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當今世界

王超《幻想曲》:重慶一個普通家庭的故事

音頻 09:03

重慶黎明時分,從一艘船上傳出鼓舞人活下去的號聲。王超導演在《幻想曲》這部片中,每當一個情節過於壓抑的時候,就會讓觀眾聽到這段“我的太陽”。“我的太陽”一曲讓人感到,在絕望的時候不要灰心喪氣。王導演說,《幻想曲》是一部絕望和希望並存的影片。

廣告

《幻想曲》是中國知名導演王超2014年戛納國際電影節帶來的新作,它被選為“一個關注”單元參加競賽,這可是今年戛納電影節,中國唯一一部參加競賽的影片。中國媒體把《幻想曲》稱之為是今年戛納中國獨苗。

《幻想曲》一片描寫的是重慶一個普通家庭的故事。故事情節是這樣的,一家四口,爸爸、媽媽、姐姐和弟弟過着和中國成千上萬的老百姓一樣的生活。爸爸患白血症的不幸給這個家庭帶來了無奈和痛苦。

下崗的媽媽為了支付昂貴的醫藥費,不得不在擺攤、賣報的同時,四處奔波,想法借錢。青春美麗的姐姐到酒吧當女招待,為了給爸爸治病,姐姐被迫踏上了賣淫之路。女主角菅韌姿在接受本台專訪是這樣表示說:

她交給我那個東西的時候,我的心覺得要碎了,因為我知道媽媽其實她那天承受的是巨大的打擊和痛苦,壓力還有那種掙紮。因為她也無能為力。然後,其實 我做的這些一切,其實也都是為了家庭。為了爸爸,也是為了媽媽,其實我也是為了大家能夠很好在一起,一起生活。我知道我媽媽是帶着我來到爸爸這個家,來組 建一個家庭。 所以我知道媽媽的痛苦,我不想讓媽媽失去這個家,失去爸爸。

我們從專訪中聽得出來,演員菅韌姿根本還沒有從自己扮演的姐姐-小琴的角色中走出來。

青春期叛逆的弟弟,仍想為這個家做些什麼。當弟弟尾隨着父親,看到得了絕症的父親還去賭博機上玩兒搖滾機,掙些錢,結果是輸得精光。在大江橋上站着的父親真想跳下去一了百了。可,不忍心的兒子大聲喊住了想去死的父親。

《幻想曲》一片的主題是不是反映了一家四口大禍臨頭後的絕望?又是什麼打動了導演王超去拍攝這樣一部片子?《幻想曲》一片中真的是啟用了非職業演員嗎?帶着這些問題,我們在戛納走訪了第三次來到戛納的王導演。本台這樣向王導演提問:

我昨天看了《幻想曲》,我跟您講一下我的感受。我覺得就是趙林,趙林的母親,趙琳的父親和其他人,他們面對現實生活,好像他們的一些幻想和理想破滅了。我這個理解您覺得準確嗎?

王超:她是一個在破滅的同時又是在重新升起一個希望。儘管這個希望是精神的東西。但畢竟又是重新升起來了。比如說他的手伸進父親的血管,他 捏住了以後,我的下一個鏡頭就是父親又重新站起來了。所以說很難說那就是一個拔血管,可以說那是一個對父親的一個重新的認知,或者說對他一個重申對一個希 望。在我的電影裡面,絕望和希望是並存的東西。尤其在這個電影里重新想講的事情,其實就是在絕望到底的困境里,我們依然還有希望升起的能力,和這樣一種精 神。

記者:第三個問題就是我想知道,是什麼樣的動力讓您來拍這部片子呢?

王超:其實最初就是講一個困境,困境就是說,如果自己家裡的親人,如果說他得了一種病,這種病呢也不是完全沒治,而是說你每一個月都必須花一 筆錢他才能延續生命。這個困境我們能不能承受,其實當時是這個事實這個困境,當時也聽說過一個家庭是這樣的悲慘結局,我就想拿這樣的困境來考驗一下我自 己。我大慨青少年的時候身體不好,經常吐血,屬於支氣管擴張吧,我小的時候,我也是出身工人家庭嘛,那時我就知道一個家庭里一個成員病了以後就會自我責 問跟親人之間的關愛本身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量嗎 因為很多是外在內在的困境。如果說沒有一個經濟支援的話,大家都是無助的。當時是這個東西讓我自追問一下這個困境。

記者:《幻想曲》和以前一樣,也用了非職業演員,那麼您挑演員也像挑田園一樣要等到最後才拍板,還是一見鍾情?

王超:我需要糾正一下,好像幾家媒體都是來這麼說,好像這次《幻想曲》嚴格意義上不是說非職業演員,只是說好像父親跟母親他們是當地的職業演員。他 們可能沒有受過科班訓練。包括那個小男孩趙林,他其實是重慶藝校的學生,某種意義上來說他是未來的職業演員。那個演姐姐的菅韌姿,她其實現在就是一個職業 演員。然後中戲馬上就要畢業了,現在已經在拍一些影視作品。儘管大影片這是她的第一次,她也有其他的一些實踐。所以不能夠說都是非職業演員。

我們在一個半小時中,深深地體驗到每個演員的投入。在《幻想曲》一片中,導演王超沿用了平滑的攝影手法。很多時候,是演員的情感、動作、姿態代替了 語言。比如,當為湊夠醫藥費到處奔波,賣完報紙後,還去給別人送酸奶的媽媽,扛着裝滿空奶瓶的沉重自行車,艱難地上台階的時候,媽媽忽然轉頭,看到了她不 想看到的情景。媽媽看見自己心愛的女兒,從一個大款兒開的豪華車裡下來。女兒的全身打扮不用問,就是去和有錢人幹了那種事情。

此時此刻,導演沒有給下車的女兒一句台詞,驚呆了的媽媽也沒有說一個字。母女倆兒對視着,此時的無語表達了媽媽的心,好似被針紮了一樣的痛,而心愛的女兒這樣做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掙錢,給患了白血症的爸爸治病。

“老於世故”的男朋友,一再勸靠賣身女朋友不要在做傻事了。小琴的男朋友說:“他又不是你親爸!!”

是啊,在當今的中國社會,大家都很現實。

在王超導演描寫的普通家庭的遭遇中,有絕望,有痛苦;但媽媽的不放棄、姐姐的努力和弟弟對父親的關愛,這種親情和人間的愛,給和一心向錢的社會提出令人深省的問題。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