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今日歐洲

法國與美國的盟友關係得到加強

音頻 15:12

法國總統奧朗德結束對美國的國事訪問,這一訪問是否改善了法國與美國大西洋兩岸的盟友合作關係,仍然是此間媒體評論的重要議題。今日歐洲專題節目為此採訪美國阿默斯特學院政治學冠名教授,法國與歐洲政治專家,法國前總統密特朗傳記作家羅納德 迪爾斯基。 

廣告

法廣 :
法國總統奧朗德剛剛結束對美國的國事訪問,法國與美國官方都顯示對訪問成功而滿意,那麼您是怎樣評論的 ?

羅納德 迪爾斯基 :
首先很高興能接受法廣採訪。可以說奧朗德對美國的訪問是一個相當重要的事件,但我認為應當相對看待訪問的成功,因為從媒體評論的角度來看並不能有成功的肯定,從政治角度上看,對奧朗德可能是一個成功。從媒體方面看,關於奧朗德的私生活評論倒是避免了。在政治層面,特別是國際外交方面,美國肯定法國是一個起積極作用的盟國,有能夠同美國進行合作的很大可能。

 


法廣 :

這是20年以來法國總統對美國的國事訪問,這是否還是反映出法美兩國關係之間有距離 ?

羅納德 迪爾斯基 :
實際上,奧巴馬以對待外國元首最高規格接待奧朗德,包括舉行國宴,以顯示這不是一次工作訪問,同時也表明美國對法國的尊敬,凸顯奧巴馬對法國盟友關係的重視。我們都知道,奧朗德在法國國內遭遇不少困難。從這個角度看,美國接待奧朗德,雖然不是如同歷史上有過的讓人目眩的事件,但對奧朗德來說,是一個漂亮的王牌,奧朗德成為奧巴馬很好的盟友,對其他歐盟國家會有一個積極的影響,比如德國。

 

法廣 :
此次訪問取得什麼成果能夠體現法美關係得到鞏固呢?

羅納德 迪爾斯基 :
我們還不知道奧朗德與奧巴馬之間所說的全部內容,政治方面,我們知道他們談了些什麼議題,他們談到了伊朗,討論了與德黑蘭的談判;我想,他們也談到很多敘利亞問題,探討如何向敘利亞逃離的人民提供人道援助;他們談到大西洋兩岸的貿易談判,但還沒有透露具體的內容。奧朗德與奧巴馬明確給出跡象證明法國與美國開始一個嶄新的合作關係。

 

法廣 :
奧朗德訪美前夕,在法國人們的印象中,兩國關係存在不少問題,您認為奧朗德的訪問幫助消除了兩國關係中的陰影了嗎,尤其是在美國安全機構監聽,讓歐洲都震驚的事件方面?

羅納德 迪爾斯基 :
無論如何奧朗德與奧巴馬都做了努力,顯現出來的跡象是這個事件解決了。法國與美國找到了和解。在美國安全部門監聽事件上,對照德國總理默克爾大發雷霆,奧朗德採取了和解的姿態,奧巴馬對此當然表現出很歡迎。但在美國國防部與國務院層面,同法國方面有很多討論與交流,特別是外交方麵包括馬里,中非共和國以及阿拉伯春天時法國參與的干預利比亞局勢行動等議題,從外交政治層面看,前總統薩科齊與英國聯手的干預利比亞局勢行動讓美國方面印象深刻,美國國防部也很讚揚。但未來需要觀察法國是否能夠繼續在這樣的道路上發展。

 

法廣 :
關於敘利亞,馬里,或中非共和國議題上,您認為美國今後將會更多支持法國的立場嗎?

羅納德 迪爾斯基 :
還不能夠肯定。在裝備給養方面可能會有更多的援助。應當指出,好幾年以來,美國的國防開支一直都在減少,我認為美國會公開表態支持法國,法國從保守狀態走出來,法國應當擔負起維護國際安全方面應有的責任,特別是在法國有積極影響並能有經驗有影響效果的地區,主要是北非地區和撒哈拉地區會給予支持。
對於法國出兵干預馬里安全的行動,而且又由於美國對中非共和國關注不多,因為這些不是美國人關心的主要事情,從這個角度可以說,法國在美國受到尊重,而且與前些年的薩科齊宏遠追求相比,美國人對現在的法國更有好感。

法廣 :
對美國人來說,法國在國際舞台上的積極干預,是單槍匹馬行動的國家,還是歐洲聯盟的帶頭國家呢?

羅納德 迪爾斯基 :
在國際事務和歐洲,法國與德國這樣的國家相比,當然更為積極活躍,與謹慎保守的德國形成對照。我們都知道德國總理默克爾與法國總統奧朗德在這些問題上還是存有分歧的。雖然在阿拉伯春天運動期間英國首相與法國總統薩科齊共同參與了干預利比亞局勢的軍事行動,但現在這樣的合作顯現出不那麼明顯了。美國優先支持法國在維護國際安全方面扮演其積極作用。

 

法廣 :
法國雖然在國際舞台扮演積極作用,但卻受制於所遭遇的經濟困難嗎 ?

羅納德 迪爾斯基 :
這一點是肯定的。應當說,法國的總統權力要大於美國的總統權力,因為美國總統總是要面對立場對立的國會,面對參議院和眾議院的制約。而在法國,法國總統則有很大的權力空間,對很多議題總統可以自行做出決定。然而在目前的情況下,即使是法國的干預,也面臨軍費開支和預算的限制,法國的經濟疲弱,財政減縮,這使得法國在國際社會還是顯得衰弱,即使法國的經濟下半年顯示有改進。法國的經濟金融困難,對奧朗德的外交政策來說是有負面壓力和影響的。

法廣 :
奧朗德訪問美國有法國眾多經濟界重要人物陪同,那麼在經濟層面,奧朗德的國事訪問獲得了美國在經濟貿易領域更多合作的許諾了嗎?

羅納德 迪爾斯基 :
在這一經濟層面,人們還不能全部知曉奧朗德的訪問具體成果。可以說奧朗德如同歷史上密特朗訪問美國顯現對矽谷的興趣,也希望法國在新興科技方面快速發展,奧朗德在法國多位經濟界重要人物和大企業老闆陪同下訪問美國,奧朗德做出經濟政策改革的宣布,但還沒有成果,陪同奧朗德訪問的人員中有法國企業主協會領導人在訪問期間發表批評,對奧朗德提出的新經濟政策抱有懷疑,他對這樣的國際訪問抱有期待,只是人們不知道奧朗德是否會將宣布出台的新的現實態度的優化經濟經濟政策執行到底。

法廣 :
您是法國政治問題知名專家,您也寫過並出版密特朗的傳記著作:書名是密特朗一位非常法國式的總統,您怎樣評價奧朗德當選總統一年半以來的政策,您認為奧朗德作為社會黨人總統仍然是密特朗的繼承人嗎 ?

羅納德 迪爾斯基 :
我認為法國總統奧朗德一直試圖向法國人證實自己的能力,但應當等到第二個任期才能做更好的評判,因為在第二個任期里可以實現第一任期不敢實施的計畫,尤其是在國際外交一體方面。但作為一位歷史學家,我認為密特朗總統在國際舞台和各國領導人中間享有更多的影響力,在那個時代,密特朗得到國際尊重,密特朗的時代不乏重要領袖人物,像英國的撒切爾夫人,德國總理科爾,美國總統里根,1985年以後還有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各國領導人都很敬重密特朗,推崇他的文化博學,歷史洞察,戰略家的構思,和政治家的敏銳。而奧朗德當選總統,卻沒有多少政治家的經驗,沒有像密特朗那樣的政治經歷,甚至也沒有像薩科齊那樣的政治經歷。我認為,薩科齊可能是這一代政治領袖中對政治議題最為了解的領導人。因此奧朗德必須以執政成就來向法國人加以證明。

就目前看奧朗德還沒有贏得世界其他領導人的尊重 。

法廣 :
那麼與密特朗相比,奧朗德是否在法國還沒有政治威望,在歐洲以及美國尚且還沒有外交與戰略的魅力?

羅納德 迪爾斯基 :
我認為情況是這樣。從國際關係中奧朗德與各國領導人個人關係交往中,沒有顯示出有令人驚訝的長處。但密特朗不同的是,儘管各國有分歧,與密特朗意見不一致,但國際上承認這是一位太法國式的總統,相當於是一位法國左派的戴高樂將軍式的總統。當密特朗出現在一個國際重要會議場合,意味着是整個法國在那裡。奧朗德在外交方面還有不少功課要做。

法廣 :
最後,法國今年慶祝與中國建立外交關係50周年,美國如何看待這一事件?直到今天,美國人是不是繼續認為法國的外交依然是尋求獨立,或者也是反叛的?

羅納德 迪爾斯基 :
從歷史的角度看法國外交,華盛頓依然認為法國外交政策是難以預料難以控制的。那個時代的法國是難以預見的。這也是奧朗德的外交干預政策讓美國感到吃驚的地方,這個吃驚是積極意義上的,但也讓美國不知道怎樣預見奧朗德的外交政策。美國對法國外交的評論,自然是從戴高樂時代的經驗而來,法國一直被認為是富有勇氣但難以駕馭。1963年,當法國在著名的國際新聞發布會上,不僅拒絕英國加入歐洲共同體,並且宣布要與中國建交。像如此震撼的決定只有戴高樂將軍才能做出。到現在,對於美國來說,法國依然是在戴高樂留下的印象里。

奧朗德政府沒有完全讓美國人消除這樣的看法和立場。美國當局似乎更對薩科齊執政時的盟國關係有好感。奧朗德依然更讓美國方面認為法國是難以預料的。

法廣 :
在與中國發展外交關係的複雜議題里,美國還是與歐盟包括法國結盟,或者乾脆就是各行其是呢?

羅納德 迪爾斯基 :
我認為在國際間一個普遍的共識就是:中國已經成為很有重要性的國家,中國崛起成為世界第二大強國。在發展與中國的雙邊關係中,各國各行其是也是正常的,從國際貿易角度看,各國都有不同的利益,法國企業和美國企業前往中國市場,之間會有競爭。因為各國都想與中國有一個良好的關係,而我想中國領導人也想同西方有一個良好的關係,這是一個良好融洽的基礎,但行使起來,卻有各國外交與貿易不同利益。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