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報紙摘要

“只要中國還沒有民主,香港也就不會有民主”

音頻 04:37

法國世界報的文章指出,香港這場規模龐大的公民抗命運動,雖然有很多的機會沒有抓住,雖然也出現過不少的失誤,但是,這場公民抗命運動已經被認為是一個轉折,被認為是香港政治歷史上的一個決定性的時刻。它向世人展示了,香港的公民社會正在形成。

廣告

只要中國還沒有民主,香港也就不會有民主。根據12月12日星期五下午上市的法國晚報世界報國際版的一篇文章,這是香港立法會議員兼社會民主聯盟領導人梁國雄的一句話。

這篇文章由法國記者Florence de Changy發自香港,作者在標題中指出,香港疏散其反對派人士,不過,雖然香港的親民主派人士被清場,但是他們卻沒有放下武器。

文章指出,香港的快速道干諾道在經過75天的巨變之後又重新成為了以前那樣的車水馬龍,川流不息的快車道。在過去的75天中,干諾道曾經是“雨傘廣場”、曾經是政治思想的孵化地,然而75天之後,這裡重新恢復了以往的狀態,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文章也指出,在8月底北京當局通過有關2017年香港特首選舉的方式之後,抗議這一決定的香港示威人士沒有能夠讓北京當局在這一問題上作出絲毫的讓步。香港的抗議示威人士最終在警方對最主要的佔中場地 港府所在地金鐘街區進行清場的時候,沒有抵抗,不過最終還是有大約250人被逮捕,他們拒絕聽從警方要求他們離開的命令,他們堅持他們聲稱的公民抗命邏輯直到最後。

法國世界報的這篇文章也介紹了反對公民造反的人的立場。文章說,反對公民造反的人認為,這是沒有用處的,他們說,來自民間的壓力從來沒有讓北京當局改變過立場,另外,反對公民造反的人提到的理由還有對經濟的影響以及對民眾生活的影響。

法國世界報的這篇文章還指出說,不過,那些反對公民抗命、反對佔中最為激烈的人所說的“世界末日”並沒有到來,至於佔中對香港民主演變的影響,目前為時尚早,還難以評估。

同一篇文章還指出,最主要的連帶受害者應該是香港地方政府,因為香港地方政府的可信度大跌,它在民眾中的合法性也大打折扣。 在這場運動中,香港政府似乎害怕和學生會談,香港政府的唯一的策略就是等着示威的民眾精力耗盡。至於北京的態度,文章指出,北京當局在表面上儘力表現與香港局勢保持距離,但是事實上人們並不這麼認為,文章引述一位學生領袖的話說,如果北京當局真的對香港發生的一切不擔心的話,那麼,北京當局就不需要動員像“沉默的大多數”的領導人周融這樣的人來展開活動、否定“佔中”行動了。

法國世界報的文章還指出,這場規模龐大的公民抗命運動,雖然有很多的機會沒有抓住,雖然也出現過不少的失誤,但是,這場公民抗命運動已經被認為是一個轉折,被認為是香港政治歷史上的一個決定性的時刻。香港這個英國前殖民地,在過去的一個半世紀中的特點之一是沒有政治性,但是,現在香港在剛剛過去的秋天向世人展示了,香港的公民社會正在形成。

另外,法國世界報的文章還表示,尤為重要的一點是,香港的雨傘運動並沒有結束,最近幾天,抗議示威者的口號比如“我們還會回來”“這僅僅只是開始”讓香港政府聽起來又是新的挑釁。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