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今日歐洲

法中建交五十年特別節目-呂慶龍談法中台關係

音頻 16:17
台灣駐巴黎代表呂慶龍先生
台灣駐巴黎代表呂慶龍先生

法國與中國建交50周年的慶祝活動多達400多項,將持續一年。按照一些媒體的評價,50年前法國總統戴高樂決定與中國建立外交關係,宣告了世界格局將發生變化。從1964年,法國作為第一個在北京設立大使館的西方國家,確實表明中國向西方世界打開了封閉而孤立的大門,儘管所帶來的衝擊實際上在10年以後才真正到來,可是戴高樂的決定,直接導致西方國家與台灣的外交關係大門被關閉的前景。

廣告

台北駐法國代表處代表呂慶龍先生在法中建交五十周年之際就台灣民間、媒體和官方三方面如何看待法中慶祝建交50年以及台北與巴黎50年如何發展雙邊關係在接受本台法中關係五十周年特別節目採訪之際說:

就史實來說,1964年當年的蔣中正蔣介石總統因為擔心多米諾骨牌效應,所以1964年當戴高樂將軍派特使到台北遞交戴高樂總統親筆函的時候,他沒有說法國 要同中華民國斷交,他沒有這樣講。這封信在外交部的檔案里,我本人是親自看過的。當時是擔心如果會成為事實的話,會影響到中華民國跟其他聯合國會員國的關係,到最後是台北宣布跟法國斷交。這是一個史實。

另外一個方面,我們也看到這50年來,法國跟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互動,這是與台灣有關的,所以台灣會一直給予密切注意。就政府層面講,人們常常說,邦交是不可替代的。既然沒有邦交,對台灣來講,就有必要同國際,世界來互動。甚至於因為這些實質上的交往為台灣帶來國家利益。因此在實務方面,台灣跟法國的雙邊關係 改善,我們把它定位是實質關係。在這個領域裡面,我們非常感謝法國政府願意用務實的方式看待法國跟台灣這50年來雙邊關係的發展。

這個過程一開始的確是蠻辛苦的。要到70年代,1972、1973年的時候,才有這裡的法國朋友成立了所謂的民間團體,這是根據法國的1901年“人民團體 法”,成立一個叫做“法國台灣經濟觀光促進會”,因此從那個時候才慢慢有了非正式的,當然不可以有正式的,實質上去了解關心台灣。

法國是一個了不起的國家,一個了不起的地方就是極其尊重多元。即使台灣從1972年退出聯合國,當時是一定要退出,如果不退出的話,阿爾巴尼亞的提案會把台 灣趕出來。台灣不想有這樣的結果,便自己宣布退出聯合國。當然這是當時的客觀環境使然。特別在台灣退出聯合國之後,法國這邊有識之士也認為,即使台灣離開 聯合國,但這個國家、這個人民還是存在的。因此我們今天看到台灣與法國在實質關係方面有一定層度的進展。一方面我們不能說滿意,但是我們有更大的努力的空 間。就這一點看,我們應當再次感謝法國的精英,因為他們看到今天在台灣,無論是從經濟、科技、人文特別是傳統價值、優質中華文化的保存方面,他們會覺得台灣是一個優質的合作夥伴。因此從政府的立場來講,台灣當然會繼續努力,去推動雙邊的實質關係。這些實質關係,是中華民國與法國以及雙邊人民的共同利益。

從學界來講,台灣學界也很在乎法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以來,過程以及發展至今,是一個新的局面的開始。這也可以分幾個層面來看,第一是法國在西方國家裡帶頭去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造成其他歐洲國家跟進,這就顯示一個重要的歷史地位,法國在國際社會裡面,她可以,她有那個能耐有地位扮演外交上一個積 極正面的甚至於是主導的角色。

所以把這個現象拿到法國重新,特別是去年跟前年特別關注亞洲地區,就可以更理解為什麼法國必須重視跟中華人民共和國實質關係和外交關係的加強。

但是這中間我們也看到一些起起伏伏的一些事件,包括達賴喇嘛到法國來訪問,包括奧運會燒旗子的事件,還有包括中國大陸的人民到法國超市商店家樂福前示威遊行。這裡面講一個有趣的故事。第一次有民眾到家樂福門前示威的時候,全世界都震驚,包括法國也震驚。但第二次,一年以後也有同樣的不愉快事情發生,這裡就 有新聞媒體,還有這裡的智庫,不用隱瞞我們有經常的互動,聊到這個事情時,他們問我,會不會再像上次在巴黎因為奧運引起的問題狀況出現嗎?我說不會,保證不會。他們問我怎麼會這樣有把握?我說是的,因為中國大陸的人民後來發現原來家樂福賣的東西百分之80是大陸生產的產品,誰是受害者呢?這就讓大陸人民有一個醒世。

另外一個,我們也看到台灣跟法國實質關係的改善,中國大陸當然會注意,中國大陸當然也會在觀察。我們也很高興,因為台灣同法國無論是文化活動,科技活動,讓中國大陸也注意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大國,文化這麼多元,中國有那麼多優質的條件,所以一定要跟法國加強關係,因此這中間就有彼此的共同的利益存在。 外交上講,這是國家利益一點都沒有錯。

在法國這一部分,法國的精英,包括80年代90年代阿蘭佩雷菲特,他當時是司法部部長,他就對中國大陸有相當高度的期望,我不能講憧憬,他寫了一本書,叫 “當中國覺醒的時候”,這本書所帶給中國人民的期待是正面的。當然30年之後,40年之後,今天再來看兩國關係,那本書那種暢言,對中國的發展開放,這個絕對是正面的。

我這裡還舉另外一個例子:阿蘭佩雷菲特在往生之前他去過台灣。他看過李登輝總統。那時候,那一場晤談是我傳譯的,我在現場,我很清楚。問了10個問題,可是阿蘭佩雷菲特回來之後,一直到他往生,他從來不再提去過台灣這件事情。那相對的中國開放,相對的台灣跟法國實質關係的改善,他了解到原來以前一直執着於中國的覺醒,沒有想到另外一個小的中國就是台灣還繼續存在、繁榮,而且特別在文化的領域裡做得非常好。這當然是題外話。

那麼學者當然會關注兩國之間就是中國與法國之間彼此的互動,中間就會直接衝擊到兩個國家在國際社會裡面希望扮演領導者的角色,國際社會本來就是務實的說法,誰的拳頭大,誰的實力大,他講話的分量就多一點。在國際議題方面,比如敘利亞的議題還有其它國際議題,法國當然也是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之一,但是法國的很多議題,在聯合國體系裡,安理會常任理事國體系裡面開會,獲得中國正面公開支持的情況,案例並沒有很多。我講的沒有很多,這是還是有的意思。但是同樣的,比如最近這兩年來,中華人民共和國派到外面去的和平部隊,中國也願意派兵出去,包括幾年前在海地,那時候發生大地震,很多人受傷,也有很多人往生。這些我們 看到兩個結果,一個是中國更多地參與,相對中國就被期待擔負更多的責任,所以我們看到兩國雙邊關係互動,就法國來講,我們可以說一方面是高興的,另一方面有擔心可是又無奈。這怎麼講呢?我們就拿法國的PSA跟中國的東風汽車合作來說,沒有錯,因為中國有資本,中國慢慢在她過去二、三十年來累積出來的國家發展經驗,特別是在管理方面的經驗,是累積的相當重要的成果。最主要的是法國PSA願意跟中國合作,這不外乎是資本的問題,因為經營的問題,但還有更重要的中國大陸的市場問題。因為中國大陸有市場,所以中國再跟國際社會推動雙邊貿易的時候,或者多邊貿易的時候,當然大家都必須全力以赴,包括台灣在內。

所以台灣跟中國大陸雙邊關係的改善,現在我們大家都知道,9次的談判舉行了,19個協定都簽了,包括經濟合作、包括知識產權、包括共同打擊犯罪、更包括服務貿易協定,現在正在談的兩邊互設代表處,這些都是朝着正面穩定的方向去發展。這也讓法國看得出,因為法國希望看到兩岸關係能夠和平的發展。在這種情形下, 法國一方面有經濟利益的考量,可是法國在國際社會我們不能否認法國也有戰略利益的考量。怎麼樣看待法國與中國彼此之間的交流,彼此的合作能夠帶來更多的共同利益,這需要雙邊共同的努力。

為什麼這麼說?我們可以看出來,在世界貿易組織的架構下,在全球都尊重的智慧產權的情景之下,中國大陸是可不可以做得更好,這是大家都期望的,這個大家也包括台灣在內。中國以她本身優質的條件,地大物博,物產豐富,資源又多,然後還有國民越來越多到國外去,政府也越來越開明,越來越開放,越來越有效率,這些都是正面的。可是如果相對的,我們可以以一個簡單的例子,法國一年可以接待130萬中國大陸的觀光客,中國大陸在法國的留學生起碼超過4萬多人,也許這個數據可能不是很準確,但起碼這個交流會越來越強大,越密切,這個中間怎麼樣讓法國社會能夠更進一步正面地去了解中國大陸或者中華或者華人優質的形象,所謂 優質的形象就是我們對人文之間的價值,人文之間的尊重,概括起來就是人文價值與人文相互尊重,還有對地球生命、對環境、對法蘭西普世價值所推崇的自由民主人權的尊重,絕對是法國精英、法國政府所關注的。

但因為現在大家都在為經濟問題傷腦筋,所以經濟的比重要比我們剛剛提到的還要大。在這樣的時候就要看中國怎麼樣去表現。當然今天如果中國大陸一直有一個持續發展的,特別是經濟發展的政策,對法國來講也不可能停止她的經濟發展,法國經濟發展內部的事還是很多很多,因為是這個多,所以對法國來講,是機會,對全球 來講都是機會。因此法國先進的地方,包括文化科技,還有包括對人權的尊重,基本的對人民的尊重,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裡面的國民所可以睜開眼睛好好去觀察, 深入去觀察,好好去就國情去思考的一個對象。

一直我會覺得,中國跟法國之間的實質關係會持續增進,它應該是正面的,公平的參與,有意義地參與,能夠去開會,參加討論,貢獻經驗,這個叫做有意義的參與。台灣絕對不會笨到去跟中國大陸挑戰主權的問題,去跟中國大陸挑戰會籍的問題,不會。但是相對的如果中國大陸持續地打壓台灣,在國際參與這個區塊,老實講那是非常不值得。

所以我比較樂觀。因為在國際社會,台灣人民到處去旅遊,到處觀光去求學,跟不同國家去互動,這一個區塊裡面由於因為是免簽證嘛,所以彼此之間,台灣跟國際社會彼此之間的互動只能會越來越好,台灣一定會越來越開放。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