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今日歐洲

緬甸民主化進程再遇考驗

音頻 14:29

緬甸反對派領袖昂山素姬正在歐洲訪問,在德國逗留數日之後又訪問法國。德國總理默克爾,德國總統高克,法國總統奧朗德都以高規格的待遇會見了昂山素姬。作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昂山素姬此次在歐洲呼籲歐美和國際社會支持緬甸的民主化進程,但強調緬甸還不是一個民主國家。昂山素姬在歐洲警告,緬甸正在面臨民主改革的困難,民主選舉,修改憲法,民族和解等重要議題咎待解決,緬甸當局應當作出選擇,或是繼續民主改革,將緬甸建成真正的民主國家,或是倒退到打着民主旗號的獨裁國家。

廣告

今日歐洲專題節目採訪台灣成功大學宋鎮照教授。

法廣:
您認為可不可以說,昂山素姬此次在歐洲的行程與其說是尋求西方對緬甸民主化進程的支持,還不如說敦促西方和國際社會向顯示倒退的緬甸政府施加壓力,為什麼?

宋鎮照:
我想這兩種因素都有,主要還是為了2015年的總統選舉。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昂山素姬是有意願希望參選下一屆總統,但目前根據她的條件與資格,似乎她被憲法排除在外。所以可以說,昂山素姬來到歐洲訪問,希望向歐洲傳達信息,緬甸的民主化進程並不像外界所想象中的來得那樣快。昂山素姬也是為了她能夠有參加2015年總統選舉而修改憲法的前景。就這一點可以說期待是很高的。我們看到緬甸的發展不會在一夕之間就達到民主標準,從軍政府統治的那麼不民主一下子就跳到民主。緬甸正在經歷的只是民主的轉型。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昂山素姬有沒有資格來參選下一屆總統,最大的考量點應當是這樣。

從西方的角度可能認為,只有昂山素姬參與競選才能體現緬甸推動的的民主化是真的,而不是把昂山素姬排除在外,仍然由軍政權在那裡玩他們的民主化進程。

法廣:
緬甸自從3年前軍政權自動解散,換成退役的前軍人上台執政,出人意料推行民主改革,您認為緬甸是否真正發生巨大的變化?

宋鎮照:
巨大的變化是肯定的,畢竟是從一個軍政府威權時期,一切都不民主,也沒有選舉發生改變。緬甸的政局基本上仍然由軍政權控制,衡量緬甸的民主化變化程度,要看是用高標準還是低標準進行觀察。可以說緬甸的民主化進程得到西方各國的肯定,所以很多西方國家的領袖包括美國總統奧巴馬也到緬甸訪問。從中可以看到緬甸確實有開放與改革這一民主化的改變。

然而民主不是一步可及,畢竟是一個過程,需要慢慢地學習才可以讓緬甸的民主更成熟。今天的緬甸的發展比過去好多了。但很多地方肯定還是並不那麼民主,就需要一步一步來改革,一步一步來促進緬甸改變。那當然還是要回到問題的原點,那就是如果昂山素姬能夠參加明年但選舉,緬甸的民主化進程就會得到國際社會更多的承認。

法廣:
緬甸軍政權之所以從軍人統治轉換為文官統治目的就是為了能夠更長久更穩妥保住統治權。面對明年的議會換屆大選,結果將決定下任總統的人選,您認為緬甸當局會不會輕易放棄權力,哪一些措施將保證緬甸軍政權轉型而來的現政府繼續保持權力呢,而修改憲法是不是衡量緬甸民主選舉的關鍵呢?

宋鎮照:
這當然是問題的一個關鍵點,可以以此觀察評估緬甸是不是猶如外界所看到的所期待的緬甸真正落實民主化進程,一個公開公平的選舉會提供更好地觀察機會。現在人們還不知道選舉會做出哪一些不利於反對黨全國民主聯盟參與選舉的規定,僅從目前看,好像有一些規定並不有利於反對黨的競選與參選。比如有規定不允許競選議員跨區到另一個選區為同黨競選者競選幫忙拉票,幫其他的同黨黨員獲得選民選票支持。這樣的限制可能就是針對在野黨,這是很不合理,因為這一規定把候選人定在一個選區,不允許到其他選區幫助站台競選拉選票。可以看得出來,這也是針對昂山素姬。如果昂山素姬能夠出面競選,那隻能在自己的選區競選,而不能到其他選區幫自己黨內競選者拉票。如果這樣的要求與規定是真的,那表明軍政府推出有利於執政黨的選舉規定,而不利於在野黨。

雖然任何一個剛在轉型的政黨多多少少都會做一些規定來有利於自己當選,包括新加坡也是這樣,這表明民主化可以期待,在如何組織公開公平選舉方面,在制度上還是有很多應當需要改變。緬甸軍政府會不會更開放,更公平,更透明競選,這也是決定緬甸民主化進程發展的一個重要因素。緬甸總統吳登盛現在應當是一個關鍵的人物,雖然他強調將不參加競選下一任總統,如果吳登盛有比較中立比較公正的立場來舉辦下一屆明年的選舉,那應當會對緬甸民主化發展有正面的意義。

 

法廣:
緬甸社會各方面如何看待明年的大選呢,緬甸有多家反對黨,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在如何對待緬甸民主進程上有沒有分歧,昂山素姬是不是得到反對派一致的支持呢?

宋鎮照:
昂山素姬的聲望在緬甸應當是如日中天,她受到民眾的一致支持,這一點應當得到肯定。現在關鍵的問題是昂山素姬能不能有機會參加競選。緬甸憲法事實上把她排除在外,因為憲法規定,一個嫁給外國人,子女有外國籍的人不得參選。除非修改憲法,修改相關的規定,否則昂山素姬明年希望競選就會有困難。

昂山素姬能否參加明年競選是看緬甸民主化進程一個關鍵的觀察點。但也正是昂山素姬受到反對黨以及人民的愛戴與支持,成為惹發現在的執政黨不安心的地方。當局認為,如果對昂山素姬沒有某種程度的規範和限制不利於她出面參選,昂山素姬獲勝當選是毫無疑問的。很可能正是因為這樣,緬甸現在的執政黨就推出只利於該黨選舉的規定,重要的是壓制昂山素姬不能參加競選。或者儘管昂山素姬可以參選,也要使她不能發揮影響力。這是執政黨的做法。

但是不能忽視昂山素姬的國際影響力,昂山素姬在緬甸開放後到過很多國家訪問,得到各國領袖的肯定。當然國際間對吳登盛改革開放的努力也是肯定的,但對執政的發展黨能不能獲得下一屆選舉的勝利繼續執政,最重要的就在於昂山素姬能否參加競選。如何封殺昂山素姬,讓她沒有資格參加競選,是執政黨比較容易運作也能有勝算的一個方式。目前的形勢就是如此。

我認為,昂山素姬的聲望很高,人民一定會投票選她,這就造成執政黨不安。面對這樣的勁敵,如何阻止昂山素姬出面競選,如何降低昂山素姬的影響力,是執政黨要利用手中資源而做的事情。

法廣:
中國從緬甸民主開放以來是不是放鬆了對緬甸的影響,您怎樣看緬甸今後與中國的關係

宋鎮照:
過去以來中國同緬甸一直保持友好關係,兩國外交關係一直都是友好的,中國對緬甸的影響也是非常大的。過去從1962年緬甸軍事政變由軍政權執政到今天,都同中國官方保持非常有好密切的關係。
但是從緬甸開始政治改革開放情況有所改變。緬甸對中國的依賴程度非常高,但開始考慮如何不因為這樣的高度依賴而受中國太大的影響。緬甸在開始慢慢接觸世界,走入國際,學會玩弄兩手策略,一方面可以降低對中國的依賴,但繼續保持跟中國的友好關係,但另一方面又與國際比如同東盟國家以及歐美各國建立友好關係,爭取在兩邊都得到好處,這就是通常所說左右逢源。這也會降低中國對緬甸的干預,同時從歐美國際上得到經貿方面的好處。

緬甸通過民主化進程方式可以在理念上同西方國家更加接近,西方國家可以更積極對緬甸提供投資和援助,而不會再像過去那樣對緬甸經濟制裁,對軍政府實行打壓。

緬甸今天所走的路線很清楚,既跟中國繼續維持友好的關係,畢竟中國就在緬甸旁邊,以地緣政治,或地緣經濟來看,由於中國經濟崛起,中國可以給緬甸經濟上好處,但也要避免成為在國際關係中的一個棋子。同時緬甸也加強同東盟關係,緬甸今年輪值東盟主席國,先是緬甸也要更多參與國際事務,跟歐美國家有更密切的交往。在這一方面昂山素姬可以扮演一個很好的角色。而且在經貿方面昂山素姬是偏向歐美國家的。但現政府還是偏向同中國維持友好的關係。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