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特別節目

第32屆巴黎語言博覽會Emma Tassy談她與中文之緣

音頻 11:34

從本周三2月5日開始的第32屆巴黎語言博覽會將於今天2月8日落下帷幕。以“語言教學再創新”為主題之一的本屆博覽會,與往年一樣,展會期間透過一系列的論壇與文藝表演等活動,促進國際間的文化對話,以幫助參觀者體驗不同國家的語言和文化。作為本屆博覽會的合作夥伴之一的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在2月8日閉幕這一天,本台特別邀請到拍攝「鏡頭裡的中國」系列紀錄片並於去年11月在法德公共藝術電視台播出的法國導演Emma Tassy 來到我們的錄音間,跟各位聽眾分享中文與她之間的故事。

廣告

我們發現到學習中文的法國朋友,每個人的理由都不太一樣,有的是工作需要,有的是喜歡中國文化,有的呢因為配偶是華人,還有的人出於某種好奇,那妳當初怎麼會想學中文?

Emma表示,“其實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原因,對我來說,首先是想學這個語言,再來是想去一個遙遠及陌生的地方,但主要是想學一個比較遠的語言,那時候我剛剛畢業,準備去找實習…就是說,我從大學畢業後應該馬上去找工作,所以當時我就想如果我要學習一個這麼複雜的語言,那就必須在中國待至少一年,甚至兩年的時間,然後我就準備找一個獎學金,得到了以後,我就去了北京了。”

妳提到的獎學金,是從政府還是民間機構獲得的?Emma的回答是法國外交部。

這之前妳完全沒有學過中文?Emma接著說之前僅學過20個小時,在她15歲念高中的時候,因為在學校必須學第三個語言。而她當時選擇了中文,而原因呢?她解釋道,“因為我從小就聽到中國,其實我爸爸是一個68年學潮中崇拜毛主席的這麼一個人,所以我從小就遇到這個(中國)文化,這個國家(中國),怎麼說呢,一些因素可能。比如,我很小很小過生日的時候,我爸媽帶我去中國餐廳慶生。其實我在一個一個特別特別小的地方長大,離馬賽不太遠的一個小城市,那些中國餐館當然不是中國人而是華僑開的。所以我從小可以用筷子,我覺得這個特別特別好玩…” 接着Emma又解釋說會想學中文的原因,還跟這些小時候的記憶有關。

因此我們問道Emma她小時候有沒有中國朋友?她表示說,當時沒有什麼機會認識。

那麼一開始在北京學中文的時候,覺得最困難的部分是什麽?發音?還是認字?Emma表示應該是認識字吧!她說,“我從一開始學寫字,看書的時候,覺得這部分是最困難的。對於有四聲分別的發音與聽力上面,她則說,“我在中國人民大學上中文課,當時我們的老師教得特別特別好。因為有這位好老師,還有因為我交了很多很多北京朋友,三個月之後,我的聽力和詞彙就變得愈來愈豐富。” 也就是說,她在一開始即在中文語言的環境裡面,所以在發音和聽力的問題上,並未碰到太多的困難。

到中國學中文,這對妳對這個語言的感覺是否跟沒去之前不太一樣?Emma認為當然,她指出,“一開始你在自己的國家學中文時,(和到當地)不同,這不光是中文,還是西班牙文或者其他語言,那你還是覺得這個語言對你是一個空殼子,沒有文化,沒有人,沒有味道,沒有飯…裡面什麽都沒有的話,就只是一個工具吧!”

學會以後對中文的感覺為何?Emma表示一聽到這個問題她就想到京劇。她一聽到京劇時,便覺得中文這個語言特別特別美,還有一個特別的力量在裡面。

那這個力量指的是?Emma的回答很有意思,她說,“(這個力量)不光是在京劇裡面,你看北京人吵架也一樣,特別有力”,她還笑地說,當她在北京的時候,常常在街上看到很多很多人吵架,她也指出,語言跟吵架這種的氣氛的關聯是非常有意思的。

那在北京,老師在教學方法上最好的是?Emma說,老師她經常要求我們重複,以及在教發音時教得特別准。

接着Emma指出,她在96年時去中國,然後待了不到兩年的時間。我們繼續問到她那麼要在多久之後,在中文溝通方面才感到比較順心?她表示,她每天上課四個小時,然後下午跟中國朋友在一起,然後晚上也是,但她記得前三個月沒法開口,只聽不說像啞巴一樣,三個月之後,她開始和朋友們聊天,就進步的特別快。然後到了一個水平,進步就沒那麼快,而背後原因可能在於到了一定的時間在學習怎麼寫字時,她並沒有像最初時那麼努力了。至於看報紙的話,依她之見,最少也需要下一兩年的苦功,才有辦法看得大概。

“鏡頭裡的中國”一景
“鏡頭裡的中國”一景 Artline Films/EmmaTassy

回到法國後,會說中文對妳的職業生涯或者生活是否造成影響?Emma回答說,“有,而且很大”,她說:“我後來變成記者,報道內容的一部分,以及最近幾年拍的一些紀錄片,主題都跟中國或者台灣有關係”,就是說,她回到法國後,希望自己還能在工作上繼續用得到中文。當然,也不僅是此,還有對中國文化和中國、台灣友人的感情,更重要的是,中國她待了快兩年,某種程度來說,這個國家也是屬於她的一部分。

對想學中文的法國學生妳有什麽建議?Emma對我們表示,就先去見人吧。因為認識人後,才會有更強的動機去講好這個語言,與對這個語言更有一種感覺。最主要的,還是要問自己為什麽想要學這個語言?要想得很清楚,如果這個語言只是一個工具的話,學習動機就沒有那麼豐富了。

最後本台感謝Emma Tassy接受我們在巴黎語言博覽會之際播出的特別節目的專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