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觀察中國

中國強化涉足中東,是改變美國單邊主導世界秩序戰略的一環

音頻 05:01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6年1月23日在德黑蘭會晤伊朗精神領袖哈梅內伊。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6年1月23日在德黑蘭會晤伊朗精神領袖哈梅內伊。 DR Irna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月19日至23日出訪沙特、埃及和伊朗三國,在海內外引起廣泛關注。今天的觀察中國,要向大家介紹有關習近平訪問中東三國的分析評論。

廣告

北京《環球時報》》的社論稱: “這一訪問能夠按計畫進行,沙伊兩國都向中國領導人鋪出紅地毯。世界大國中或許只有中國才能做到這一點。中國與中東所有國家都保持友好合作關係,這也是大國中唯一的。大國都繞不開這個各方利益錯綜交織的地區,中國同樣不例外。”“應當這樣說,中國與中東彼此矛盾重重甚至經常交惡的所有國家都是朋友,不是我們如履薄冰、刻意左右逢源的結果。”“一直有人認為中國到了倚仗自己經濟實力積極參與中東地緣政治構建的時候,並且預言中國會把與中東的平等合作轉化為域外大國同中東國家的地緣政治關係。外界經常誤讀中國,以為中國宣揚大小國家平等是‘裝出來的’,是中國作為崛起大國的臨時策略主張。只要中國對中東懷有嚴重戰略私心,肯定是藏不住的。中東太複雜了,任何刻意的平衡術都會弄巧成拙。”

台灣《旺報》》的社論稱:“上個世紀中國對中東事務毫無置喙的空間,2002年9月北京首度任命中東問題特使後,影響力逐漸提升。2013年中國積極參與伊核問題的‘六方談判’(中、美、俄、英、法、德),成功勸使西方放棄強硬立場,最終促成伊核協議,展現出解決全球事務的能力。中東問題原本複雜,沙烏地與埃及是遜尼派的大國,伊朗則是最大的什葉派國家。中國過去秉持不幹涉外交原則,對中東的和平走勢影響有限。美國總統歐巴馬最近發布的國情咨文還提到:全球民眾不會指望北京(或莫斯科)領頭解決國際重大問題。”“習近平此刻出訪顯然推翻了白宮的說法” 。

新加坡《聯合早報》的社論稱:“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外交政策主要服務於經濟發展。”“2004年在北京成立的中國-阿拉伯國家合作論壇,其核心也是為了促進經貿合作。這同改革開放前的中國外交戰略大相徑庭,當時毛澤東提出三個世界的理論,為同蘇聯競爭社會主義陣營領導權而主張輸出革命,對阿拉伯國家強調相互支持彼此的反殖獨立和民族解放運動,並爭取對方聲援北京取代台北在聯合國的地位。從政治掛帥外交到以經濟為中心的中國外交,隨着各方條件的改變,又到了必須做出調整的時刻。就中國本身而言,一方面是因經濟規模的壯大,對世界經濟的影響加深,而越來越面對國際市場期待的壓力;此外,國際社會也期待中國能承擔更多的責任。同時,全球伊斯蘭極端恐怖主義,也進一步威脅新疆原已不時面對的安全挑戰。東海、台海、南中國海局勢趨緊,以及北京實現小康社會目標所需要的國際和平環境,都意味着中國的外交不能再僅着眼於經濟,而必須更注重戰略安全。”

美國中文《世界日報》的社論稱: “中國強化涉足中東,也是習近平放棄‘韜光養晦’、想改變美國單邊主導世界秩序戰略的一環。從2013年,以上海為總部創立‘金磚國家開發銀行’;翌年‘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創設,被認為有替代亞洲開發銀行的功能。2014年,習近平提出成立APEC自由貿易區,與美國主導的泛太平洋夥伴協議(TPP)競爭,也可能使美國建立的布雷頓森林國際貨幣體系面臨挑戰。‘一帶一路’也在突破美國‘圍堵’。中國對外輸出基建、投資、人力,希望把鄰近經濟體融入中國經濟體系,鄰國如出現對中國的結構性依賴,中國就有望達到美國二戰後歐洲‘馬歇爾計畫’的外交效果。中國的‘基建外交’具地緣政治意義,包括醞釀中的尼加拉瓜運河、南美洲兩洋鐵路、東非吉布提基地建設等,都是抗衡美國和反圍堵的布局。”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