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北美來鴻

北極熊陰影下的加拿大北極危機

音頻 05:15
北極圈亞馬爾半島喀拉海的俄建港口Sabetta。圖片攝於2015年4月16日
北極圈亞馬爾半島喀拉海的俄建港口Sabetta。圖片攝於2015年4月16日 © AFP

北極資源豐富,擁有世界未探明石油儲量的13%和全球天然氣儲量的1/3,加拿大的北極地區還蘊藏着大量的鎳、鐵和鑽石,資源總值超過20萬億,是加拿大目前年國民生產總值的十倍。此外北極還有巨大的地緣政治價值,全球暖化令經加拿大北部西北航線的歐洲至亞洲航程縮短4天,經俄羅斯以北的北方海路航程縮短2周,現在北方海路每年有數百萬噸貨物通過,其中大部分是石油。

廣告

最近十多年來,加拿大每屆總理都會巡視北極,2003年克里田總理還把法國總統希拉克帶到北極地區訪問,在位僅兩年的馬丁總理三次視察北極,哈珀自06年上任後更是每年夏天去北極檢閱軍事演習。這種彰顯對北極重視的方式對於加拿大前外交官斯哥特•吉爾莫(Scott Gilmore)來說遠遠不足夠,他發現歷屆加拿大政府都沒有為保障加拿大的北極利益做出足夠的投資。

斯哥特•吉爾莫曾是總部位於渥太華的國際發展研究中心理事,是現任加拿大環境和氣候變化部長凱瑟琳•麥肯娜(Catherine Mckenna)的丈夫,他在2015年11月號的《麥克林雜誌》撰文,指加拿大在北極面臨重重危機。首先是內部問題,北極地區的因紐特人自殺率是加拿大其他地區的七倍,謀殺率高十倍,只有30%的因紐特兒童享有充足的食物供應。整個地區基礎設施極端落後,只有少量機場、罕有通訊設施、衛生保健設施匱乏、缺少道路交通、沒有深水碼頭,破冰船老舊乏力且冬天無法使用。更糟糕的是低下的辦事效率,加拿大花了六年時間來討論納尼什維克(Nanisivik)海軍設施,到現在唯一建成的是把計畫中的港口弄成了一座油庫。

與此同時,俄羅斯在北極則有完全不同的表現,俄羅斯軍隊常年駐紮北極地區,到2015年已在那裡建立了深水碼頭及潛艇設施等十座軍事基地,俄羅斯還擁有世界上規模最大實力最強的破冰船隊。與人煙稀少的加拿大北極地區不同的是,俄羅斯人大量地生活在北極地區,北極圈裡共有十座重要城市,其中八座在俄羅斯,加拿大在北極圈裡最大的城市伊努維克(Inuvik)是一個人口不足3500人的小鎮,只相當於俄羅斯北極最大城市摩爾曼斯克(Murmansk)1%。

俄羅斯極地研究院院長阿圖爾•奇林加洛夫(Artur Chilingarov)在2007年率5名考察隊員首次深潛至14000英尺下的北極海床並插上俄羅斯國旗,俄羅斯此後聲稱北極是西伯利亞大陸架的延伸,自古就屬於俄羅斯,加拿大隻是出於野心才提出領土要求。

儘管俄羅斯國力下降,GDP只比巴西略高,軍事預算也和沙特阿拉伯相當,但它在北極地區仍然是唯一的超級大國,沒有對手的普京盡情地在這裡展示領土和軍事野心,俄羅斯多次向聯合國提出對北極及其大陸架的主權要求,2015年8月最新的一次更將大陸架要求從2001年的200海里擴展到350海里,使俄羅斯在北極的大陸架面積達 50萬平方英里。難怪斯哥特•吉爾莫驚呼“在克里姆林宮的努力和渥太華的疏忽之下,北冰洋已經成為普京的內湖”。

日益活躍的北極熊令加拿大人在北極面臨著兩種前景:要麼奮起自衛,要麼永遠失去。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在2016年3月接受赫芬頓郵報訪問時稱“不排除未來在北極地區建立一支特種部隊以抵禦俄羅斯威脅的可能性“。加拿大學者艾文•斯塔鼎在今年2月撰文指本世紀加拿大面臨戰爭危險,其重要因素就是北極的主權紛爭,但多倫多大學芒克國際事務學院高級研究員托馬斯•阿克斯沃西(Thomas Axworthy)認為強勢的俄羅斯不僅是潛在的威脅,也可能是合作夥伴,因為制定一個基於規則的國際北極體系也符合俄羅斯的利益,這也是俄羅斯比加拿大更積極投身北極理事會的原因。

斯哥特•吉爾莫相信在杜魯多承諾要回擊小霸王普京之後,人們看到的不會是戴着拳擊手套躍躍欲試的杜魯多,杜魯多更會像是坐在破舊的雪橇上擡頭仰視站在核動力破冰船上的普京。他建議加拿大趁短期內俄羅斯不會進犯的機會加大北極投資,加速建設醫院和軍事基地等設施,否則加拿大的北極危機會越來越嚴重。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