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今日歐洲

新疆與重慶 中國攘外須先安內的兩個示點

音頻 10:38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總理李克強同一天分赴新疆與重慶進行視察。作為中國政治敏感的地區新疆與重慶,中國領導人的巡訪顯現象徵意義,也透露各種重要信息。今日歐洲專題節目就這一主題採訪台灣銘傳大學兩岸關係研究所主任楊開煌教授。

廣告

法廣 :
觀察注意到習近平與李克強分別前往新疆和重慶的時間,恰好是在美國總統奧巴馬亞洲四國之行接近結束就要前往菲律賓的時間,奧巴馬雖然此行沒有中國一站,但相關中國的爭論一直影響奧巴馬的訪問,您認為習近平和李克強前往新疆與重慶視察,是偶然還是刻意安排,想要透露的信息是什麼呢 ?

楊開煌 :
習近平與李克強是刻意安排還是偶然,我不很清楚,但我想作為領導人到外面視察應當是很早就作了安排。應該不會是偶然要做什麼。不過,從中國大陸目前的狀況來看,如果與台灣相對照,台灣是內憂,中國大陸雖然不可以說有外患,可是外憂總是蠻嚴重的。尤其是奧巴馬的亞洲行,在日本講的話,正好接着中國國家軍委副主席範長龍對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講的 :你在日本講的話,讓包括我,台灣人民以及任何中國人都不高興,都不喜歡。在這個之後,奧巴馬相對給了日本在釣魚島問題上比較明確的定心丸。另外在菲律賓簽署了軍事協定,在菲律賓的駐軍可能也將有增加。看起來中國周邊的這些形勢,不管東海還是南海,都會面臨比較大的壓力。所以我覺得中國大陸的策略是攘外必須要安內。

因此,李克強去重慶,跟習近平到新疆這兩個意思最明顯的,就是內部的事情還是要優先。李克強去重慶,代表自從薄熙來事件之後,國務院總理也好還是總書記也好都沒有去過重慶。李克強這麼多年來是第一次去。換句話說,對於重慶的改組,重慶的施政給予一個大的肯定。而重慶又是中國西部開發一個非常重要的橋頭堡。所以李克強選擇重慶,我認為在經濟上要安內,改革要在重慶這裡重新開始。這個意思比較濃厚。

至於習近平前往新疆意義更為清楚。新疆發生那麼多的事情,尤其是出現了讓大家都很震驚的3.01暴力恐怖事件,在暴恐事件之後,俞正聲3月底就去了一次,事隔不到一個月習近平,俞正聲,範長龍3個比較重要的官員,兩個中央政治局常委,一個軍委副主席,一連再去新疆,而且去的是新疆相當於暴力恐怖發生的根據地喀什。

看起來,我認為中國要給別人的信息就是內政看起來可以控制,但是不穩定,所以內政要優先。而外憂呢,雖然不那麼能夠控制,可是並不那麼急。把內政先做好恐怕是現在中國大陸兩個重要領導人的行動所提供給外面的一個明確的信息。

法廣 :
先來從近看習近平前往新疆,您認為習近平為什麼這個時候前往新疆,顯現出來的新意在哪兒 ?

楊開煌 :
這個可能會有很多不同解讀。新疆形勢畢竟還不是那麼穩定,在這個時候如果從不穩定的角度去看,習近平有禦駕親征,安定人心的意味。但如果從已經被鎮壓了,暴力恐怖事件已經被處理得差不多了的角度看,習近平此時前去新疆,又有宣示長期反恐的決心。同時我們注意到,習近平在新疆,特別去了一個少數民族組成的派出所。這與3月底俞正聲發出的信息是一致的,也就是說,不能因暴恐事件而對哪一個民族有刻板的印象,而妨礙了民族團結。因此我們可以看到習近平在喀什特別去了一個民族派出所,強調民族一家親。

從這個角度,還可以看到習近平也引用戚家軍,就是明朝的戚繼光對付倭寇的手段講反恐。大概這裡面有兩個重點,一個是就地取材,另一個就是按照習近平所說五人一組七人一組給予正義的打擊。我覺得這意味着反恐要更多的利用基層的力量,利用當地的力量。利用所在地資源進行反恐。

這個思路是蠻有趣的,也就是說反恐不是只要依靠外面的武力鎮壓就可以的,而是要發動基層,也就是說,反恐既要有頂層設計,又要有群眾路線。這些應當是習近平去新疆所給出的政治信息。

法廣 :
其實李克強到重慶的消息早於習近平去新疆視察曝光,李克強為什麼安排選擇去重慶,政治上的信息是什麼 ?

楊開煌 :
這一方面我覺得應當比較清楚。重慶薄熙來事件處理相對告一段落。但在這告一段落期間,重慶官僚體系受傷比較嚴重,相當多的高級別官員都受到牽連。所以李克強去應當也有安定軍心這樣的效果,給予鼓勵。因為重慶現在是處於一個新的重要起點。如果重慶因為當地官僚體系受到極大的波及,士氣不振的話,習近平與李克強向西部開發的新的經濟亮點就會有可能成績不會成功,不會理想。所以我認為這個時候李克強去重慶,這個部分的意義是比較明確的。

法廣 :
在推動中國經濟發展,特別是內需發展,李克強通過去重慶也想釋放一些新意嗎 ?

楊開煌 :
這一部分我看不出來在促進內需方面推出什麼不同的做法。我個人注意到的就是習近平與李克強上台後對西部開發似乎與過去江澤民和胡錦濤時代有一點點不一樣。在江澤民與胡錦濤的時候,比較用政策傾斜,財政支援和財政補助這樣的辦法幫助西部地區趕快繁榮,然後來平衡與東部之間的差距。

但是習近平與李克強好像是要把邊疆的地方重新作出一個對外開放的窗口,也就是說,面對中亞,面對中東,面對歐洲的一個新的窗口。那就意味着要充分利用陸地邊疆的好處,發揮陸路的交通優勢來開發西部。因此這也不僅僅是內部政策的一個傾斜或者跟財政補助的問題,而是也讓西部有機會走向全球走向世界。

所以我們看到大概在今年吧,今年的巴基斯坦總統到中國大陸訪問得時候,他們特別簽訂了一個中巴共同體協議,中國方面要大力援助巴基斯坦經濟發展,另外還要開闢一條高速公路從喀什一直到瓜達爾港口。這個都是在說明要用實際富鄰的行動來繁榮西部。讓西部的貿易,西部的經濟也可以有外銷外貿的出口。我覺得這是不一樣的。如果規畫思路是這樣的話,重慶顯然是西部的一個工業重鎮。所以李克強去西部,我覺得有這樣的一個用意在裡面,是中國西部經濟帶或是新的絲綢之路的構想。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