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當今世界

巴黎舉行紀念“六四”中法雙語詩朗誦會

音頻 07:50

6月4日,巴黎旅法華人和法國友人組織了若干場活動紀念六四25周年。當天下午分別在人權廣場和甘比大(Gambetta)公園六四紀念碑舉行紀念儀式。當天晚間,一場以紀念六四為主題的雙語詩朗誦會在蓬皮杜中心附近的“詩歌之家”(maison de la poesie)舉行。

廣告

兩位朗誦者分別是旅居法國的畫家、詩人馬德生和法國學者Guilhem Fabre,詩作則來自於正在中國大陸錦州監獄服刑的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作家劉曉波。

作為當年官方欽點的幕後“黑手”之一,劉曉波在1989年之後始終被這場震驚世界的悲劇所困擾,他幾乎每年都寫一首詩,祭奠當年無辜亡魂。Guilhem Fabre把這些詩作翻譯成法文出版。2013年六四紀念日,他就曾在紀念儀式上朗誦過其中一首。但2008年之後由於被羈押,近六年來是否有詩作尚不被外界所知。

以下選錄的是劉曉波寫下的兩首紀念“六四”的詩作:“六.四”,一座墳墓
  獻給“六.四”亡靈和守靈者,是2002年5月20日劉曉波作於北京家中;另一首“記住亡靈   六四十六周年祭”,則是作於2005年。

 

“六.四”,一座墳墓
  獻給“六.四”亡靈和守靈者  

        

                    守衛着權杖的兵馬俑 

                    讓世界為之驚嘆

        比宮殿還堂皇的十三陵

        又一次讓西洋人錯愕

        毛澤東的紀念堂

修築在奴隸的心臟正中

        我們漫長的歷史

        全靠帝王的墳墓顯示輝煌

        

        而“六.四”

        一座沒有墓碑的墳墓

        一座把恥辱刻進整個民族和全部歷史的墳墓

        

        十三年前

        那個血腥的夜晚

        恐懼放過了挑起正義的刺刀

        逃亡縱容着碾壓青春的坦克

        十三年後

        每個黎明從謊言開始

        每個夜晚以貪婪結束

        而金錢,原諒了一切罪惡

        一切又被再次包裝

        只有殘忍是透明的

        純粹的透明

        

        “六.四”,一座墳墓

        一座被遺忘所荒涼的墳墓

        

        這個廣場,看上去很完美

        被茅台XO鮑魚宴

        被儀式報告三代表

        被二奶精液紅指甲

        被假煙假酒假文憑

        被警車鋼盔電雞巴

        翻修一新

        

        當年絕食到奄奄一息的學生

        如今,可能帶著兒子

        在這裡悠閑地放風箏

        人民大會堂正燈火通明

        慶祝共青團的八十誕辰

        年輕的代表們根本不知道

        在門外的台階上

        曾有過三個同樣年輕的學生

        長跪不起

        不知道當年的大會堂里

        插着輸氧管的絕食學生代表

        和屠夫之間的唇槍舌劍

        ……

        不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歷史算什麼,當下才是關鍵

        衰老的報告和年輕的笑容

        環形吊燈旋轉着核心

        新一代北大人清華人

        向謊言和強權報以經久不息的掌聲

        他們會有鋪滿金幣的小康前途

        

        “六.四”,一座墳墓

        一座被恐怖監控的墳墓

        

        十三年並不漫長

        卻在我的腳下

        斷裂成無底深淵

        刺進腳心的一根針

        雪亮和鋒利已不復存在

        斑駁的銹跡布滿血液

        心的行走需要拐杖

        如同荒涼的墓地需要綠色

        而掃墓的人

        卻找不到通向亡靈的路

        

        所有的道路都被封閉

        所有的眼淚都被監控

        所有的鮮花都被跟蹤

        所有的記憶都被清洗

        所有的墓碑仍是空白

        劊子手的恐懼

        必須由恐怖來安撫

        

        “六.四”,一座墳墓

        一座永不瞑目的墳墓

        

        在遺忘和恐怖之下

        這個日子被埋葬

        在記憶和勇氣之中

        這個日子永遠活着

        被刺刀砍下的手指

        被子彈穿透的頭顱

        被坦克碾碎的身軀

        被圍追堵截的悼念

        是不死的石頭

        而石頭,可以吶喊

        是讓墓地長青的野草

        而野草,可以飛翔

        刺進心臟正中的針尖

        用泣血換取記憶的雪亮

                

                   “六.四”,一座墳墓

        

               一座讓屍體保存生命的墳墓

        

        而活着的人

        饕餮着淫亂着

        欺騙着獨裁着

        暴富着小康着

        屈膝着乞討着的人

        一個個正在腐爛

 

記住亡靈   六四十六周年祭

十六年後的夜晚
祭奠的百合變成惡夢
傷口像被撕裂的思想
結結巴巴地講述墳墓中的故事

十六年前的那一刻
世界是羔羊,無力自衛
任由瘋狂的宰殺
上天驚愕得無言以對
只能默默流淚或嘆息

我再不能聽到
響徹天空的口號和誓言
聲音像個先天的聾啞人
聽不到子彈的呼嘯
道不出面對坦克的恐懼

我不再認識
廣場上飄飛的旗幟
旗幟像剛剛出生的孩子
撲在母親屍體上
卻吸不出乳汁

逃出死亡之地
我已經無法分辨晝夜
時間被利刃刺穿
變成植物人
失去記憶
失去一切
被坦克碾過的夜晚
被刺刀挑起的黎明
在幾千年的歷史中
找不到屬於自己的墓地

權力、市場和靈魂的交易
血跡被金錢打掃乾淨
精神的毀滅
點綴着劊子手的慶典
從血腥的屠殺開始
直到人肉筵席的杯盤狼藉
誠實和尊嚴
母愛和憐憫
是被剝光了皮的屍體

明亮的街市和悠閑的人群
越來越精緻的無恥
吐出巧舌如簧的飛沫
SARS病毒
瀰漫在空氣中
窒息了記憶的咽喉
一個哮喘的民族
無法在春天裡呼吸

跨世紀的罪惡和恥辱
正繁花似錦
高呼“民族復興”的口號
高舉“抵制日貨”的標語
哼唱着F4的酷畢青春
混合著投向倭寇的石塊、瓶子
突然用發嗲的童生
在秦始皇的指揮下
齊唱“連爺爺,你回來了!”

十六年前的殘忍春天
披上愛國主義的時裝
繼續殘忍

黑暗是水
沒有絲毫縫隙
亡靈是光
穿透謊言之海
即便偶爾閃亮
也能洞徹最荒蕪的角落

當恐怖和遺忘同時肆虐
一群失去孩子的母親
在顛倒的時代
執行顛倒的遺囑
白髮人帶着黑髮人臨終的眼神
去尋找所有的墳墓
每當她們要倒下時
年輕的黑色亡靈
就會攙扶着白髮人
走在淚水也被跟蹤的道路上

沒有記憶的民族
也沒有未來

記住黑髮的亡靈
攙扶白髮的母親

鎖住我的腳,我就用十指爬向你
捆住我的手,我就用膝蓋和下巴爬向你
砸斷我的腿,我就用斷骨支撐你
勒緊我的喉,我就用窒息呼喚你
封住我的唇,我就用鼻尖親吻你
敲掉我的牙,我就用牙床咬住你
拔光我的發,我就用禿頭刺激你
挖去我的眼,我就用眼窩凝視你
腐蝕我的身,我就用氣味擁抱你
碾碎我的心,我就用纖維記住你

以上當今世界,為您介紹6月4日晚間,在巴黎蓬皮杜中心附近的“詩歌之家”(maison de la poesie)舉行的一場以紀念“六四”為主題的雙語詩朗誦會。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