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明鏡書刊

不是老人變壞了,而是紅衛兵變老了

音頻 05:59
《新史記》 - 不是老人變壞了,而是紅衛兵變老了
《新史記》 - 不是老人變壞了,而是紅衛兵變老了 Mirror 明鏡

中國每個時代都對年輕一代持悲觀態度,抱怨年輕一代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然而現在,卻是部分老年人的所作所為真正令人擔憂。這期“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新史記》總編輯高伐林先生來介紹《新史記》第24期的封面專題,“紅衛兵掌權再禍中國”。

廣告

法廣:高伐林先生,許多觀察中國的人士,注意到一個反常現象:當代中國的許多政治、社會新聞中,老人多扮演了負面的角色。一般來講,老人是代際傳遞民族傳統文明、保證社會穩定的群體,但在現實生活中,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為老不尊”。以致有人詢問:是老人變壞了?還是壞人變老了?

高伐林:這期《新史記》張鵬的文章專門來談這個問題。他認為:確切地說,是“紅衛兵變老了”。  這一代老人,不是通常意義的老人,而是相當特殊的一代人。按年齡來算,他們在“文革”中,是大學生、中學生、小學生。“文革”到明年(2016年)爆發50周年,持續10年,對青少年危害最大的有三四年,正是這一代老人成長和成熟的“風華正茂”的歲月。這就像樹苗正在抽條長葉時節,碰上了暴風驟雨、毒水灌溉:毛澤東宣布全國一律停課,煽動學生不僅在校內打老師、鬥校長,更衝上社會打砸搶、“破四舊”、批鬥所謂“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錘鍊永遠忠於毛澤東的“一顆紅心”。

法廣:他們都是紅衛兵?

高伐林:廣義地說,都算。《新史記》解釋了“紅衛兵”這個概念的由來:最早來自清華附中學生、後來著名作家張承志的筆名,意為“保衛毛主席的紅色衛兵”,在1966年5月29日清華附中651班所貼的大字報上開始使用。隨後,其他中學生寫大字報紛紛效仿,署名“紅衛兵”。而到了8月,毛澤東接見他們並戴上紅衛兵袖章之後,紅衛兵更是不可一世,耀武揚威。

法廣:但是這些人,在中學中畢竟只是少數呀?

高伐林:是的,“紅衛兵”並非統一組織,而是派別林立,互不隸屬,彼此衝突。根據時間、出身和政治主張,大體可這樣畫分:老紅衛兵。簡稱“老兵”,是最早一批紅衛兵,多為幹部子弟,支持“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的血統論,“文革”爆發後大規模侵犯人權的“紅色恐怖”,主要由他們造成,但毛澤東後來發現他們背離“文革”主攻目標,通過中央文革將他們壓了下去;跟隨他們的“保守派紅衛兵”,隨後土崩瓦解。
造反派紅衛兵。成分複雜,他們遵從毛澤東“造反有理”的號召,“炮打資產階級司令部”,最典型的如聶元梓、蒯大富等所謂北京紅衛兵五大領袖。這些人在“文革”結束之後,大多作為“三種人”,即“追隨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造反起家的人、幫派思想嚴重的人、打砸搶分子”,受到審查甚至拘捕。

法廣:觀點和遭遇如此對立,《新史記》為何將之統稱“紅衛兵”?

高伐林:因為他們雖然在“文革”中和“文革”後不同時期走紅或受壓,但都遵循相似的思維方式和行為方式  他們都極端缺乏現代人權觀念、民主觀念、法治觀念。毛澤東在“文革”中給他們灌輸、對他們的世界觀最為有害的,是“鬥爭哲學”和權力意識;再經過“文革”之後鄧小平倡導的“實用哲學”,以及毛、鄧共同具有的“只要目的‘正確’,不計任何手段”的流氓思維,這就齊活了!  他們逐漸形成了某些共同的“紅衛兵烙印”。

法廣:有“紅衛兵烙印”的這代人今天對中國有什麼樣影響?

高伐林:無論是政界、商界還是民間,以殘忍與貪婪著稱的前紅衛兵們,正將中國引入另一層意義上的“紅衛兵時代”  本文作者用的詞是:這是“一個令人近乎絕望的事實”。
當然,我們不能對這一代人“一棍子打死”,他們捲入“文革”有深有淺,有的是一馬當先,有的是隨大流;他們中有的覺醒了,自覺抵制“紅衛兵”的那一套,有的則執迷不悟,一條道走到黑。也不能抹殺這一代人對中國的發展進步和改革開放做出了貢獻。但總的來說,他們共同的思想底色,就是“紅衛兵”。
如果他們都是普通百姓,危害尚小;問題是,他們中不少人必然成為引領社會的精英。

法廣:文章是否舉出了實例來說明社會精英當年的“紅衛兵行徑”和如今的“紅衛兵思維”?

高伐林:文章從十八屆中央政治局常委一個個說起,然後列舉了商界眾多首富,像馬雲、宗慶後、牟其中、以及華為老闆任正非、巨人集團老闆史玉柱、盛大網絡CEO陳天橋、“中國流氓軟件之父”周鴻禕、萬通地產董事長馮侖……還有“文革”中的幾大紅衛兵領袖。
就說當今中共掌門人習近平吧,他出生於1953年,“文革”爆發時,他父親習仲勳已經蒙難好幾年,他當學生的日子並不好過。但是據比他大一歲的“發小”聶衛平回憶,自己沈迷圍棋,本來是逍遙派,但在習近平、劉衛平等夥伴影響下,“我的感情明顯地轉向老紅衛兵了”。一天傳來消息,說北京市38中有“地富反壞集會造反”,號召各校老紅衛兵前去“平”了他們。習近平、聶衛平就去了,各校來的“老紅衛兵”有好幾百,覺得特振奮人心。不料忽然之間,好幾百人拿着棍子從禮堂里喊着衝出來,習近平、聶衛平見勢不妙轉身就逃,算是揀了一條命,否則就沒有後來的棋聖和當今的習大大了!

法廣:擁有博士頭銜的習近平,也常引用古人警句,但他更脫口而出的似乎還是“紅寶書”和毛澤東詩詞?

高伐林:是啊,這證明了他的紅衛兵後遺症迄今未愈。旅美文革史專家宋永毅幾年前說過:“廣義來說,現在中共在位政治局委員都是紅衛兵,胡錦濤和溫家寶是‘大學紅衛兵’,薄熙來和習近平那批人是‘中學紅衛兵’,李克強是紅小兵……”時至今日,“大學紅衛兵”除了俞正聲等個別人之外已經退休,“中學紅衛兵”正在當權,而“紅小兵”們則正在政治局委員與中央委員層級等待掌權。

明鏡新聞網:www.mingjingnews.com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