏了六天。他在加納友人的幫助下在城市郊區找到一個藏身之地,最後得以乘飛機回國。

對於中國人在加納淘金的情況,他說5年前去加納淘金的上林人每個月可以掙到15萬元人民幣,上林當地曾經有金礦,不少人懂得淘金技術,上林的金礦被關閉後,有淘金技術的上林人就渴望到其他地方淘金,加納成為目的地,但很少的人有正式合法的文件,他們投資的金礦就是加納當地的土地所有者出讓的,並不合法,因為只有國家才能給採礦權。中國人的淘金活動由於使用氰化物和重金屬而污染了當地的水源環境。加納總統5月16日組建跨部委員會驅趕非法的中國人金礦。在驅趕的過程中,先是警察,後是加納當地人對非法淘金的中國人進行了沒收盤剝甚至搶劫,一些上林人現在還藏在加納,等待回國的機會。

法國《世界報》文章寫道:這就是“中國非洲”的反面,一方面是中國六個大的礦業公司在加納採金,中國向加納國家提供30億美元的信貸換取石油。另一方面是中國非法淘金者家庭6月6日在當地政府前舉着標語,批評在加納的中國使館不作為。北京沒有說有多少中國公民死於加納,但只要到離上林不遠的地方,就能聽到另外的故事。

“發展瘋狂”掩飾的弱點在昔日冠軍們身上顯露出來
法國《世界報》今天頭版頭條標題為:“巴西中國印度土耳其,動蕩不穩的新興大國”。在這個標題下有幾組文章分別報道這些新興大國面臨的困難和問題。文章的提要指出:巴西土耳其加入中國印度俄羅斯的行列,成為經濟增長放緩的新興大國。而印度尼西亞,尼日利亞,加納等國家接過經濟增長的接力棒。巴西人憤怒指向總統迪爾馬,有人甚至希望盧拉重新執政。

法國《世界報》在經濟企業版還刊登文章,分析為什麼新興國家的經濟增長出現放緩的趨勢?基本結論是:新興經濟體國家的情況不同,各有各的問題和困難。巴西印度和印度尼西亞等國缺少對公路鐵路港口電力的投資,俄羅斯南非阿根廷管理不善阻礙國內外投資者的腳步。儘管新興國家的經濟增長還是強勁的,但一些結構性問題困擾這些國家:缺少有經驗資歷的勞動力,工資增長,嚴重的社會不平等,不安全,犯罪率升高,都阻礙新興國家的發展。

《世界報》文章認為:其實新興國家不應該把所有精力都放在經濟增長速度上,而應當把經濟增長轉化為持久的社會發展能力。中國雖然擁有巨長的鐵路,但作為世界經濟老二的中國在聯合國2012年的人類發展指數的排名中卻名列第101位。世界經濟總量第六的巴西在這個排名中也只名列第85。新興國家實際上是一隻腳站在發達國家中,另一隻腳還停留在不發達國家中。由中國突起而帶來的過去十幾年發展和經濟增長的時代結束了,這種發展瘋狂所掩飾的弱點開始在昔日的冠軍們身上顯露出來。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