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觀察中國

四十多年了,中國的人權和法治進步了多少? 

音頻 05:04
中南海
中南海 DR

被官方拘禁十九個月後,中國內地著名維權律師浦志強日前在北京開庭審理,引起海內外廣泛關注。今天的觀察中國要為大家介紹有關浦志強案的分析評論。

廣告

北京《環球時報》署名單仁平的評論稱:“客觀說,浦志強的案子挺難判的,原因是浦志強身為律師,卻長期熱衷政治,是中國社會及輿論場上反體制的號召性人物之一。他的言行對社會治理明顯構成了某種破壞力,這種破壞力發生在中國進入互聯網時代後的新社會現實之中,形成挑戰法律權威的新形式。”“如果判得‘重’,西方輿論肯定會跳起來。如果判得‘輕’,那些輿論又會得意地認為它們‘起了作用’。國內在兩種情況下也都會有人不滿。中國法院在這類案件中必須非常堅決,無論怎麼判都是中國法律自己的事,之前的懸念也處在中國法律體系內。西方喜歡圍觀,隨它們的便。”

香港《信報》署名劉健威的評論稱:“被拘禁十九個月的維權律師浦志強在北京被提控,罪名是‘涉嫌煽動民族仇恨’和‘尋釁滋事’。對浦志強的判決,顯示的是今天中國的法治、人權和文明指標。但殊不樂觀  拘控浦志強的過程,本身就是違反法治、侵犯人權、毫不文明的行為  他只是‘因言獲罪’,控方從他二萬多條微博中抽出七條(有四條是重發),作為兩項控罪的依據。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他只是批評政府的少數民族政策,並沒煽動民眾推翻政府,是在屬於言論自由的範疇內被拘控  未經法庭定罪,就一關十九個月,連跟妻子見面的基本權利也被剝奪。他只是批評政府獲罪,以後在網絡上發出不同聲音的網民,能不人人自危?”“四十多年了,中國的人權和法治進步了多少?一個悲哀而荒誕的國家  文革付出了重大的性命、文明代價,大家都知道沒有人權和法治是條死路,到頭來每個人,甚至後代都是受害者,卻都身不由己往死路走。”

香港《太陽報》“陽光華夏”的評論稱: “當局挑選浦志強下手,主要是因為他身上帶有多重標籤。浦志強早年曾積極投身民運,是中國政法大學在天安門廣場首先宣布絕食的學生之一。去年六四期間,他亦參與了北京的民間座談會。他曾發下誓言,只要是自由之身,每年六四必到廣場悼念死難者。浦志強在六四問題上一再挑動當局敏感的神經,自然上了當局的黑名單。另外,浦志強積極參與維權活動,他代理辯護的案件以涉及公民權利為多” ,“可以說,浦志強是中國維權界最活躍、最敢言、最有號召力的靈魂人物,也是當局最頭痛、最想‘斬首’的麻煩人物。”“事實上,類似浦志強這樣的維權人士已不以坐牢為恥,反以坐牢為榮,一些維權人士甚至表示,‘如果不蹲中共的幾年牢獄,今後都不好意思說自己爭取過民主’。當局如果用牢獄之災來嚇唬這些維權人士,只會進一步提升他們在國內外的知名度以及在民間的號召力,弄巧成拙。”

香港《明報》署名呂秉權的評論稱:“筆者與浦志強認識多年,他一身俠客風骨,秉行公義,疾惡如仇,經常仗義出手,自掏腰包幫無辜小民打官司,又貼生活費又為受害人的孩子買玩具。他代理的案件不少是言論自由和政治案,包括譚作人、艾未未、上訪媽媽唐慧及一系列言論自由和勞教案等。”“浙江開幕的世界互聯網大會,在刻意開放的氣氛中,國家主席習近平向全球展示中國互聯網之光。不過,在中國的互聯網上,言論自由之光、為政者接納批評的氣量幾近熄滅。如因7 條小小的微博而將一個大好的良心人民英雄收監,這種就是對中國公民的另類的尋釁滋事和煽動仇恨。共產黨是罵不倒的,世界最大的政黨應有世界最大黨的風範。”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