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文革五十周年

文革毀滅中國人的人性 大家都是犧牲品

音頻 13:24
紐約市立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
紐約市立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 網絡圖片

今年是文革開始五十周年紀念之際,那麼文革持續了10年,這場浩劫對中國人的身心造成何種影響?對中國現代社會起到何種作用?請聽法廣專訪紐約市立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他認為文革摧毀人性,大家都是犧牲品。中國社會現在的暴虐,殘忍,邪惡當然與沒有全面反思文革,沒有清除文革這個政治遺產有關係。現在中國殘酷政治內容和模式還沒有逃出文革思維。

廣告

法廣:在文革期間,“打砸搶”,“破四舊”。文革破壞中國文化傳承。文革50周年,你認為文革對中國傳統文化有什麼破壞?

夏明:文革不僅影響我們這一代人,而且文革就是仇恨的文化,暴力的文化,對愛的貶損,影響了幾代人。這真是最大的一個傷痛。

我認為傳統的中國文化儘管有不同的問題,但是經過幾千年的傳承,還保留了許多優秀的傳統。我認為文革10年,包括文革開始前,四清,土改和反右等運動,一次又一次把中國人給毀滅掉了,把我們的精神給毀滅掉了。從做人高度來看,把人性給毀滅掉了。動物性主導了人的精神和肉體。

人在生存中,人的價值和意義來自何方?人可以是社會的人,有相互的社交關係,友誼,關愛等。人也可以是政治動物,人要參與,要表達,處理公共事務,要決定公共命運,有統治和被統治的關係。還有,人可以是思想動物,人與其他動物最大的區別是我們可以去反思,去思考。我們可以找到我們自己的靈魂,找到自己的良心。對他人會有精神上的感召,或者同情,或者關愛。所以這些關於我們良心,靈魂,所有培育它,滋潤它的知識其實就體現在幾個重大的學科中。如倫理學;宗教學;神學方面的知識;哲學,不是中國官方的馬克思主義,唯物,辯證主義哲學,我說的是智慧,是整個從古希臘傳統,或者從中國春秋戰國傳統,或者印度傳統走下來的哲學。就是人與天地萬物之間的關係;還有美學。

你看到所有滋潤人心的學科,從毛澤東當政後全部被廢掉了,這些學科一直到80年代不再中國大學中存在。

另外,規範人外部行為是學科,如政治學,法學,社會學,人類學等等,人規範學科也被毛澤東廢掉。

我認為文革最大的一個災難不是把大學給關閉掉,現在中共高層是那些上山下鄉的知識青年在治理國家。中國當今經受的各種問題,就是文革留下的災難的繼續。我認為對我們教育,培育思想,教化心靈等學科被廢棄後,人會偏離人根本的最核心的東西,人變得越來越動物化了。中國社會現在的暴虐,殘忍,邪惡當然與沒有全面反思文革,沒有清除這個政治遺產有關係。

法廣:在文革50年後的今天,這場被中國官方隨後徹底否定的運動,現在卻成為公共討論的禁區,民間要求對文革進行全面反思的要求,受到來自官方的壓制。請您分析一下?

夏明:我認為文革在中共官方話語體系中受到否定,最根本的原因是因為中共派系鬥爭,一派在文革中取勝,控制政權,對另外一派進行打壓。

官方中,文革受害者如鄧小平為首,他們重新回到政治舞台上,他們從這個角度否定文革。因為文革把他們錯誤打成走資派,對他們進行人身,他們受苦,因此從他們角度上否定文革。但是,他們不願意全面反思文革,其終極根源是,文革當時的政治後果,對當時的造反派,或者保守派來說,有他們自己的定位,有他們是非爭執。但是作為全體的中國人來看文革,不管你是受到傷害,不管你是走資派還是造反派,從大了歷史進程來看,其實你都是犧牲品。

文革中,中國經濟,社會和文化都停滯了十幾年。文革的後果把中國未來發展方向有給引偏了。因此我認為,所有的中國人都是受害者。中國人反思文革,就是文革這個殘暴的,邪惡的,沒有人性的運動怎麼可能會發生?文革的文化根源是什麼?甚至體制根源是什麼?精神根源是什麼? 所有這些問題,還是中國社會現在繼續面臨的問題。

如果中國人反思文革就會發現,中國近代,尤其中國共產黨建立後,54運動後,中國精神激進化帶來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破壞,拋棄中國傳統文化有關係。如孔孟之道,過去其實對中國人來說是某種規範,約束。等到共產黨執政後,所有這些東西都被拋棄,這些都是一個文化根源之一。另外,一個制度根源是問什麼一開始毛澤東一個人發瘋,他為權力去發瘋可以帶來全中國去發瘋。這種集權體制,對一個人的個人崇拜對全體民眾的作弄,愚民,為什麼會發生?為什麼這些事情今天還在繼續發生?為什麼中國領導人現在繼續,讓全國人只能唱讚歌,跳紅舞,叫習大大,彭媽媽等等?我認為體制是最終極的一個根源,這些都值得反思。

法廣:你曾經在香港出版政治學專著《政治維納斯》,論述民主和自由對生命的價值和意義。您如何看待中國未來政治走向?中國人會如何對待民主政治?

夏明:我認為中共一再講述一個亂的神話,或者無政府神話。來給中國人說,你看中國是不能亂的。如果老百姓搞大民主,中國就會亂,如果亂就會給中國帶來無限的災難。這就是目前中國官方的話語體系。

我在思考,這種大民主和無政府狀態,根源在什麼地方?為什麼會被中國官方不斷塑造,包括在六四問題上,中國官方繼續會強調亂說神話。如果我們閱讀《毛澤東不為人所知的故事》這本書,寫到毛澤東用達爾文理論觀察人,認為人是自私,為自己的利益,都是好鬥的,要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的鬥爭哲學。也成為共產黨的官方意識形態,把其他人劃為敵人,階級敵人。對於中共來說,政治上首要問題是誰是我們的朋友,誰是我們的敵人問題。這樣用達爾文理論,用仇恨理論,或者階級鬥爭理論對被他換成的敵人要殘酷鎮壓,無情地消滅。這讓中國政治充滿邪惡和殘暴。

今天中國繼續走同樣的邏輯思維,這也是為什麼現在中國思想界,學術界和智庫等圈子裡非常推崇德國哲學家卡爾斯密特的思想。卡爾斯密特講到,什麼是政治,政治就是敵我問題,就是要畫分出誰是敵我。現在中國維穩思維,所有的高壓和鎮壓,無息用流血來捍衛紅色江山。中共邏輯就是要打倒另外一類人,把他們踩在腳下。來證明現在在台上的人,他們掌權,他們是優良的人,他們是勝者。我認為,現在中國殘酷政治內容和模式還沒有逃出文革思維。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