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七一大遊行和香港政治生態複雜化

音頻 05:00
2016年7月1日數以萬計港人冒着酷暑參加了主題為“決戰689、團結一致、守護香港”的七一大遊行。
2016年7月1日數以萬計港人冒着酷暑參加了主題為“決戰689、團結一致、守護香港”的七一大遊行。 Reuters/路透社

今年7月1日是香港回歸19周年,自2003年以來,每年香港都有數萬甚至數十萬人所參加的七一要求民主的大遊行。今年7月1日是香港回歸19周年,下午三點多,數以萬計的港人冒着酷暑參加了主題為“決戰689、團結一致、守護香港”的七一大遊行。遊行後,民陣宣布,有11萬人參加七一遊行,多過去年的4萬8千人一倍。

廣告

在香港民間,“六八九”已經成為香港特首梁振英的外號,以諷刺他靠着689張選票當選香港特首。這次“七一大遊行”是民望較差的特首梁振英任期內最後一次大規模的示威活動,今年9月香港立法會將舉行選舉。自2003年以來就主辦七一大遊行的“民陣” ”呼籲市民踴躍上街,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守護香港核心價值。

遊行前的7月1日中午,眾多團體現身灣仔。香港眾志黃之鋒、小麗民主教室創辦人劉小麗等站街,向市民宣傳政治理念;傳統泛民派中,立法會議員梁 國雄、民主黨主席劉慧卿、支聯會主席何俊仁等也現身街頭並接受採訪。而表示有意參選9月立法會的香港電視主席王維基在維園參與遊行,並表示:“支持者讓我知道,我們都要站出來。”

到了下午3點25分,“七一遊行”隊伍從銅鑼灣的維多利亞公園球場起步,參與出發的遊行者人數估計有幾萬人,然後一路經鬧市區的銅鑼灣、灣仔,抵達金鐘政府總部附近的集會地點。通常,許多人會在遊行沿途加入。

為了催高今年參加遊行的人數,香港“民陣”特意安排三位“政治良心犯”領軍,包括“被失蹤”八個月的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因講真相而被判“間諜罪”的資深媒體人程翔,以及八十年代因營救助民運人士而遭監禁十年的劉山青。但香港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在大遊行前四個小時向媒體透露,林榮基由於近日遭到威脅,出於安全考慮,不參加今天的大遊行。

香港的“七一大遊行”多年來成為反映香港社會民意的活動,但自從2014年香港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失利後,香港的政治生態已經變得相當複雜,年輕一代對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形式進行抗爭感到失望。一些相對激進的學生學生組織和以“民陣”為代表的老一代香港人抗爭運動拉開距離漸行漸遠,甚至批評民陣以“決戰 689”為主題是一大退步。

本土思潮盛行於香港大學和年輕一代之中,港大學生會在“七一”前一天發表“共匪不除港難不止”的聲明,指出中共在政治、經濟、社會各方面侵凌香港,港人目光不能只放在政改議題,不應迴避香港前途問題,“唯有全面抗爭,才能抵抗赤化”。該聲明稱,因“七一”遊行從公民教育角度來看仍有一定價值,所以決定參與。參加遊行的還有理大、嶺大、公大及教大的學生會。

而一些更加激進的學生宣布不參加“民陣”組織的遊行,而是在“七一”晚間參與由本土團體發起的包圍中聯辦集會,而在去年,這些學生組織還曾經是帶領七一遊行的龍頭。

中大和樹仁的學生會星期三晚在社交媒體發出 “七一香港淪陷日 暴政必亡 港人自救”的海報,建議星期五晚上參與由本土團體發起的在中聯辦前的集會。

香港的“民主前線”、“青年新政”、以及“香港民族黨”等屬於本土和倡港獨政團,他們預告“七一”當晚在中聯辦外“保法治反暴力要獨立”集會,稱要表達對銅鑼灣書店 店長林榮基“被中國極權政府綁架”的憤怒。集會沒有申請警方的“不反對通知書”。“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頌恆表示,誠懇希望有一個和平的集會,並強調不會主動衝擊警方,不會與警方硬碰,但集會的具體內容和行動會按現場情況判斷。

香港的政治形勢越來越複雜,而來自北京方面的聲音仍然強硬,“環球時報”文章大批香港“本土派”的“港獨”組織正蠢蠢欲動,準備當天在多個地點進行“宣示港獨”的活動。港澳辦主任王光亞近期接受《紫荊》雜誌訪問,不點名批評有香港“泛民派”中有人企圖利用香港為國家製造麻煩,影響內地政治發展進程,直斥這是僭越“一國兩制”。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