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文革五十周年

決定劉少奇命運的一棵稻草

“第二歷史”:左圖攝於1959年,毛澤東與當選國家主席的劉少奇在中南海接見人大代表。右圖發表於1978年《毛澤東主席照片選集》,劉少奇與朱德均被刪抹。
“第二歷史”:左圖攝於1959年,毛澤東與當選國家主席的劉少奇在中南海接見人大代表。右圖發表於1978年《毛澤東主席照片選集》,劉少奇與朱德均被刪抹。 (圖片:張大力)

  問:從文化大革命的發展過程來看,毛對劉少奇下狠手,開始於66年底。這是文化革命的一個關節點,請你給我們的聽友網友談談這方面的情況。

廣告

答:首先,我們應該記住,文革是毛處心積慮、孤注一擲的行動。所以,我們一定要對毛這個人的性格有個基本的判斷。第一,他是一個心機極深的權謀大師。採取任何行動都會有兩三步後手。第二,他要動手從來是不達目的絕不收手。林彪對此點極有體會,他說毛要整人,一定要整到底。第三,毛是一個報復心極重的人,多少年前你得罪過他,幾十年後他也要報復。第四,他是完全沒有道德感的人,只要能達到他的目的,他可以演極好的戲,翻雲覆雨,出爾反爾,說過的話不認賬。在他整劉少奇的過程中,我們可以看出這些人格心理特徵得到了充分表現。

問:眾所周知,劉少奇一直是共產黨內定的毛的接班人,毛甚至還向蒙哥馬利(Bernard Law Montgomery)這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以成功掩護敦刻爾克大撤退而聞名於世的盟軍傑出將領親口說過。

答:對,但依毛的心理,他絕不會信任任何人。我甚至認為他在五十年代末所謂退居二線,讓劉少奇在59年當了國家主席,都是他以退為進、老謀深算的設計。只有躲在暗處,看劉如何治理國家,才能斷定劉到底是不是忠於他。這就是韓非子說的“權不欲見,素無為也”,“虛而待之,彼自以之”。毛對這套玩弄權術的要訣的把握是爐火純青的。果然在62年,他就看出苗頭了。那就是七千人大會。在這個會上,以劉少奇為首的政府官員對毛搞的大躍進三面紅旗這套東西不滿,原因很簡單,餓死了幾千萬人哪!61年劉少奇親自回鄉調查,得出了“三分天災、七分人禍”的結論。結果七千人大會無形中有一股指向毛的怨氣。逼得毛不得不作了幾句不關痛癢的檢討。在七千人大會上,毛看明白了劉和他不一條心,對他的政治路線表面擁護實際上悄悄打了折扣,甚至想做些改變。

問:這麼一說,要拿下劉少奇在1962年七千人大會之後就成定局了?

答:是的,這點毛澤東和江青在文革中都明明白白地說了。67年劉少奇垮台已成定局後,毛在會見阿爾巴尼亞的巴盧庫時說:“62年七千人大會之後,我們就發現資產階級已經在黨內佔了高位,要推翻我們了”,這話的意思就是,“劉少奇一夥人要奪我毛澤東的權了”。而你知道毛是嗜權如命的人。江青在文革中更幾次說:“七千人大會上毛主席受了氣,文化大革命就是要給毛主席出氣”。

問:但是,從中共黨史看,毛掌握中共的絕對權力,劉少奇是出了大力的。

答:對,所以後來中南海紅衛兵批判劉少奇時,他大喊“毛澤東思想就是我第一個提出來的”。在延安時,毛和王明正鬥得你死我活,劉少奇堅定地站在毛一邊,猛烈攻擊王明,甚至說他是“江湖上賣狗皮膏藥的”。毛對劉極為欣賞,當時讓他兼任了北方局和中原局兩個大局的書記。劉投桃報李,把毛捧上了天。而且正是劉少奇提議,中共中央討論的所有事情,只有毛有最後決定權。這等於讓毛有了一票否決權。據說後來毛知道劉少奇已死,惡狠狠地撂了一句話“自作孽,不可活”。這倒是句實話。劉少奇萬萬想不到在他把毛捧上天的同時,已經給自己準備好了下地獄之路。

問:共產黨的黨內鬥爭簡直是又殘酷又無規則可言。

答:這就是列寧式政黨的天生痼疾。我今天要講一個小插曲,這事雖小,卻是毛整劉時的一個關鍵。我先給你念一段:“這種人根本不懂馬克思列寧主義,而只是胡謅一些馬克思列寧主義的術語,自以為是中國的‘馬克思、列寧’,並且毫不知恥地要求我們的黨員像尊重馬克思、列寧那樣去尊重他,擁護他為領袖……他自滿,好為人師,好教訓別人、指揮別人,總想爬在別人頭上……他好名的孽根未除,他企圖在共產主義事業中把自己打扮成為‘偉大人物’和‘英雄’,甚至為了滿足他的這種慾望而不擇手段”。你聽這些話,有什麼感覺?

問:感覺像在影射攻擊毛唄,因為只有毛才是中共的馬克思、列寧啊,是不是?

答:確實如此,我當年讀這話也有這種聯想,但錯了。這是1938年劉少奇所做的報告《論共產黨員的修養》中的話,文革中稱這書為“黑修養”,而且這話是當時為了幫助毛而針對王明所發。因為那會兒,王明從蘇聯回來號稱帶來了真正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當時對這部書很是欣賞,說了不少好話。1962年9月9日,我的恩師、北京大學哲學系的周輔成教授在上海光明日報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目叫“希臘倫理思想的來源與發展線索”。周先生是中國老一輩學人中專攻西方倫理學的,曾任北大哲學系倫理學教研室主任、中國倫理學協會主席。他的這篇文章分四節,一,倫理學來源於社會矛盾,二,為奴隸制所決定的社會特點,三,圍繞“中庸”“和諧”為中心的表現形式,四,爭論的問題與流派。周先生從純學術的角度講古希臘倫理學,講梭倫變法和亞里士多德的中庸之道。誰知文章見報六天之後,毛澤東讀了周先生的文章,更調詭的是,他立即把這篇文章批轉給劉少奇看,毛澤東的批示說:“所謂倫理學,或道德學,是社會科學的一個部門,是討論社會各個階級各不相同的道德標準的,是階級鬥爭的一種工具。統治階級以為善者,被統治階級必以為惡,反之亦然。就在我們的社會也是如此”。

問:毛為什麼讓劉少奇讀周輔成先生的文章呢?他若不是有什麼特殊用意,毛不大會關心二千多年前的古希臘倫理學。

答:沒錯,我們只要把毛作批示前後的幾件事聯繫起來看,大致能有個推斷。七千人大會在62年2月7日閉幕,隨後又有西樓會議,劉少奇真有點拿自己當回事兒了,開始全面調動自己的人馬對國民經濟進行調整。就在西樓會議,他說自己是“非常大總統”。毛這時已經南下,一走一個半月,但這些毛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若以玩弄權術而論,毛劉實不在一個數量級上。劉少奇卻偏偏在這個時候精心修改了《論共產黨員的修養》,於8月1日在紅旗雜誌上全文刊登。剛才我給你念的話竟然一字不改,照登。這不是找死嗎?因為現在毛再讀這話可就句句戳心窩了。而且,劉這本書廣泛發行,黨員幹部人手一冊,那會兒林彪還沒弄出小紅書來,毛的著作也沒這麼大規模發行過。而劉的這本書是講共產黨員的道德修養,明顯屬於倫理學範疇。我猜,毛這會兒最關注的就是講道德的文章,周先生的文章這才入了他的法眼。還應該注意一個事實,毛讓劉少奇讀周先生的文章之後不到十天,他在和熊向暉談話時忍不住大發牢騷,說“以前兩個主席都姓毛,現在一個姓毛,一個姓劉,過一段時間,兩個主席都姓劉”。而且你要仔細體會毛的批語,他強調的是倫理學是階級鬥爭的工具,還特別指明“我們的社會也是如此”。這說明毛已經把他和劉畫在不同的階級陣營里了。

問:這些事件確實讓人想到早在1962年毛就下了整劉的決心,而《論共產黨員的修養》這本書真有可能是壓垮劉少奇的那根稻草。

答:沒錯。1967年,紅旗雜誌發錶王力戚本禹的兩篇文章,批判劉少奇。其中王力那篇專批《修養》,毛澤東親筆寫到:“修養這本書是欺人之談,脫離現實的階級鬥爭,脫離革命,脫離政治鬥爭,閉口不談革命的根本問題是政權問題,閉口不談無產階級專政問題,宣揚唯心主義的修養論,轉彎抹角地提倡資產階級個人主義,提倡奴隸主義,反對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按照這本書去修養,只能是越養越修”。這段話才是毛當年把周輔成先生的文章批給劉少奇看的真實用意。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