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華世界

鄒傑和王怡-把【白蛇傳】編譯成法語少兒讀物的兩位法中青年

音頻 11:50
La légende du serpent blanc, traduit par Alexandre ZOUAGHI, dessiné par WANG Yi
La légende du serpent blanc, traduit par Alexandre ZOUAGHI, dessiné par WANG Yi RFI/Hongfei Culture

已故法國著名漢學家儒蓮(Stanislas Aignan Julien/1797年-1873年)早在1834年就已把家喻戶曉的中國民間傳說《白蛇傳》翻譯成法文【Blanche et Bleue】ou 【Les deux couleuvres-fées】;180年後,精通漢語的法國青年鄒傑(Alexandre ZOUAGHI)將之編譯為法語少兒讀物【La Légende du serpent blanc】。

廣告

《白蛇傳》又名《許仙與白娘子》是中國著名民間傳說。這一在清代成熟盛行的傳奇故事與《孟姜女哭長城》、《牛郎織女》、《梁山伯與祝英台》並列中國古代四大民間傳說。

目前在法國北部文化重鎮里爾(Lille)教中文的法國青年鄒傑(Alexandre ZOUAGHI)介紹他把《白蛇傳》編譯為法語少兒讀物的創作經過。

RFI : 鄒傑你好!祝賀你把中國古典傳奇《白蛇傳》改編成法語少兒讀物,請問這是你的主意嗎?
鄒傑:“這原本不是我個人的主意。我和鴻飛出版社合作出了第一部作品《板橋三娘子》(L’auberge des ânes)後,反應不錯,受到讀者的歡迎。我與出版社的兩位負責人Loïc與葉俊良也合作得很愉快。去年,他們問我是否願意再度合作。我很高興地接受了。他們向我介紹了他們的想法,就是要給法國小朋友推介中國最著名的經典愛情故事之一《白蛇傳》。之後,我們就開始着手準備,直到上個月才剛剛出版。”

RFI : 許多學習中文的法國人都知道《白蛇傳》,這對改編成法語少兒讀物是否會帶來更大難度?
鄒傑:“我在創作時沒有覺得有特別大的困難,但在此之前,我曾感到有一定的難度。因為,我曾有很多的疑問。我不知道哪些不學中文的、對中國了解不多的法國小朋友是否也能接受這個故事。特別是因為在三年前,我剛剛開始教中文的時候,我曾把一些用功和努力的學生帶到北京去旅行。有一天晚上,我就帶着法國學生們去看京劇。但是,表演結束後,他們都說不喜歡。法國學生們覺得京劇很奇怪,看不懂京劇的劇情。當時,我對他們這樣的反應也很失望。我不明白他們為何不懂、不喜歡。所以,在改編《白蛇傳》,我怕法國讀者會有同樣的反應。但過了一段時間後我明白了。我想當時我沒有很好地從藝術角度向法國學生們解釋京劇。他們在觀看錶演時,沒有看懂裝飾,對演員臉上化妝的臉飾也看不懂。所以,在着手《白蛇傳》寫作中,我特別注意了要伴隨讀者慢慢進入京劇的世界。所以,最大的難度是要讓讀者對京劇感興趣。”

RFI : 在把《白蛇傳》改編為法語少兒讀物過程中,你怎樣篩選內容呢?
鄒傑:“《白蛇傳》在中國太有名了,這是一個眾所周知的故事。但在法國,出了哪些對中國感興趣的人以外,很多法國人都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故事。所以,對我而言需要選擇好想要保留的內容和剔除的部分。這是一個很多的挑戰,確實比較難。我從兩個角度進行改編。一,首先《白蛇傳》是一個美麗動人的愛情故事,這必須保留;二,很多人物的內心世界和性格非常有意思,這點我也特別做了保留。然後,這個故事雖然歷史久遠,但至今仍然極具涵義,非常重要。以白蛇為例,她為了保護自己的愛人,願意做出自我犧牲。我覺得她非常的勇敢。這是一個勇敢的人物。我希望法國小讀者能對這個故事感興趣,並希望他們能夠通過我來了解到這個中國有名的經典故事。”

 《白蛇傳》故事情節圍繞古時的杭州、蘇州及鎮江等地,描述一位修鍊成人形的白蛇精與凡人的曲折愛情故事。

來自北京的旅法中國插圖女青年藝術家王怡介紹她在創作過程中如何構思《白蛇傳》法語少兒讀物插圖。

RFI : 王怡你好!能否請您給我們的聽友們介紹你是如何考量給《白蛇傳》配插圖的呢?
王怡:“首先,剛接到《白蛇傳》這份工作的時候是很興奮的。這是在中國家喻戶曉的著名民間故事。能給這個故事做插圖是件滿棒的事情,但也有一定難度,這是一個挑戰,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心目中的白娘子和小青,還有許仙。從什麼角度去忠實地向法國讀者表現這個故事呢?我覺得至少應該保留一半以上的自我風格。所以,我想通過《白蛇傳》來解讀中國的文化,同時,用自己的方式來解讀這個故事和與此相關的中國文化。包括人物造型、服裝,還有構圖形式,在這些層面我都借鑒了中國傳統圖案的一些元素。但是,包括顏色還有人物形象的動作則屬於我自己個人風格比較強烈的一些東西。我想就算是面對中國讀者來介紹我的插圖,中國讀者也能感受到一些新鮮。所以,我的考量就是要在傳統基礎上,儘可能地融彙自己個性的東西。”

RFI : 看到你的插圖,給人感覺是版畫。為何選擇了這種平面表現方式?
王怡:“確實有一些版畫方面的元素,但全部都是剪紙拼貼的。所以,不是版畫,而是拼貼的剪紙。為什麼選擇這種方式呢?因為我目前所處的創作階段,比較熱衷於做剪紙拼貼。我之前在北京念過美術學院,後來又在法國也念過美術學院。我學到了很多中西方各自比較傳統的和比較現代的東西。我想,拼貼是中國傳統技法,在法國也算是一個比較新的技術,但法國對之運用得比較活。所以,我在吸取了新養分的情況下,就想用自己的方式去駕馭這樣一種既傳統又現代的方式。它有一個優勢,就是能夠讓人物顯得非常的突出,尤其是在大場面的場景中。這就是我覺得剪紙比較適合《白蛇傳》的原因。”

RFI : 你在創作時是否曾想到要讓法國小朋友通過插圖來感受到中國文化的底蘊呢?
王怡:“說實話,這個問題沒有想過。因為,做為一個中國人,我覺得自己也不能說清楚中國文化的底蘊到底是什麼。這個面實在太寬廣了。但我在剛開始創作時曾想過,要儘可能地把中國傳統的東西平面化、簡單化,不要形式化。首先,中國傳統的東西對法國人而言是陌生的。我需要把它解讀為一些特別美的東西,用讓法國小朋友讀者容易接受的方式。所以,我把中國傳統的東西以平面化方式來展現。還有我用了一些比較固定的、比較重的顏色。對一些傳統的圖案、服裝,還有白娘子換過幾套衣服。根據在故事中不同階段所穿著的服裝,以法國讀者能接受的情況下來展現白娘子是淑女、是在戰鬥中,以及她在痛苦中等不同階段。所以,我只是考慮到首先要充分的、簡單的,通過圖案來讓法國讀者理解故事,理解文字中非常微妙的一些小地方和小含義。另外,我也希望讀者能通過圖案感受到文字以外的美。這是一個發生在中國的故事:地點美、人物們美、場景美、動作美。我注意了各個小細節,就是想要讓法國小讀者們能夠感覺到,一切都很美。我配了十幅單頁小插圖,和四幅雙頁大插圖。總共十四幅插圖。”
 

感謝Julie的技術合作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