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觀察中國

北京不擴大國防軍費預算暗藏玄機

音頻 05:00
中南海
中南海 DR

不久前召開的中國“兩會”期間,北京宣布今年國防預算增幅是7.6%,大大低於海內外中國問題專家的預測,在海內外引起廣泛關注。今天的觀察中國,要向大家介紹有關中國國防預算的分析評論。

廣告

台灣《中國時報》署名傅應川的評論稱:“在大陸‘兩會’開會期間,軍費預算始終是外界最為關注的問題,而今年尤勝。主因近期西太平洋地區緊張情勢升溫,包括朝鮮半島危機,美國海軍加強南海巡弋,益增中美軍事對峙;又逢共軍海空先進裝備,包括航母、隱形戰機等進入量產;啟動軍改,大幅度的調整組織及兵力結構,軍力發展面臨關鍵時刻;而繼前南海造島暫告一段落後,又興起新的造島(七連嶼),規模更大。這些項目,無一不是需要巨額軍費支應。”“因此,不擴大預算必暗藏玄機。”“有種可能,共軍對周邊軍事危機處理的預判與控制,有其一定的自信。”“中共藉機釋放國際善意,以化解緊張情勢。仍以維和平環境,走其自己預定的發展道路。不但以低調的手法,應對國際對‘中國威脅論’的批判,且用最小的軍費預算,保持綜合國力的增長,與大國從事長期的軍備競賽,以爭取最大的成功公算。”

新加坡《聯合早報》署名於澤遠的評論稱:“中國今年國防預算增幅只有7.6%,讓包括軍方人士在內的許多人大跌眼鏡,有關軍方對軍費增幅‘失望’的說法也不脛而走。”“這不難理解:官媒當然不能質疑高層決策,軍方人士的紀律更嚴,更不能‘妄議中央’。但軍費增幅降低將直接影響軍方的利益,軍方人士不可能對此‘完全無感’。他們雖然不能公開表達不滿,但以委婉的方式表達某種失落還是無傷大雅。”“畢竟,軍費減少可能意味着軍隊要過‘緊日子’,軍方對此有些‘失望’也屬正常。不過,明知軍方會‘失望’還照樣大幅降低軍費增幅,敢做這個決策的除了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恐怕再無第二人。”

香港《東方日報》“神州觀察”的評論稱:“今年軍費創近年增幅新低,原因何在?人大新聞發言人傅瑩在首場新聞發布會談到這一問題時表示,中國國防費用預算的制訂主要考慮兩個因素:一是國防建設的需要;二是經濟發展和財政收入的情況。從前一個因素來說,中國軍費的確需有較大增幅,可惜受到經濟和財政收入增速創雙低的約束,軍費開支不可能大幅提升。中國去年的一般性財政收入達十五萬億元人民幣,增長百分之八點四,首次未能達標,而這十五萬億元的財政收入要用到的地方很多,當局力推供給側改革,僅煤炭和鋼鐵行業下崗的工人就達到一百五十多萬,而要保障改革順利進行,需要額外投入一筆費用。所以當局把今年的預算赤字提高到百分之三,用於民生的錢多,軍費就不可能增長太多。”

美國中文《世界日報》的社論稱:“中國軍費開支一向不透明,存在‘兩本帳’的問題,因此不排除中間還有‘暗杠’。一個明顯例子是,香港‘南華早報’引述消息人士說,被裁的30萬官兵的補償所需款項,並未計入今年國防預算中,而這筆補償款項數額也不會公開。據王洪光中將估算,裁軍30萬要花費千億元(合153億美元)。當局若把其它軍費開支都列入裁軍所需款項,外界根本無從知曉。過去中國就曾以許多不同方式,將其它開支隱藏在國防部門之外的預算中。必須指出的是,過去十多年來,中國利用高額軍費開支,讓解放軍擁有新式武器,但贏得現代戰爭的核心前提,已不再只是先進武器,而是各軍種的協同作戰能力。中國在裁軍後,解放軍兵力雖將降至200萬左右,但仍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軍隊,戰力究竟如何,還是在國際軍政學界都有爭議的問題。”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