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報紙摘要

香港:爭取民主的“投石黨運動”

音頻 04:57

6月30日法國各大報紙頭版焦點分散,《世界報》頭版主題是歐洲對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支離破碎的記憶”,《費加羅報》頭條是法國高中畢業會考(BAC)面臨的困境和改革,《解放報》同樣聚焦在教育部長哈蒙身上;經濟報紙《回聲報》關注法國BNP銀行在美國遭遇的90億美元“歷史性懲罰”;天主教的《十字架報》則分析歐洲人權法院和法國高等法院等機構對議會立法的態度。

廣告

香港年輕人拒絕“令人窒息的束縛之愛”

在對華報道方面,《費加羅報》在國際版用一個整版關注正在香港發生的“爭取民主的投石黨運動”,尤其是剛剛結束的公民投票和即將開始的“七一大遊行”。

“投石黨運動”(Fronde)是極具法國歷史特色的一個概念,它來自17世紀中期法國貴族、高等法院巴黎民眾反對首相馬紮然的暴亂,當時民眾使用投石器(fronde)襲擊官吏,後來這個概念用來泛指一切激烈、但目的並不在推翻現政權的抗議、暴亂、騷動等。

文章稱,在中國共產黨掌權過程中成長的這代年輕人從一出生就被剝奪了自由,但被物質上的成功和舒適遮蔽了視野,不過香港的年輕人卻拒絕了“來自祖國母親的越來越令人窒息的束縛之愛”,而上周五,數百名律師和法官也加入了抗議的隊伍,以捍衛到目前尚存在的司法獨立。

香港民間以爭取2017年普選為宗旨的“佔中公投”周日落下帷幕,在十天時間裡將近80萬人參加投票,在最後一個投票日,銅鑼灣投票站前排起長龍。北京政府斥之為非法,並宣稱不會予以任何考慮;但是它很難忽略這個350萬選民地區發出的信息。

一名香港公務員說,他第一天就參與了投票,但是發生了針對投票的網絡黑客攻擊後,他又檢查確認投票成功,在他看來,這些努力是為自己的孩子而做的,以便讓他們能夠決定自己的未來,而不是被人橫加干涉。其他參與者也證實說,黑客攻擊的發生讓更多人下決心親身參與實地投票。

“佔中公投”的組織者之一戴耀庭承認,這次公投並沒有法律根據,但同時也並不違法,因為法律並沒有禁止這種投票。他強調,對於維護香港人民所珍視的自由來說,民主體制非常重要,但在回歸之後,香港民主的退步顯而易見,中國大陸憑藉龐大的經濟體量對香港施加了越來越大的影響,在商界和媒體精英群體中存在着很強的自我審查意識,他們因為擔心失去生意機會或者廣告而不敢說話。

雖然此前香港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發表聯合聲明反對“佔領中環”,但戴耀庭表示,“佔中”只是最後的終極手段,而且只是靜坐活動,他認為對於正常的經濟活動並不構成威脅,況且香港警察知道如何應對,抗議者也不會採取反抗舉動。

陳方安生:我感到遭遇了背叛

在同一版面上,《費加羅報》還刊登了對香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的訪談。當問到為何她在九七之前堅決支持回歸,今天卻又站在抗議者一邊時,陳方安生女士表示,當年,她曾積極為一國兩制政策辯護,但今天,她感覺遭到了背叛。

這種背叛來自很多方面,從回歸一開始北京就頻頻採取小動作加強控制。在剛剛公布的白皮書里,北京顯然認為她們對基本法的理解是錯誤的,在陳方安生眼裡,這是一個“不堪忍受的羞辱”(insulte insupportable)。通過要求法官宣誓“愛國”,北京事實上否定了法治原則和司法獨立原則。而對新聞自由的侵犯尤其令人不安,批評北京的媒體人先後遭到懲罰或解僱,而在北京授意下,企業撤回廣告,以作為對報紙的懲罰。

在陳方安生看來,之所以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方式引起這麼大的抗議浪潮,是因為香港人感到憤怒,他們看到行政長官並不站在香港人一邊來維護權利和自由,而是完全站在北京一邊。行政長官並不是由選民直接選出,而是由一個臣服於北京的1200人選舉團選出。中央政府做的,就是讓人們在幾個木偶之間選擇。

陳方安生表示,她對英國首相卡梅倫迎接中國總理李克強、卻對中英聯合聲明避而不談的做法感到非常失望。她也希望法國和其他國家注意到,中國可能會隨心所欲地改寫自己簽訂的國際條約。正是對法律和對國際通行民主標準的的尊重,造就香港成為獨一無二之地,如果這一切都不再得到保障,香港又怎麼能遵守和其他國家簽訂的協議?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