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洛桑尼瑪:中國西藏問題白皮書對“中間道路”的解釋是主觀臆斷

音頻 05:00

自1992年有關西藏的第一個白皮書《西藏的主權歸屬與人權狀況》發表之後,中國每過一兩年,就會出台由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名義的西藏問題白皮書,今年白皮書的題目叫《西藏發展道路的歷史選擇》,分五部分闡述舊制度退出西藏歷史舞台的必然、新西藏所走的正確發展道路、批駁達賴喇嘛提出的“中間道路”實質是分裂中國等,對這一白皮書,流亡西藏政府駐歐洲華人事務負責人洛桑尼瑪接受了本台採訪。

廣告

他首先談到他看《西藏發展道路的歷史選擇》白皮書的幾個觀點

洛桑尼瑪:就是增加了一些篇幅,反駁“中間道路“,和所謂的、共產黨所說的“大西藏”。其實“大西藏”這個概念我們根本沒有提出了,是共產黨自己瞎編出來的,我們說的是藏人文化圈,藏人文化區域的文化需要得到保護,整個藏人文化區域的文化和傳統,及藏人區域里的文化傳統應該形成一個統一性,這是我們的提法,甚至他們中共以前十大元帥之一,陳毅曾經也自己提出過,整個藏區應該統一在一個自治區下,這是他們自己提出過的,只是他們用這個方式來挑撥在藏區的所有其他民族與藏人之間的關係。

再一個就是,他們每次發表白皮書,都是千篇一律,老調重彈,就是說西藏舊社會或者舊制度是多麼落後,但是我在這裡要說的是,舊制度不管怎麼落後,但是舊西藏起碼沒有餓死過人,沒有階級鬥爭,生態環境沒有被嚴重的污染和破壞,野生動物沒有被大規模地屠殺到瀕臨滅絕的地步,老百姓是有宗教信仰自由的,但是中共侵入西藏以來,50年代到70年代末,屠殺和搞階級鬥爭,讓非正常死亡達到近百萬藏人,80年代到現在還在不斷地欺壓藏族人,使成千上萬的人受到迫害,有些被害死。現在西藏的山川江河,他們以西部開發等各種理由進行開發挖掘,所以導致江河嚴重的污染,還有許多野生動物瀕臨滅絕,他們所說的對西藏的支援和援建,援助西藏,發展經濟,我覺得這只是中共給中央集團和西藏地方這些利益集團,在進行官商勾結,挪用挖掘西藏的大量資源,這是只為他們自己負責,只為他們謀取利益,對西藏老百姓來說,根本起不到什麼作用,也沒有任何作用。

比如像新疆,鐵路修到新疆已經很長時間了,但是當地老百姓還是在窮苦的地步,基礎設施的建設以前就已經建設得不錯了,但是當地的維吾爾普通老百姓還是那麼窮困,就說明了這一點。

此外,就算是中共利用中國老百姓的錢去支援西藏,那麼西藏的老百姓應該感謝的是中國大陸的這些漢族和其他民族的老百姓,因為是他們上繳的稅,沒有必要感謝共產黨,而共產黨的官員現在腐敗透頂,一個普通的鄉村級幹部,都可以貪污上億的資源和財產,那你可以想見這個國家到底是怎麼回事,他還有資格講為人民服務,對人民做了貢獻嗎?所以從這些角度講,他們談到的東西,都是千篇一律,就是欺騙那些根本不懂西藏歷史和西藏現狀的人。

對白皮書第三部分,指“中間道路”實質是在分裂中國怎麼看?

洛桑尼瑪:我認為真正搞分裂、真正搞漢藏隔閡的,就是這些西藏和藏區當地的既得利益者,還有中共中央集團里的一些靠在西藏製造緊張氣氛來撈取利益的人。

“中間道路”是雙贏的,什麼意思?中間道路並不是只利於藏人,也利於中國當局。我們現在暫且不談中共,因為中共我們覺得它已經是窮途末路了,我們覺得如果中國當局就算是現在有些開明的共產黨的官員,西藏人民到現在為止還比較習近平當政以後,會有一個明顯的務實的、靈活的西藏政策,但是到現在為止,這種希望是越來越淡薄,失望也是越來越大,所以說,在這種情況 下。這些人如果不把握這個歷史機遇,漢藏問題已經存在很長時間了,這種問題如果不以一種雙贏的態度,不以漢藏人民未來的前途為基礎,那麼將來,在歷史上留下一個很壞的一種結局的話,這個責任完全要由中國當局,也就是現政權來負責。

對於他們講的對“中間道路”的解釋,這是他們的一廂情願、是他們的一種主觀臆斷,並不是一種真實的解釋方法。西藏從歷史角度來講,我們不能否定歷史,我們處於一種獨立性的地區和國家的地位,這是不容否認的,但是現在尊者達賴喇嘛提倡的是,歷史應該朝前看,就是未來的歷史的書寫應該朝未來的方向走,鑒於這個世界多災多難,我們在解決民族問題,宗教信仰問題的時候,應該很務實,為雙方的人民能世世代代地友好和睦地生活下去應該共同協商,去解決這個問題,我們提出了這個“中間道路”,但是中共方面自己沒有提出任何一個可以解決西藏問題的策略,反覆去駁斥“中間道路”的目的是什麼,他們怕失去在西藏的特權,主要是怕失去在西藏的特權,怕在西藏失去一黨專政的特權,因為如果西藏走向一個民主和睦,人民真正當家作主,不是共產黨所說的人民當家作主而是人民真正的當家作主,有民主和自由的這樣一種政治狀態的時候,那麼勢必會影響全中國各個省,這樣就直接威脅到了中國共產黨的政權。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