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今日歐洲

中國大陸與台灣如何看烏克蘭危機

音頻 13:57

烏克蘭一場二次橙色革命,引發了牽動國際神經的地緣政治危機,幾乎把世界所有大國都卷了進去。雖然表面上是烏克蘭人為選擇歐洲還是選擇俄羅斯而爭論不休,但實際上還 是可以用東西方戰略利益爭奪來觀察衡量,儘管不是冷戰,新的還是以歐美為代表的一方和以俄羅斯甚至加上中國為代表的一方正在做較量。在烏克蘭危機中,中國如何選邊,中國有何種利益考量,中國的地緣定位對台海關係又有什麼影響,都引起觀察興趣。今日歐洲專題節目為此採訪台灣中華經濟研究所區域中心主任劉大年教授。

廣告

法廣 :
中國罕見對外國危機直接表態,就烏克蘭危機中國顯示了關注。烏克蘭正在演進的危機與中國有沒有關聯,中國在烏克蘭有沒有戰略和經濟利益考量與投資呢 ?

劉大年 :
烏克蘭危機 看上去是烏克蘭與俄羅斯的一個紛爭,但應當強調的兩點是,烏克蘭是世界穀物輸出大國,如果烏克蘭與俄羅斯產生紛爭,烏克蘭的穀物都是出口輸出到歐洲,就會影響帶動歐洲和全世界糧食價格上漲,這將會對全世界不利。第二是天然氣問題。烏克蘭本身也有天然氣和石油蘊藏,但更重要的是烏克蘭所擁有的輸油管線。俄羅斯的天然氣有四分之三是賣到歐洲去得,其中最少一半是通過烏克蘭輸送到歐洲的。2009年,烏克蘭與俄羅斯有過小的紛爭,但導致輸油管線被切斷,結果是全 世界的天然氣價格大漲。所以說未來烏克蘭與俄羅斯的紛爭,一定會帶動全世界的能源價格上漲而不僅僅只是歐洲的能源價格上漲。這對剛剛復蘇的世界經濟一定有 不利的影響。而這些對中國和亞洲東方的國家來說也是會受到影響,中國和亞洲東方國家包括台灣與東南亞是歐洲的主要出口市場,將來烏克蘭危機進一步發展下去,對這些地區的經濟發展速度是會有觸動的。儘管中國沒有像美 國那樣主張經濟制裁,但還是希望兩國能儘快和平解決,否則將會對世界經濟和世界政治安全的安定性會有很大程度的衝擊。所以我們看烏克蘭危機不能只以一個地 方的衝突來評價,況且這個危機是在世界一個強權大國俄羅斯以及一個不久前才從前蘇聯獨立出來的國家烏克蘭之間,因此是全世界的問題。

法廣 :
那可不可以說,有着豐富糧產和能源蘊藏的烏克蘭對中國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是嗎? 中國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加大對烏克蘭的關係交往投資的呢 ?

劉大年 :
是的。只要觀察烏克蘭的貿易與經濟結構就可以發現這個國家很依賴地緣國家,也就是說很依賴同俄羅斯 和歐洲國家往來。但中國和亞洲各國最近都強調同烏克蘭建立雙邊的經濟貿易往來。烏克蘭非常具有咋略意義的國家,過去幾年它的經濟表現雖然並不是那麼好,但烏克蘭卻是一個很重視加強與歐洲經貿的國家。所以說,烏克蘭對中國對其他國家來說都是地位重要,不能輕視烏克蘭。烏克蘭這次無論是選擇靠攏俄羅斯或選擇歐 洲,重要烏克蘭與俄羅斯發生衝突與危機,也都是任何一個國家所不願意看到的。

法廣 :
烏克蘭危機發生演變以來,中國的表態您認為是一直比較低調的嗎?

劉大年 :
中國當然沒有像美國或者歐洲 國家那樣敦促趕快撤軍,就許多東方國家包括中國的立場在內,認為出兵值得檢討,但也覺得烏克蘭有內部親歐與親俄的矛盾,最後應當依靠聯合國或者其他的國際 機構來調解比較理想。現在看歐美強力制裁,包括威脅把俄羅斯從世界工業八強集團中排除出去,俄羅斯都毫不理睬。最後應當還是通過和平解決的途徑。畢竟冷戰 已經結束很久,不應當再次發生衝突,因為這對全世界來說都不是正面的事情。

法廣 :

俄羅斯威脅出兵烏克蘭,以保護在烏克蘭的俄羅斯族裔人民,中國為什麼採取支持的態度,俄羅斯掌控烏克蘭的假設遠景會對中國有什麼影響 ?

劉大年 :
應當說中國並沒有明確說支持,只是沒有像美國那樣採取全面反對的立場,中國表達希望和平解決的願望。但由於中國與俄羅斯有漫長的邊界線,而且有戰略上的往來,有戰略表態平衡關係。中國沒有明確表態反對,包括其他東亞國家都沒有表態明確反對任何一方,都只是說希望能合理解決的和平管道,用理性的態度來尋求一個解決的方案。這次烏克蘭與俄羅斯的對立發生在克里米亞半島,那裡有俄羅斯的軍事基地,歐洲和鄰近的國家 會對這樣的危機感到安全受到威脅,這都需要各方面通過對話尋求解決。

法廣 :
從能源和經濟的角度,如果烏克蘭成為歐美陣營的成員的前景中,中國又有什麼樣的擔心呢 ?

劉大年 :
從能源的角度看,因為中國以及大部分亞洲國家都是需要能源進口,2009年烏克蘭與俄羅斯發生紛爭時,俄羅斯切斷了天然氣輸送,造成全世界能源價格上漲的現象。如果今次危機繼續擴大對能源需要進口的國家當然不利。危機爆發最初幾天,全世界的股市彙市都受到波動。目前有一些專家預估這是短時間的危機衝突,但不排除衝突面積擴大,這對遠在東方的亞洲國家不是一件好的事情。即使對烏克蘭與俄羅斯來說,也都是需要剋制,要盡量避免的。

法廣 :
但無論如何烏克蘭總是要在俄羅斯和歐洲之間做選擇,中國對這樣不同結果的擔心是什麼 ?

劉大年 :
我們知道烏克蘭不僅是糧倉,也是有能源礦藏與天然氣輸送管道經過的國家,站在歐洲的立場,歐洲當然希望烏克蘭能夠成為親歐洲的國家。但俄羅斯尤其是站在克里米亞半島利益上,當然希望烏克蘭親俄。中國希望烏克蘭能夠在俄羅斯與歐洲西方之間能夠取得一個平衡,當前的烏克蘭危機以和平方式落幕對中國最有利。烏克蘭與中國,烏克蘭與亞洲東南亞其他國家都有加溫。

應當強調的是,烏克蘭經濟這兩年表現非常不好,它的經濟人均收入遠遠不及其他當時脫離前蘇聯影響的東歐國家比如波蘭,捷克,匈牙利等等。烏克蘭急需一些國家的援助,需要其他國家的先進技術來發展烏克蘭的工業和其他產業。但歐洲因這兩年歐元債務困境自身難保,歐洲經濟表現也是不好。像中國以及東南亞經濟發展勢頭較好的國家,烏克蘭是有很多合作發展的機會。烏克蘭危機落幕之後,中國以及亞洲國家都會認真思考,與烏克蘭開展經濟合作產業合作就會把烏克蘭經濟從谷底推動向上發展,我認為,只要烏克蘭經濟上來之後,其它不必要的紛爭也會降到很低的程度。

法廣 :
但現在來看,歐美也好,俄羅斯與中國也好都譴責對方冷戰思維,在您看來,烏克蘭深陷危機本身是不是就是新的東西方冷戰部分重演呢 ?

劉大年 :
確實有一些因素存在。僅從烏克蘭過去的選舉就可以看到,地域靠近俄羅斯的地方選舉傾向就是親俄的,而反之則對俄羅斯很反感。烏克蘭居民究竟是選擇俄羅斯還是親西方,在地域區別上就很明顯不同。過去東西方冷戰時因為所處地理不同人民立場也是不同的。當然冷戰已經結束很多年,這樣的對立情形也越來越少,像烏克蘭這樣還存在地區影響取向還是很少的,這需要時間化解。

法廣
有媒體評論解讀中國官方的表態以烏克蘭危機發展到今天這一步事出有因來暗示支持俄羅斯出兵干預,台灣怎麼看,台灣輿論關注中國大陸在烏克蘭問題上的立場嗎 ?

劉大年 :
台灣依賴進口程度也是非常之高。台灣本身沒有生產任何能源,而且台灣也基本上糧食也都是輸入進口,台灣十分不希望烏克蘭與俄羅斯的衝突影響到正在復蘇的台灣經濟。台灣經濟去年表現不是很好,但今年已經看到復蘇的跡象。台灣希望今年經濟繼續朝着復蘇方向發展,可是烏克蘭危機造成油價上漲,糧食上漲。台灣的立場當然非常希望能夠保持與烏克蘭穩定發展。雖然烏克蘭現在是台灣排名在30多位的貿易夥伴,但雙方的關係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台灣方面覺得烏克蘭危機不是一方能夠解決,需要雙方的對話,讓時間回歸到原點。

法廣 :
還有的分析聯繫兩岸關係和台灣地位,認為中國顯現支持俄羅斯出兵干預烏克蘭也為北京未來可能軍事干預台灣提出理由與根據,您認為這很牽強嗎 ?

劉大年 :
這應當沒有多少直接關係。台灣海峽兩岸關係在過去幾年有平穩發展,在這個基礎上,兩岸還簽署了經濟貿易發展協定,兩岸在經濟穩定發展來帶動未來其他對話。烏克蘭危機不太適用於兩岸關係,兩岸關係甚至在東亞地區都是一個穩定的發展,而未來雙方都會朝這個方向前進的。

法廣 :
台灣與烏克蘭有沒有經濟與貿易往來 ?

劉大年 :
台灣與俄羅斯關係有顯著發展,其經貿關係比較之烏克蘭更為密切。這是因為俄羅斯與台灣都是亞太經合會議組織成員,雙方在亞太經合會議框架下有接觸。另外,俄羅斯在2012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而台灣則在2002年就加入世貿,俄羅斯加入世貿時與台灣有互動。未來台灣與俄羅斯經貿會更加密切,一方面會通過雙邊經貿往來,另外也會通過亞太經合國際管道,雙邊的經貿關係會更加密切。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