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洛桑尼瑪談北京的西藏白皮書

音頻 10:09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9月6日發表了《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在西藏的成功實踐》白皮書,全面介紹了自1965年9月1日西藏自治區成立50周年以來所發生的變化。北京政府今年四月就已經發表了一份西藏白皮書,《西藏發展道路的歷史選擇》。對此,總部設在達蘭薩拉的西藏流亡政府隨後就發表文件對北京的白皮書做出了回應,這份文件的標題是《西藏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但中間道路仍是一個可行的解決方案》,那麼,國新辦新公布的白皮書是否回答了流亡政府文件中所提出的問題?

廣告

我們請西藏流亡政府駐歐洲華人事務聯絡官洛桑尼瑪先生談談他的看法。

法廣:洛桑尼瑪先生,您好,非常感謝您接受法廣的採訪,首先您認為中共的白皮書是否對你們提出的中間道路的解決途徑做出回應?

洛桑尼瑪:白皮書自始至終就兩個核心部分,中共幾次發表的白皮書內容都是千篇一律。中共一直強調,如何在建設富裕文明的新西藏,同舊西藏相比較是如何的美好。或者說,從文化以及其他各個方面北京對西藏有多大的照顧。

從我們的角度來看,其中的核心內容不外乎經濟收買與武力鎮壓這種軟硬皆施的政策。這兩手政策從1949末開始一直執行至今,已經五十多年了,但是中共並沒有達到他們的目的。因為西藏人的靈魂並沒有被征服。最近我們都看到北京閱兵式,在北京的閱兵式是對西方國家的耀武揚威,再過一段時間將在西藏舉行的閱兵式,就是對西藏人民的耀武揚威。這就是北京政權的實質。

法廣:北京有關西藏的白皮書從八個方面來介紹西藏五十年來的重大變化,其中包括:舊西藏的黑暗與落後、走上發展進步道路、符合國情的政治制度、保障人民當家作主、大力增進人民福祉、保護和弘揚優秀傳統文化、尊重和保護宗教信仰自由、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白皮書特彆強調“今日的西藏,是其歷史上最為輝煌的時期”,您似乎對上述說法不太認同,但是,您是否承認最近五十年來西藏的經濟發展確實取得了一定的成就?

洛桑尼瑪:至於經濟成就,我們還必須做橫向比較。西藏的經濟雖然有所發展,但與中國沿海地區的廣東、深圳相比有天緣之別。而且,更為重要的的是,西藏的經濟發展並沒有給西藏本地的藏民帶來福祉,只有少數的既得利益者從中獲益。這些既得利益者往往是來自中國內地的太子黨、官二代或者是本地的官員。舉例說,西藏的大昭寺的門票收入據說曾經有一段時間流入某些官員的腰包。官員們既然能夠對如此神聖的大昭寺下手,那他們還忌諱什麼別的呢?這就是為什麼西藏某地的官員可以將整座山租給與自己有經濟利益關係的開發商。再說,中共所反覆宣傳的全國援助西藏的經費其實來自中國內地的納稅人,並不是中共的恩惠。但是,這筆援藏的經費都花在何處?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就曾經質問過西藏的官員:援藏的經費都到哪裡去了?扔到雅魯藏布江了嗎?這就說明這大筆錢全被用來滋養了西藏的腐敗官員。其實西藏已經成為腐敗官員的滋生地。雖然,貪腐現象在中國全國都十分普遍,但是,西藏貪官只要在政治上與中央一致,那就不會遇到任何麻煩。這就是為什麼到目前為止,西藏的反貪運動打擊的都是一些芝麻小官,高層官員只要政治上牢靠,就是再貪也不會掉官帽。

法廣:同往常一樣,白皮書再度批評達賴喇嘛是出於“西藏獨立”的政治目的,才不斷鼓吹“中間道路”。而中間道路的主要思路就是要求西藏高度自治。中共對達賴喇嘛的這一指控是最令輿論費解的。達賴喇嘛明明只要求自治,但北京卻一定要指控他是以自治為借口其實是要求獨立。這至少在邏輯上是行不通的,您對此如何解釋?

洛桑尼瑪:這恰恰就是西藏與北京多次談判無果而終的癥結所在。其實,從共產共的執政觀念,從共產黨的執政特點以及他的極權本質來看就很容易理解這一點。習近平最近就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縣級官員是中共在基層最重要的官員。這說明什麼?說明他將壟斷獨裁的機制建立在縣級的基礎上。如果縣級層次的政府都不能獲得一定的自治,那麼,他怎麼會給西藏自治權?所以,北京政府到現在為止不願意麵對、而且百般地藐視和侮辱,甚至扭曲地去反駁中間道路的原因就是因為擔心其獨裁政權受到挑戰。他並沒有為維持國家統一而努力,所謂反對分裂其實只是表面上的說詞。

 

法廣:北京政府今天在白皮書的發布會上首次公布了被軟禁了二十年的十一世班禪喇嘛的消息,說他生活正常,不希望遭到干擾,但卻沒有透露十一世班禪在何處?您怎麼理解中共為何要在此時透露有關十一世班禪的信息?這是否與西方媒體越來越關注達賴喇嘛的另一位可能的接班人目前流亡在達蘭薩拉的十七世噶瑪巴有關?

洛桑尼瑪:其實在與北京官員之前的接觸中,他們也曾經透露過十一世班禪還活着的消息,但這一次似乎是他們有意要透露。這或許同國際社會的壓力有關,因為,十一世班禪應該是世界上最年輕的政治犯,西藏藏民對他的命運十分關切。國際輿論以及民間的壓力迫使北京不得不透露有關他的消息。班禪大師依然在人間,這是我們最大的欣慰。至於達賴喇嘛尊者如何傳承的問題,這是我們西藏歷史上幾百年來的傳統,曾經也出現過周折,相信我們有足夠的智慧來自己解決問題。中共今天十分明白,他們自己選擇的十一世班禪在西藏沒有人心,他們的目的並沒有達到。

 

法廣:感謝洛桑尼瑪先生接受本台的專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