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今日歐洲

德國立法選舉結果不會影響柏林與北京經貿關係

音頻 14:34

德國即將於9月22日舉行議會和政府換屆選舉,主要以基督民主黨與社會民主黨為兩大政黨的格局繼續主宰今年的大選。在歐元金融危機大背景下,德國立法選舉將會給德國政治,經濟與社會帶來何種衝擊,備受關注。今日歐洲節目採訪國際問題評論家關愚謙分析選情。關愚謙認為,德國選舉與美國不同,中國問題很少成為競選爭議。而且可以預見,無論是競選連任的基督民主聯盟領袖默克爾還是社會民主黨領袖施泰恩布呂克獲得選舉勝利上台執政,與中國的關係都不會發生重大改變,甚至相反可能會將德中經濟貿易合作關係作更進一步推動。 

廣告

法廣:德國大選投票在即,整個國家都被競選宣傳帶動起來了嗎?

德國是一個理性國家,與其他國家以及美國不太一樣,大概是通過第二次世界大戰接受的教訓很多,德國人在考慮問題的時候,很少像美國那樣感情用事。還沒有幾天,德國大選投票就要正式啟動了,可是德國報紙媒體才剛剛開始做一些宣傳,遠遠不像美國大選那樣有大起大落。

德國選舉主要是兩個大黨,一個叫社會民主黨,一個叫基督教民主聯盟黨。基民盟是一個保守黨,其領導人就是默克爾夫人,而社民黨領袖則叫施泰恩布呂克,誰能夠勝出即使在大選前夕還是看不出來,沒有最後定數。有很多很多德國人,比如我周圍的親戚朋友都還沒有考慮好將要投誰的票,實際上距離投票已經沒有幾天了。這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原因是什麼呢?德國的憲法規定得很明確,不管是誰上台,都不允許對國家政治作根本的改變。選民選誰沒有確定,從3個星期前曾經有過跡象,好像默克爾將要肯定獲得大勝。因為在她的兩任執政期間,德國經濟一片大好,失業率比較低,人們的生活也比較好,因此很多人認為她一定會勝選,得到百分之40 以上的選票。而對社民黨,大家原先都認為缺少一個特別有力量的領袖,但月初電視上默克爾與施泰恩布呂克的辯論對話,就讓德國人忽然發現,社民黨的領袖過去是財政部長,曾經很少在電視上露面,不僅對國情,也對政府裡面的事情都非常了解,說話鏗鏘有力,因此就讓情勢有了變化。默克爾變成了招架,而她原先是攻擊型的。就現在的情況看,保守黨還是佔上風,選舉的影響力量比較大,但社民黨的力量也不可小估。

法廣:根據您的敘述,今年的換屆選舉,主要在基民盟和社民黨兩黨中間競選,而希望續任但已經執政兩屆8年基民盟領導人默克爾已經是世界家喻戶曉的人物,享有魅力和影響,可以說競選也是拼兩黨領袖默克爾與社民黨領導人施泰恩布呂克的個人影響與魅力嗎?

因該說是這樣的。默克爾的魅力很大這是大家公認的。默克爾所以希望繼續保持魅力領先。可是正因為默克爾過多注意保持自己的形象,而且顯露穩操勝券,因而在一些談話的時候,就讓人感覺到她總是以個人為主,認為絕對穩操勝券,那種自信與自以為是,不僅引發反感,也引致媒體開始對她批評,就是你這樣自信,是不是認為僅憑個人魅力就可以競選連任繼續做下一屆的總理呢?而且,你已經執政兩任,第三任是不是還能夠做得好呢?媒體開始對她提出很多疑問,這讓她的影響力大大減弱。很多人認為,你已經做了兩任,已經夠了,何必再去爭第三屆呢,第三屆應當讓別人去做。可是又有人說了,如果不是默克爾去競選,基督民主聯盟可能就沒有人,就沒有希望。

反觀社民黨,施泰恩布呂克的競選現在開始有魅力了,這個人現在快到60歲了,可是說話井井有條,針對性很強,他就談到了德國的經濟問題,就認為德國經濟總的看來很好,在整個歐洲都非常好,但從本國實情來看卻很少顧及基層民眾的利益。社民黨競選就提出來,德國最低工資應當不能少於850歐元,這讓社民黨施泰恩布呂克一下子就站在了工人農民的一邊。可是基民盟保守黨卻不贊成,主張由各個企業有權決定最低工資為多少。這就讓基民盟站在企業家的立場上。但德國畢竟是所謂的貧窮人口佔比例比較大。

另外就是對美國監聽事件意見比較大,美國通過電腦信息監聽偷取很多德國人個人秘密的東西。默克爾沒有用堅決的立場去指責美國反人權的做法,而是用諸如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很多具體的事實話語來搪塞。可是社會黨主席施泰恩布呂克就明確說,如果下一屆他當選總理,他將採取所有辦法禁止美國對德國人進行任何網絡監聽。這個區別就讓很多德國人想,你默克爾既然不能保護我們德國人的隱私權利,那我為什麼還要選舉你默克爾呢?不過,雖然美國監聽案雖然在德國大選期間引發批評,但還是兩黨領袖的個人魅力在做競爭。

法廣:德國人對選舉後可能帶來的政治經濟等大的方面變化有沒有期待?

如果是默克爾繼續執政,那將不會有很大的改變。儘管在選舉期間因為受到批評,她會因此做一些小的方面改進,大的方面不會有改變,會信守保守政策。但社民黨上台,施泰恩布呂克則會有大的政策變動,會推出提高基本工資的措施,提高生活水平,更好保護個人利益。

不過,無論保守黨還是社民黨上台,政策根本還是換湯不換藥。因為德國憲法德國法律都規定限制的死死的,任何事情都必須有板有眼,必須按照法律,不能超過法律之外自搞一套。這也導致德國選民對大選沒有特別把感情放在裡邊,很多人都說我投票不投票都是一個樣,無論誰上台,經濟政治政策估計都是一個樣,不會有什麼很大改變。

法廣:您剛才談到德國與美國因網絡電腦監聽個人信息引發批評。中國目前在歐洲越來越引起注意,默克爾與中國建有良好合作關係,與中國關係在選舉競爭中間有競選議題嗎,未來與中國關係無論誰上台會有大的改變嗎?

德國與美國確實不太一樣,美國大選總是要拿中國說事,但在德國從來沒有把中國問題當作選舉爭論的一個焦點。而且根據中國當前的政治經濟情況來看,中國的強勢影響力很大。德國誰也不願意因為自己本身的政策而改變整個德國與中國的經濟合作政策。因為德國在中國的經貿在整個歐盟國家中是最高的,德國經濟對中國的依賴性還是比較高的。當然不單單是德國,全世界很多國家都對中國的經濟影響越來越大有依賴。從現在看,不管誰上台,對中國的態度作改變是不太可能的。默克爾是一個很聰敏的女性,全世界像她這樣到時候就改變政策改變計畫的人不多,這是她的一個特點。默克爾很少先前就開始做出決定說她要做什麼,她會先提出一個意見,告知會怎麼做,引起黨派與輿論以及國民發表意見,最後她才會根據情況宣布決定,這是她的智慧。

但在中國問題上,德國有一個綠黨,社民黨與綠黨聯合執政的話,儘管綠黨也是左派的政黨,對中國的人權問題每每提出尖銳批評。但現在總體來說,由於美國做的一些網絡監聽事情負面影響下,人權民主的口號在德國也逐漸弱勢下來了,不像過去。一些德國人以為,違反人權的是美國,而且英國跟着干,並且發現德國也在裡面搞一些秘密的東西。估計大選後不管誰上台,對中國的關係不會有很大的改變,只會對中國更顯好,因為中國 的經濟購買力很強,這對德國經濟很重要。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