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今日歐洲

中國的亞洲新戰略--從鞏固經貿第一大國入手

音頻 11:43

剛剛結束的亞太經合峰會和東盟一系列國際首腦會議不僅預示亞洲勢力競爭影響正在進入一輪新的整合,也是中國習李新政權第一次亮相亞洲。今日歐洲專題節目採訪台灣銘傳大學兩岸關係研究中心主 任楊開煌教授談中國在亞洲的戰略布局新貌。 

廣告

法廣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參加亞太經合首腦會議,也訪問了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而中國總理李克強則參加在文萊舉行的東盟一系列地區首腦會議,之後也訪問文萊泰國越南等國。中國主要領導人如此集中密出訪亞洲,給人以那些重要印象,這與胡錦濤溫家寶時代相比較有變化嗎?

習李這個體制的亞洲新戰略,應該追溯到今年3月的博鰲論壇習近平的一個講話。在那個講話里其實就宣示了中國的亞洲戰略。 我們對比一下胡錦濤擔任一把手以後,第一次在博鰲講話是在2003年10年以前。那一次的講話,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胡錦濤主要談到的是中國內政問題,主要講中國如何經濟發展,至於談到外交基本都是關於秉持和平外交,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不幹涉內政,都是一些原來毛周時代定下來的外交語言。同樣我們來看江澤民時代,關於國際方面的講話時,主要還是講中國本身的發展。我特別注意到習近平在博鰲的講話,一開始就用一段相當長的篇幅,來講他的亞洲發展的構想,包括亞洲的發展要真實而上,要順機轉型,共同呵護來破解難題,需要合作,亞洲才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這樣一個講話其實就代表中國成為全球經濟第二大國家之後所感覺到的大國身份和大國責任或者大國的地位,不應當再只圍繞關心本國的事務,而應當關心到周邊的事物。

根據這樣一個戰略,我們可以看到,李克強不但是最近這一次出訪,參加一個國際性的會議,在此之前還訪問過印度。習近平也是利用亞太經合會議的便利訪問幾個國家。習與李這一次前後腳出訪亞洲國家,應當是國際會議的安排,而不是刻意單獨出來做亞洲的訪問。不過無論如何我們可以0看到,中國的新領導人對亞洲的訪問,比過去早,比過去多,而且走訪的地方也比過去來的深入。講的話也多半是兩個國家或中國與亞洲地區未來的一些構想。所以回過去看中國的亞洲戰略,習近平那時的講話應該就很清楚,中國在亞洲已經感覺到有大國的位置,大國的身份以及大國應有的責任,並且借這一次的機會再做這樣的宣示。

法廣
中國是否顯示了要用推動經濟貿易合作的途徑,來爭取地區第一大國家的地位和影響?

我認為,中國不是爭取,而是本來就是亞洲的第一大國。只是因為原來美國介入比較深,中國的位子比較受到擠壓。今天來看,特別是在經貿方面,中國本來就是第一大國。雖然政治與軍事影響還遠遠落後於美國,可是從經濟角度來看,毫無疑問中國是第一大國。我們看看東盟國家與中國的貿易往來所佔的份額,與東盟國家與美國的貿易往來相比,就不是同日而語的。這是已經確定的。再進一步看,我相信中國的措施是為了消除別的國家對中國成為大國之後所有的大國必霸的顧慮和擔憂,所以中國用經濟手段,包括李克強講到今後會有5億人次前往各國旅遊觀光,習近平也講到要與東南亞有一萬億的貿易額發展,中國希望展現用經貿的力量來鞏固或者來確認大國的地位。

法廣
中國試圖用經濟貿易深入發展消除對強勢發展的擔心,但能否做到消除與亞洲國家海上領土主權爭議帶來的對立與衝突 ?

我想可能不是能不能做到的問題,中國用經貿雙贏的策略鼓動亞洲國家一起來努力,一起來做這樣的事情。如果中國受惠了,那麼中國也會讓周邊的國家得到一些好處,這是中國一個很重要的策略。如果從這一次地區發生的一些南海爭執,日本與菲律賓都在挑動,希望用美國的價值標準,比如航海安全,事實上就是申訴國中間,也就是菲律賓在唱獨角戲,來附和日本的軍國主義主張。其他國家並沒有附和,從這個角度可一看到,中國抓到了可以跟其他國家相處的一個要害,這就是經濟問題。如果經濟越來越緊密,越來越結合,應該說大國的霸或強國的霸,可以適度做一些消除。因為中國畢竟不是用拳頭來嚇人。

法廣
中國確實與亞洲越南,菲律賓以及南海周邊國家有領土爭議,儘管這一次除了菲律賓以外,其他國家並沒有多的表示,經濟貿易的發展能否最終消除因為領土主權正以帶來的對立和衝突?

要解決主權爭議矛盾當然以現存的由西方主導的國家觀或以國家為典範的政治學,應當是比較難去找到解決的方案。中國大陸用的辦法是利益共同體的方式,來化解或者不特別去刺動這些爭議。因為領土主權特別是海洋的領土爭議講穿了還是為了能源嘛,還是為了未來發展所必要的資源。如果資源能夠共享,其是在能源的問題上面,可以找到一些可以化解的途徑。事實上看到歐元看到世界貿易組織等等的發展變化,可以知道,相對來說,國家或主權可以用別的東西來慢慢取代,用合作或用利益來取代。但假如依然執着用現代或者過去18世紀甚至更早的那些條約的主權觀來解決下個世紀22世紀的事情,那時就發現我們沒有開放,沒有頭腦。所以我認為,這樣的解決方式基本是一個新的嘗試。

當然,第二還要看解決的程度是什麼。不打仗是不是叫做解決,一定要畫定疆域才叫解決?要明確解決的標準才能回答這樣的問題。

法廣
中國在亞洲還有日本與美國這樣的競爭對手,您認為今後有哪些力量可以同中國抗衡呢?

我剛才一再講,中國的做法是要共同利益共同合作的方式。其實所謂共同利益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打你一拳我也可能損失八千你要損失一萬,在這樣的情況下各國恐怕都會非常慎重,包括中國都會非常慎重地取用自己的力量。所以制衡不一定非要引進別的大國,特別是日本這樣的軍國主義,我不認為日本能夠得逞到什麼程度,因為畢竟日本才是亞洲的侵略者,日本曾經發動過亞洲的戰爭,可能大家今天忘記了實際上更要警惕的是日本軍國主義這種用承襲西方現實主義來展現自己的拳頭的。而我認為中國不是這樣的做法。所謂制衡就是共同的利益,互信式的合作,就是一種內在的制衡。不必用一種外力來進行對抗的方式。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