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陳奎德:拿下周永康值得肯定 然而...

音頻 08:54

中共決定開除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黨籍,並移交法辦,中共四中全會隻字不提周永康引發的疑團也許可以消解。這件事的正面意義何在?它體現了習近平反貪的決心?旅美政治學者陳奎德肯定周永康被移交司法處理,這意味着習近平反貪腐取得重要進展。但他同時認為,民意贊成習近平打大老虎,但習近平最近卻用超出以往的手段嚴厲鎮壓知識界及民間人士,這是非常危險的走向某種法西斯道路的一步!習近平往下怎麼走,國內外各方面的人士都在拭目以待。

廣告

周永康被法辦順應民意

法廣:中共前常委周永康終於被開除黨籍,被移交司法機關處理。在您看來,這意味着什麼?

陳奎德:這意味着習近平在反腐這件事上、在周永康這個案件上取得了相當重要的一步進展。因為取得這步進展並不容易。七月份,已經把周永康案捅出來了,大家覺得這一案子可以順利成章做好。而且不久後將召開四中全會,那麼,關於周永康的案子,大約應該是四中全會最重要的內容之一。但是四中全會居然連周永康一個字都沒有提。不僅如此,後來江澤民先生等在十月一號左右連續出現兩次,因而造成一個讓大家懷疑的局面:習近平能否把周永康拿下來?因為周畢竟是江澤民提拔的,而且位高權重,盤根錯節。目前出現的這一情況,說明習和王岐山在這方面取得了一個重要進展。至於周永康的案子本身,我相信周永康案是涉及重大的貪腐案件,但遠遠不止他們公布的這些罪行。他實際上最大的罪行是對全國實施所謂的維穩體系,對中國人進行嚴酷的鎮壓。但不管怎麼說,把他拿下來,基本上說還是一件順應民意的事情。這個我覺得值得肯定。

用兩手推行“新政”  危險的法西斯之路

法廣:周永康被逮捕,抓住了一個很大的大老虎,是否顯示了習近平要把反腐進行到底的決心?

陳奎德:反腐進行到底怎麼定義?中共的腐敗,大家知道它是一個制度性的腐敗。如果要真正地徹底地清除和根除腐敗的話,那麼必須要有一個制度性的改革。既然這是制度性的腐敗,就涉及到非常多的人。但我們現在看到打下的老虎基本上沒有涉及所謂的“紅二代”,就是中共建國元勳他們的後代子女基本上沒有涉及。除了一個薄熙來,這是因為薄案涉及到權力鬥爭,涉及跟習近平爭權,或者說對薄對習的權力構成了威脅,有政變嫌疑。而薄熙來在胡錦濤手上已經被弄下台了。因此,要真正地徹底反腐,並不那麼容易。如果沒有制度性的改革,基本上我不認為反腐會徹底成功。

當然,向前推進了這麼一步,是件好事情。打了周永康這隻大老虎,我們當然是贊成的,或者說民意是贊成的。但是我還是要在這裡特彆強調一點:大家都看到了,習近平最近一段時間用了非常大的力量,對民間,對中國的知識界,對中國的很多人士進行非常嚴厲的超出以往的鎮壓。包括對徐曉女士及很多人的逮捕。原來從來沒有想到會被逮捕的人,非常低調的學者、專家、各方面的人士,都受到了嚴厲的打擊。企圖用這樣的“兩手”來推進習近平所謂的“新政”,這是非常危險的走向某種法西斯道路的一步。雖然我們覺得中共內部的反腐,中共黨內的反腐是必要的,是需要進行的。但是這是黨內的事情。如果是說真正有了制度化的措施,用真正的司法獨立的機構來驅除腐敗的話,那就是攸關全國的大事,而且是非常重大的事情。如果僅是因為黨內的權力鬥爭,或者是各種各樣的原因而去反腐,同時又對社會上有各種言論的、有不同意見的人進行非常嚴酷的超出以往的鎮壓,企圖以這樣的兩手來作為推進習近平統治中國的一個戰略方針,這是非常危險的,這是在和整個世界潮流為敵。甚至某種意義上說,習近平是不是擺出來下定決心和主流世界為敵的這樣一個態勢?是不是確定了這樣一個態勢?如果確定了,我覺得是非常危險的態勢,對中國人是非常危險的態勢,對習近平本人也是非常危險的態勢。

反貪觸及位高權重的紅二代幾無可能

法廣:那麼,在您看來,周永康被移交法辦後,是否還能牽扯出其它一些重大的案子,一些所謂位高權重的人物 ?從您剛才的分析看,像紅二代等位高權重的人物幾乎是不太可能涉及的?

陳奎德:我覺得目前看來不大可能。除了剛才提到的一個涉及權力鬥爭的特例─薄案之外,從來還沒有過,如果按照目前的方針打下去的話,我不相信將來會有。這個勢頭現在很明顯。周永康案七月份剛剛出來的時候,大家抱很大的期望,覺得“刑不上常委”的規則被打破後,一連串的大老虎都會下馬。但是,現在看來不是這種態勢,整個打擊的層次也往下降。整個反腐的勢頭也逐漸地減弱。恰恰對社會鎮壓的這方面同時在加強。這些都不是好的兆頭。雖然周永康個案本身是順應民意的,但往下怎麼走,國內外的各方面的人士都在拭目以待。看看習近平是不是究竟想走一個大刀闊斧的、改革的、融入世界文明的這樣一個道路呢?還是完全想創一套全新的所謂的兩邊都硬的:對社會同時加強鎮壓,對黨內也堅決地清洗這樣一個方式來鞏固他的政權,這是值得我們觀察的事情。

習近平是否真想要跟世界潮流為敵

法廣:也就是說,習近平即使打了像周永康這樣的大老虎,但目前的所作作為都跟政治改革,跟體制改革沒有多大關係?

陳奎德:完全沒有太大關係。看看四中全會公報。很多人寄予很大希望的是以為四中全會是以“依法治國”為中心的這樣一個大會,結果所有的依法治國的口號前面都加了“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這是一個笑話。在一個政黨領導下的所謂依法治國那不是法律。所謂至高無上的是黨至高無上。假使他本來有決心這樣做的話,四中全會就是一個失敗的會議。但是如果他本身就想維持這個黨的終極的、永遠的統治的話,如果這是他的本意的話,我們就要看他是不是在想真正地要與世界潮流對抗。現在,全世界有120個以選舉制度為基本特徵的民主國家,而共產黨執政的國家只有五個,而且這五個中大多也和中共不一樣,中共是最為頑固的一個堡壘。其中北朝鮮實際上已被人類社會所唾棄,而且已經不是共產黨國家,北朝鮮已經在他所謂的憲法裡面把血統觀固定下來,把馬克思主義去掉。越南也在加緊和美國和整個世界靠攏,也在進行改革,雖然不知道他會走多遠,但都不同於中國。所以說,如果是以兩三個國家的這樣一個體制,宣稱說我創新了世界的體制,來和人類的主流體制對抗,我們可以想象,這個體制的前途是什麼?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