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文革五十周年

文革中毛為什麼會救章士釗?

音頻 15:09
毛澤東與章士釗會談
毛澤東與章士釗會談

[提要]章士釗給了毛第一桶金,而且從來以待君王之道和毛交往,又不忘自己在國民黨內的人脈,可為國共兩黨傳遞消息,對毛有恩更有用。所以在文革遇難時,毛救了他。

廣告

問:我們知道在文革中,大批知名人士受到嚴酷迫害,求告無門,很多人因此死於非命。你今天的題目是不是想談談這個問題?

答:是的。說起文革中大批知名人士的悲慘遭遇,可以用到“令人髮指”這個詞。這麼多年過去,我偶爾涉及到這段歷史,翻開那些記載,真可謂斑斑血淚。回首中國數千年歷史,夏桀無道,商紂荒淫,秦始皇暴虐,朱元璋殘忍,雍正帝刻薄寡恩。但在他們治下,也未見過在全國範圍內,在社會各個領域,像在文革中一樣大規模地迫害社會知名人士。秦始皇焚書坑儒,雍正興文字獄,和毛髮起的興無滅資、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等等暴行相比,實屬小兒科了。在這個迫害狂潮中,有兩個人和毛有特殊關係,就是章士釗和李達。在他們受到迫害時,都寫信給毛求救。結果一位受到毛的保護,被救了下來,另一位被棄之不顧,最後慘死。在這救與不救之間,隱藏了很深的歷史原因,也反映出毛的為人與心理活動。那位被救的是章士釗,那位慘死的是李達。今天我們先談談,毛為什麼會救章士釗。

問:這個題目有意思,但我覺得聽眾朋友對這個人可能有點陌生,他離我們太遠了。你能不能先作點背景介紹?

答:當然。要分析文革中毛對章的態度,也非從歷史入手不可。章士釗是湖南善化人,和毛是大同鄉。他早年參加反清救國活動,最出名的一件事就是“蘇報案”。1903年,他任上海《蘇報》主筆,發表激烈的革命言論。《蘇報》發表鄒容的“革命軍”,章太炎的“駁康有為論革命書”,名聲大振,也引來清廷的憤怒,要關閉報館,抓捕報社成員,因為《蘇報》是在租借內辦的,所以引發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場有關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法律訴訟。審判按西方法律,有公訴人和辯護人,還有法庭辯論,這在當時都是破天荒的事。審判的結果是大部分人無罪釋放,只有鄒容和章太炎因“語帶誹謗”被輕判入獄勞役。中國經由此案開始了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覺醒。可惜這個過程在中共得鹿之後徹底中斷,至今當局仍實行言論控制、新聞屬黨這種野蠻社會的信條。自1903年《蘇報》案至今已100多年,想想真讓人絕望。章士釗在清廷要對《蘇報》下手之前經朋友通風報信逃了,但仍然與革命黨任來往,參與密謀,被捕入獄,被保釋後就去日本留學了,又往英國留學,辛亥革命後回國,鼓吹他在英國學的那套政黨政治。1917年,他到北大任教授兼圖書館館長。章去北大和他的老同鄉楊昌濟有關,那時楊在北大當教授,毛在北京時就住楊家。章毛在那時就認識了。楊昌濟對毛極為欣賞,楊的女兒就是毛的結髮妻楊開慧。據說有關毛楊婚事,章士釗大表贊成。20年,毛為籌措經費,持楊昌濟手書往見章士釗。章士釗還真給毛籌了2萬大洋,這在那時可是筆巨款。

問:章士釗和毛的關係確實不一般,可以說毛的第一桶金就得自章。

答:確實如此。所以才有後來毛每年給章士釗兩千元人民幣,說是還款,這是後話了。章士釗24年加入北洋政府,當段祺瑞的司法部長,25年又兼了教育部長。他任職期間因北師大風潮和魯迅結了梁子,還打了一場官司。結果魯迅贏了他的頂頭上司。而章士釗因魯迅而得了“落水狗”這個罵名。所謂痛打落水狗,就是打章士釗。26年“三一八慘案”,章士釗雖已不是教育部長,但還是有些牽扯。三十年代章在上海做律師,33年他替陳獨秀辯護,說陳的共產黨活動並不“危害民國”。儘管如此,蔣介石還請他當國府“參政員”,民國時期政治上的寬鬆和共產黨得天下後根本不能比。章士釗那時腳踏兩隻船,在毛蔣之間順水推舟。後來看共產黨勢頭大了,就暗中幫了共產黨很多忙,是個國共通吃的政客。但那會兒,像章這樣首鼠兩端的人不少,中共得權後大部分下場不妙,在中共無止無休的政治運動中都受衝擊受批判。何以章士釗一直“聖寵不衰”?我想這就是章士釗的過人之處,他從來不忘他在國民黨那一面的身份,甚至不時提醒中共他願意為國共雙方效力。這一點和那些民主人士絕然不同。像民盟、民建的那些“民主左派”,在中共得鹿前大部分人都痛斥蔣的“獨裁”。這些人後來下場悲慘,關鍵就是他們不懂自己,也不懂共產黨,真拿自己當了共產黨的“自家人”。章伯鈞、張東遜、羅隆基就是代表。等他們明白過來,晚了。而章士釗卻一直清醒。寫了本《邏輯指要》送給蔣介石,再寫《柳文指要》是請毛批閱,卻從不談什麼民主自由。戚本禹在他的《回憶錄》里講了一件事,雖然他經常不說實話,但他對毛一貫崇拜,所以關於毛的事他不會瞎編。1955年的某天晚上,毛讓警衛去給章士釗送兩隻雞。當時商店已經關門了,還挺費勁才弄到兩隻雞。文革中戚給康生講了這件事,老謀深算的康生讓他去翻翻《三國志》中有關喬玄和曹操的記載。那是告他你得看了這段歷史,才能明白送雞的意思。書中記載,曹操年青時見喬玄,喬“睹太祖而異之,曰,吾見天下名士多矣,未有若君者也!君善自持,吾老矣,願以妻子為托”。這事《世說新語》中也有記載,說得更玄:“曹公少時見喬玄,玄謂曰:天下方亂,群雄虎爭,撥而理之,非君乎?然君實是亂世之英雄,治世之奸賊。恨吾老矣,不見君富貴,當以子孫相累”。只是《三國志》裴松之的注里記了一段,說的是曹操起兵後曾派人祭祀喬玄,說“士死知己,懷此無忘。又承從容約誓之言:‘殂逝之後,路有經由,不以鬥酒只雞相沃酹,車過三步,腹痛勿怪’。雖臨時嬉笑之言,非至親之篤好,胡肯為此辭乎?”這件事有兩個含義,1)毛心中自比曹孟德,

戚本禹還透露,周恩來告訴他,章士釗見了毛驚呼:“不得了啦,湖南要出帝王了”。章士釗能聖寵不衰,原因之一是他從來以待君王之道和毛交往。其二,就是我們上面說的,他從來不忘自己和國民黨蔣介石的關係,這樣才能為共產黨所用。

問:據說章士釗一直為國共兩黨傳遞消息。

答:主要是為共產黨。56年,中共曾提出第三次國共合作的設想。章看出苗頭,主動要求去香港,藉助他在國民黨中的人脈,為中共傳消息。他帶了一封中共給蔣的信,內容就和現在的一國兩制差不多。信中還有“奉化之墓廬依然,溪口之花草無恙”這種話,想以鄉情打動蔣。但文革一來,紅衛兵不知這些底細,一查章士釗是魯迅要痛打的落水狗,立即來抄家。紅衛兵把章拉到院子里,低頭罰站,還抄走了一大批文物。章士釗嚇壞了,馬上向毛澤東求救。信中請毛“在可能範圍內稍稍轉圜一下,當有解鈴之望”。據他女兒章含之記載,8曰30日寫信,第二天周恩來辦公室就來電話,跟着就派兵站崗,更讓人驚奇的是,毛9曰1日就親筆回信,說“來信收到,甚為繫念。已請總理予以布置,勿念為盼”。從這件事上看,毛可真是個義重如山的大慈悲人。其實不然。和毛有親密關係的人多了,該整一樣整。在列寧式政黨的意識形態里,絕不存在友誼、溫情這種東西。關鍵看你對維護獨裁者的臉面、威信有沒有用。我們可以比較一下列寧斯大林對高爾基的態度。十月政變後,高爾基痛罵布爾什維克野蠻,列寧要毀滅俄羅斯。但列寧一直容忍他,這一是因為高爾基的前妻手中有一大筆莫羅佐夫家族留給社會民主黨的錢,高爾基給了列寧不少。二是高爾基是世界著名作家,留着他當花瓶也不錯。三是高爾基在英國有一大批文件,這裡有不少布爾什維克的秘密。四是斯大林想讓高爾基給他寫傳記。三十年代高爾基回國之後,斯大林也對他關懷備至,但當那些文件落入斯大林手,而斯大林發現高爾基不想給他寫傳記之後,就冷落高爾基。很快高爾基就死了。很多研究者認為是斯大林謀殺了他。可章士釗一直到最後都保持了他的“有用”身份,最後以90高齡又去香港為國共兩黨疏通關係,而就死在這次任務中,所以享盡身後殊榮。我看章老先生是一位最聰明的人。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