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貴州留守兒童自殺事件所引發的質疑

音頻 05:48

2015年6月9日的夜晚,中國貴州畢節的4名留守兒童在家集體服農藥自殺身亡。他們中最大的哥哥13歲,最小的妹妹年僅5歲。他們的父親長年在外打工,母親則離家出走。此一消息公布之後隨即引發中國網絡的巨大反響,網民除了呼籲追究家庭父母學校以及村委會的責任之外,強烈呼籲中國政府關注中國數千萬農村留守兒童的命運。

廣告

記得2012年11月,同樣是在畢節,5個男孩在一個寒冷的雨夜躲進垃圾箱內生火取暖,結果因一氧化碳中毒而死亡。他們中最大的13歲,最小的9歲。他們全都是留守兒童。2013年12月,畢節5名兒童在放學路上被農用車撞死。2014年4月,畢節曝出小學生遭教師強暴案,至少涉及12名小女生,她們中最小的年僅8歲。受害的女學生大部分都是留守兒童。

中國總理李克強在獲悉畢節兒童自殺事件之後,下批示要求各部門加強督促,把工作做細,做實,要求救助制度不能夠流於形式。並且對不作為的現象加以問責。避免悲劇再度發生。

李克強的上述批示再度顯示了中國政府官員視而不見、置若罔聞的工作作風。正常人在第一時間想到的問題就是為什麼這些孩子遭到遺棄?他們的父母在哪兒?中新網記者找到4 個孩子的母親任希芬。這位32歲的母親表示,她因遭受家庭暴力出走,到廣東打工不敢回家。她還說,“如果再有一次機會,她會拚命回來,要讓孩子安定下 來。”這名母親還說,她離家出走後,原以為丈夫張方其會照顧孩子。任希芬表示,自2001年結婚起,自己多次被丈夫打,也曾對外反映過,但並未起到什麼效果。她說自己“很恐懼,眼前經常出現被打的場景。上一次見到孩子時,僅僅在家呆了幾個小時,便因為丈夫暴打而去了醫院,在醫院呆三天後,便悄悄去了廣東。

多方的消息來源以及當地居民都確認了任希芬的上述言論。為什麼這位遭到丈夫毆打的婦女不能得到社會各界的任何援助?倘若當初村委會或者別的機構有人出面調停,今天的悲劇或者就能夠避免。為什麼在今天物質文明高度發達的中國社會,婦女遭丈夫毆打依然被認為是天經地義?為什麼三八婦女節那五位捍衛婦女權益的女權運動者會受到當局的拘押?中國當局在拘押她們的時候難道就沒有考慮到是在給社會傳播什麼樣的消息嗎?那些逮捕以及拘押這五位女活動家的警察們看到這幾位留守兒童自殺的消息時做何感想?李克強難道就看不到如果他真的要“避免悲劇再度發生”應該如何着手嗎?任希芬長期遭毆打事件在中國社會只是冰山一角,莫非一定要化四條兒童生命的代價才能夠引發輿論的關注?

當然,畢節兒童自殺事件還有其更深層的原因,那就是中國經濟的發展機構。中國城鎮化速度的加快導致大批的農民工前往大城市打工,由於這些農民工的子女不能與城市居民的子女享受同等的受教育權,絕大多數農民工都把子女留在農村。這些被稱為是留守兒童的命運越來越受到輿論的關注,而中國官方卻並沒有給予足夠的重視。根據中國婦聯2013年公布的《中國農村留守兒童、城鄉流動兒童狀況 研究報告》,中國農村留守兒童數量已經超過6000萬,而城鄉流動兒童的人數也達3581萬。這些人數將近上億的農民工的孩子從小生長在如此艱辛的社會環境,他們今後將一何種心態參與建設中國的未來?

中國國內著名異見人士、長期關注教育問題的冉 雲飛在網上評論說,“昨天是沙蘭鎮水災孩子死難十周年,同時貴州畢節又發生四名農村留守兒童喝農藥而死的悲劇。這個國家的悲劇,來勢兇猛,互相掩 蓋,到了令人麻木的地步。像留守兒童固然有家庭的責任,但包打天下、壟斷資源的政府,在此事上的不作為由來已久。沒有任何人是一座孤島,喪鐘為你我而敲 響。”

旅美網絡評論員北風在推特上指出,貴州四名留守兒童喝農藥身亡並不是一起單一的悲劇,它是與長江沉船事故,與河南養老院火災事故,與訪民徐純合被擊斃,與大量的血拆案件等聯結在一起的邏輯結果,也是這個時代弱者的生存表情。

一位網名為不確定的網民調侃說,在手機上看騰訊新聞,連起來才有意思…最近看到的是:畢節一家四個孩子喝農藥自殺身亡;趙薇在為了女兒的以後學習在香港購買豪宅;中國留學生在美國虐待同學幾個小時受審…這個被撕裂的天朝社會各個階層與圈子,估計就像古語的所說的“雞犬相聞,老死不相往來”…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