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報紙摘要

滕彪:即使佔中不合法,它也是符合法律精神的

音頻 05:07

即使佔中運動是不合法的,但是,它卻是符合法律的精神的。法律不是說,當民眾使用完了所有言論表達的合法方法後還沒有結果,可以公民抗命嗎?香港人不是已經組織過法律允許的示威還沒有結果嗎?

廣告

10月6日星期一下午上市的法國晚報世界報,在其辯論版面刊登了中國著名人權律師、哈佛大學法學院訪問學者滕彪所撰寫的一篇文章,標題是:反對北京的“雨傘革命”。文章的導讀寫道,在香港,變成了“雨傘革命”的佔領中環運動發出呼籲,要針對北京進行公民抗命。和平示威者要求地方政府和中國中央政府在2017年實施民主選舉。

文章指出,曾經很少有人相信佔中運動會發展成後來的這個樣子,相信佔中運動會變成雨傘革命的人更是少之又少。2013年6月份的時候,戴耀廷教授設想了佔中方案,2014年3月27日之後,這一方案變成了一個“意向聲明”,以“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為口號的這一方案孕育了18個月。所以,這一方案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民眾提議進行人民公投,等着政府作出反應。

文章還指出,如果“佔領中環”運動的要求只是些簡單的要求的話,香港人面對的可能會是一個尊重法律的政府,可是呢,這一次,在香港的民主化過程中,香港人面對的,不是梁振英,而是在1989年6月3日到4日的夜晚曾經使用過坦克和機關槍鎮壓天安門廣場示威學生的中國共產黨政權。

那些啟動佔領中環運動的人不可避免地要謹慎小心,即使他們的領導人受的是甘地和路德金的啟發,即使他們做好了承受後果的準備。所有的這一切都將會吸引世界的目光,關注這顆受到削弱的東方明珠,促成他們的政治制度的改革。

文章說,佔領中環的領導人根據香港的特殊情況,制定了精確的方案。佔領中環運動既富有責任心,更具有理性。在整個方案的準備過程中,那些處於運動中心的領導人物冒了最大的風險,他們在面對被逮捕的時候,一點也沒有抵抗,在被逮捕之後,他們也不求助於律師,不要求保釋,不在法庭面前為自己辯護;那些在組織運動中處於第二圈的領導人,他們則通知律師並辯護;那些家有年邁父母或者是家有年幼孩子的人,如果他們被逮捕,家庭將會遇到困難,這樣的人,他們則活動於示威活動的邊緣,這樣他們不會觸犯法律,但可以在集會時壯大示威活動,增加示威活動的人數。

但是,在某些人的眼中,佔中運動是不合法的,這些人是那些拿當局50生丁的告密者,是那些無用的講廢話的人,是那些諂媚的人。即使佔中運動是不合法的,但是,它卻是符合法律的精神的,法律不是說,當民眾使用完了所有言論表達的合法方法後還沒有結果,可以公民抗命嗎?香港人不是已經組織過法律允許的示威還沒有結果嗎?

可是,香港人感覺自己的願望被傾聽的希望越來越渺茫,北京不停的推遲香港普選的時間表。在6月10日公布的香港一國兩制白皮書中,浮現了“控制一切”的概念,讓香港上下一片驚愕。8月3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更是讓香港的選舉制度在民主的道路上後退了一大截:表面上看,一個選民一張票,但是事實上卻是伊朗式的選舉,所有的候選人都是當局的代表。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