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觀察

今天的中國早已失去重返毛澤東時代的經濟條件和社會土壤

音頻 05:07

剛剛過去的上月26日是中共開國領袖毛澤東誕辰120周年,北京高層舉行盛大紀念活動,引起海內外廣泛關注。今天的中國觀察要向大家介紹有關中共紀念毛澤東的分析評論。

廣告

新加坡《聯合早報》署名於澤遠的評論稱: “儘管毛澤東已經離世37年,中國社會有關他是非功過的爭議卻從未停歇。英國《經濟學人》雜誌近日打出‘毛誕節快樂(Merry Mao-mas)’的標題,判斷無論左派還是右派,都不會在今年的毛澤東誕辰日‘沉默’。不會沉默的當然還有中國官方。雖然毛澤東晚年發動過文革等政治運動,把中國經濟和社會折騰到崩潰的邊緣,但中共的江山畢竟是在毛澤東領導下打下的,完全否定毛澤東就等於否定中共的歷史,否定中共執政的合法性。因此,無論毛澤東犯過怎樣的彌天大錯,中共必須維護其領袖地位。”“但是,高調紀念毛澤東絕不意味着官方希望回歸以計畫經濟為主要標誌的毛澤東時代。”“今天的中國早已失去重返毛澤東時代的經濟條件和社會土壤。”

  香港《東方日報》“神州觀察”的評論稱:“在弱勢群眾心裡,毛澤東是正義和無私的化身,象徵著公平正義平等,也是基層民眾的精神寄託與精神武器。”“正是因為毛澤東這股精神力量,中共哪一代上台,都不敢輕易全盤否定毛澤東,就連鄧小平這樣的強人也做不到。而習近平執政之後,更是打出毛澤東的神主牌。不過在先富階層及知識精英當中,對毛澤東的評價卻每況愈下。他們認為毛澤東是中國實現民主的絆腳石,是近代災難的根源,不徹底將毛澤東批倒、批臭,就難以扳倒中共執政的合法性,也就難以在中國實現徹底的民主自由。但他們這個激進觀點,在基層卻很難得到共鳴,這也是自由派始終無法坐大的基本原因。”

  美國中文《世界日報》的社論稱:“毛澤東無疑是20世紀最具爭議的人物之一。”“有人說他是歷史上最暴虐的獨裁者之一,也有人認為他是偉大卓越的領袖;有人說他是英雄、是神,代表‘公平’與‘清廉’;有人卻說他是魔王,把中國引入階級鬥爭和一黨專政死胡同,是中共不敢拋棄的負資產,他對中國傳統文化、價值觀、倫理觀的損毀與顛覆,更對中華民族犯下不可饒恕的罪惡。”“但無論從何種角度評價,史家不得不承認,毛澤東改變了中國近代史的原有進程。”“中共不願徹底否定毛澤東,不同意‘以後30年否定前30年’,是恐懼這樣做等於否定中共政權合法性,等於否定自己。但中共也不希望在當今社會貧富不均、腐敗貪瀆到極點,民怨沸騰,隨時可能一觸即發時,讓人們過度懷念毛澤東。因為懷念毛澤東時代的‘共同貧窮、無娼無妓、不貪不瀆’的‘美好歲月’,會加深對當今貧富差距懸殊現狀的不滿,加深對特權、富裕階層的仇視與對立。”

  新加坡《聯合早報》署名沈澤瑋的評論稱: “毛澤東120周年誕辰引發不少爭議,它在境外引發輿論探討重新評價毛澤東是否動搖中共執政合法性的問題,在境內則照出中國社會失序、官民之間各種矛盾激化,並演變成左右陣營發聲造勢的戰場。拋開左派右派、崇毛反毛等意識形態問題,聚集在韶山毛澤東銅像廣場的‘毛粉’和‘毛左’人士拋出的幾個問題或許值得當局思索:‘富裕就等於幸福嗎?’‘做蛋糕也要分蛋糕,什麼時候分到我(弱勢群體)?’‘資本家和當官的,是否在掠奪國家或人民的資產?’‘中國人的精氣神到哪裡去了?’”

  香港《太陽報》“陽光華夏”的評論稱:“繼去年底南巡廣東向鄧小平雕像獻花後,中共第五代高調紀念毛澤東誕辰一百二十周年,期望能夠學毛鄧之所長。不過,由於毛鄧在政治理念上有巨大分野,第五代‘毛形鄧骨’的結果,恐怕只是集矛盾於一身。” “問題是,毛澤東與鄧小平很多政治理念截然不同,甚至相反:毛澤東走的是一大二公路線與平均主義,鄧小平卻強調效率優先,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兩者南轅北轍,第五代怎麼可能將兩者有機結合,融為一體呢?”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