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當今世界

張偉國談六四25周年前夕浦志強等人被拘事件

音頻 10:03

臨近六四25周年,中國知名維權律師浦志強等多名參加六四研討會的人士被傳喚刑拘的消息引發輿論的關注,就該事件的發生、對六四25年來中國維穩格局的影響以及事件發展預期,現居美國的香港動向雜誌主編張偉國先生向本台談他的分析。

廣告

雙方是在對25年天安門統治模式出現變局做試探性的突破

張偉國:當局的維穩已經持續了(25年),天安門事件25年來,大多數時間形成的一個“天安門統治模式”,把天安門的鎮壓變成了一種維穩體制,以至於使天安門的這種恐怖鎮壓變成一種常態。中國在這樣一種狀態下,過了兩三代領導人了,到了一個臨界點,民間也有很大的動力,希望能夠有一個突破。今年六四25周年,海外有很多人在倡議要“天下圍城”“重返廣場”,相對講,這都是一種試探要突破一種僵局的現狀。作為當局來講,周永康下台以後,政法委的職能重新被定義以後,到底它的邊界在哪裡?維穩是不是需要有一些改變?或者一些像在25年前形成的老問題的舊決議上有所突破?對整個社會的轉型帶來一個新的轉機,這個我相信雙方實際上都是在做一種試探。

在民間,我們看到,他們的這次活動(5月3日六四紀念研討會)在個人的家裡,而且請的人都很有代表性,到的人數其實並不很多,但是從當局的反應來看,又超過了江澤民時代和胡錦濤時代。這樣一種態勢,就像宋志標一篇文章中所評估的, 本來還有點扭扭捏捏、一塊遮羞布遮着的一些遮遮掩掩的東西,有可能就被撕破,就可能要拉開來,比如講提到的如果浦志強上了法庭,如果請了張思之做委託代理律師,這樣的一個狀況就會對這件事情背後採取的這套政策的機制形成一種挑戰。能不能夠繼續保持這樣一種威懾?繼續一個沒有周永康的“周永康維穩體制”?使得25年來的天安門統治模式出現出現一個變局,我相信他們是一個相當勇敢的嘗試,非常了不起。

RFI:浦志強是中國非常知名的維權律師,包括徐友漁、崔衛平在內,參見這次研討會的確實如您剛才所說,都是相當有代表性、相當知名。

張偉國:對,相當有代表性,也很精英,其中有(北京)電影學院的教授)郝建,還有照片里沒有出現的、原政改辦的吳偉,就是那位最近在“紐約時報”上一直在寫六四前夕中國整個政治改革風波的系列文章的一個學者,和以前外國語學院的梁曉燕,也是當年參加六四民主運動的一位教師。很多,(照片)上面的那些人,大概就是劉荻比較年輕一點,其他都是很資深的關心中國、研究中國問題(的人士)。而且他們也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民運人士,基本上都是有自己的專業,有的是作家,有的是律師…, 更有意思的是,當局抓人的消息散布出來以後,有王瑛和慕容雪村兩人、他們本來被(研討會)邀請,但後來沒有去成,(現在)他們自己要求投案,也申請入獄。這個我相信會促使當局思考一下自己的政策,有要檢討和改變的地方了。

RFI:當局採取這次行動,難道沒有考慮到會帶來的一系列影響後果嗎?

張偉國:我相信應該會有,當然也不排除他們裡面不同的利益集團之間有一些“潛規則”的遊戲。像這樣一種東西推行的過程當中,最後出來的結果肯定不是他們原來預計的那個樣子的,相信會有一些變化。他們的預案裡面是不是你剛才提到的這個問題,也不能說沒有,問題是他們準備付什麼樣的代價。習近平要搞所謂“新政”,總是希望能夠爭取民心,像這樣把老百姓內心積壓了25年的一些冤屈不滿能夠找一個機會理一理的話,實際上是他求之不得的。

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講,共產黨的維穩體制已經有其慣性,這種被既得利益集團推動的慣性,實際上也會產生相當大的能量。而且現在看得出來,包括這件事情,包括在最近出現的一系列所謂的“恐怖事件”等等,當局的處理方式上,他們的慣性的、維穩的機制還是佔了一個主導的地位。沒有新的戰略突破,沒有一種新的思維。

我想,對一些開會的仁人志士,其實也有一個很積極的作用,就是促發他們去思考、去改變、去突破原來的一個利益格局,從原來那種僵死的局面中跳出來,實際上也是撕開一個口子,讓當局從一個更新的、更全面的角度、更有前瞻性的眼光來審視一下自己的決策。

RFI:刑拘浦志強的罪名好像也是“尋釁滋事”,您對此怎麼看?

張偉國:這個就像網上現在廣泛議論的,是一個“口袋罪”,反正只要是讓當官的不順眼的、心裡不舒服的,都可以給你安這個罪名。最近一系列的事件都反映出他們在執法過程中,濫用這個罪名,到了一個無以復加的地步。就像過去中國搞的一些政治運動一樣,每一個東西出來的時候,落實到後來都會走樣,尤其是他沒有真正的法制精神,不是依法辦事,只不過是用法律做擋箭牌,拿出來嚇唬人、欺騙人,那麼就變成了現在所說的“口袋罪”,什麼東西都往裡面裝,變成羅織罪名的一個手段,以法律的名義來搞非法的拘禁,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權利。

另外,參加研討會的基本都是經歷過六四的人,要說六四都經過了,還怕你現在這種“口袋罪”嗎?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這恰恰是當政者的一個盲點。

RFI:您怎樣預期該事件的下一步發展?

張偉國:現在這個球等於是到了當局的手上了,他可以走兩條路,(他可以)等到六四以後化解掉,不痛不癢地、按照原先的(做法)把人放了,這個事情就了了。也可以把這些人用所講到的罪名送上法庭,進入審判程序。那如果能進入到審判程序的話,現在看得出來,像浦志強這樣一些人,他們已經有了心理準備,是希望走到這一步的,這樣就等於是借這樣一個法庭來審判25年前一個歷史事件,那麼這樣一個過程,等於把當局推到了一個要對這個 事件又再進行評估的一個地步,那當局是不是有意接這個球?有意要走這一步?這就是下一步要看的一個關鍵點了。如果真的準備把他們送上法庭,而張思之律師出來辯護了,我想這真會是一個大戲。

也許中南海的人裡面真的有一些有戰略眼光,借這個機會能夠改變一下歷史的進程。

但是也不排斥只不過息事寧人,到時候繼續捂着蓋着,到一定的時間把人偷偷摸摸放回去,不聲不響的,像以前所做的事情一樣,而這一次只不過是其例行25周年六四防範措施的一個緩解而已。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