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當今世界

法國影評評中國影片及中國導演

音頻 08:50

第六十七屆戛納電影節同往年一樣吸引着全球影藝界人士、電影愛好者以及媒體的關注,中國今年向戛納派出了有史以來規模最強大的代表團,然而,令人遺憾的是本屆電影節可能是近年來亞洲影片尤其是中國影片入圍最少的一次,不僅沒有一部華語片入圍戛納電影節金棕櫚獎,在其他主要的競賽單元也只有第六代導演王超的影片入圍一種關注單元,以及另一位叫黃然的導演的影片參賽創設不久的短片單元。這是否意味着中國電影的藝術水準從整體來說的比往年稍有遜色。我們請研究中國電影三十多年,任教於巴黎東方語言學院以及梅斯大學Université de Metz的電影評論家Louisa Prudentino 談談她的看法。

廣告

 法廣:魯伊薩教授,您好。 首先請您介紹一下您自己,介紹一下您為什麼要研究中國電影。

魯伊薩教授:您好,我研究中國電影已經快三十年了,我早年首先學習漢語,1982年在意大利都靈舉行的首屆中國電影節上我看到了許多中國三四十年代拍攝的電影,這是中國首次向國外展示中國的影片。我當時就被這些影片吸引住了,我覺得它們有很高的藝術水準,於是我就決定要研究中國電影,之後,1983年,我第一次去中國的首都北京。

法廣:您研究中國電影已經三十年,對中國的第六代導演也十分熟悉。請您評論一下今年參賽的中國影片,王超的《幻想曲  Fantaisie參加一種關注單元競賽。王超是法國觀眾很熟悉的一位導演,他的《安陽孤兒》曾經很受法國觀眾的喜愛,您覺得他這次的幻想曲會怎麼樣?

魯伊薩教授:我覺得王超的電影還是十分有意思。希望他的影片《幻想曲  Fantaisie》會受到法國觀眾的熱烈歡迎。我覺得他的影片同意大利的新現實主義的風格比較接近。他的第一部影片《安陽孤兒》就受到觀眾的熱烈歡迎,如果他的新片也是同樣的風格的話,應該會受到觀眾的喜愛。

法廣:同王超風格相近但比他有名的中國導演賈樟柯今年雖然沒有影片參賽,但他是此次戛納電影節的評委成員,他的新片《天註定》在法國放映的時候獲得一致好評,不知您覺得怎麼樣?

魯伊薩教授:我一直十分喜歡賈樟柯的影片,我認為他應該是中國這一代電影中最優秀的導演之一。不過,他的最新的影片,我並不是十分滿意。我覺得這部影片在技術上比較完善,但是,同之前的《三峽好人》以及《站台》和《世界》相比較,內容上比較雜亂,而且總體的色調太悲觀,中國社會確實有一大堆的問題,但是,我覺得這部影片似乎過於悲觀了一點。另外,影片的敘述方式雖然獨特,將四個故事鏈接起來,但有點令人摸不着頭腦。不知道哪兒是頭,哪兒是尾。我覺得這是中國影片最近幾年來的問題,就是導演往往追究形式,技術上的完美,但是在內容上,也就是劇本上卻不太花功夫。

法廣:中國知名導演張藝謀的《歸來》作為非競賽片在戛納上映,西方影評似乎對張藝謀基本上已經沒有什麼興趣了,不知您是否也持上述觀點?您覺得他會東山再起嗎?

魯伊薩教授:我覺得還是有人對張藝謀的影片感興趣。不過,確實感興趣的人不多了。同以前是無法相比較。自從他拍攝了《英雄》之後,西方就很少有人對他感興趣了,感興趣的人往往是因為喜歡武打片。我以前特別喜歡張藝謀的導演。因為,張藝謀的電影形式一般都很好,他特別善於使用顏色,但是,他的影片的劇本越來越差,不過,也很難說,張藝謀這一次說不定會拍一部好電影。因為他有技術。再加上《歸來》講述的是他自己親身經歷的文革時期的故事,如果他決定要拍一部好電影,或許他這次還能夠拍一部有影響的影片。

法廣:您對中國電影近期的總體境況有什麼評論?

魯伊薩教授:我覺得中國電影最近幾年的水平不怎麼樣。許多中國導演似乎都不知道應該拍攝什麼樣的片子。以前他們拍藝術品,現在決定要拍商業片,商業片也拍得越來越差,所以,我覺得現在中國電影業有點亂。不過,在中國悠久的電影史上也曾經出現多次困難時期,最終困難時期過去之後,還是會出現許多優秀的影片。所以,我堅信最終會有更多的優秀的影片同觀眾見面,當然我不知道我們還要等多久。

感謝魯伊薩教授Louisa Prudentino接受本台的專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