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愛好民主人士很難在香港現行投票機制下當選特首

音頻 04:47

2016年9月初,香港舉行了主權回歸以來的第六次立法會選舉。民主派陣營在本次選舉中出乎意料地獲取優勢,本土派崛起,年輕人登上立法會舞台,凸顯了香港青年日益高漲的政治意識。香港的政治局面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香港將在2017年春季迎來新一屆特首的選舉。近年來,要求實現真正普選的呼聲愈發高漲, 2014年爆發的“雨傘革命”已經過去兩年多時間,隨着特首選舉日期的臨近,香港的政治情勢大有一觸即發之勢。如何看待香港目前的局勢及未來的發展走向?香港民眾的主要訴求是什麼?對此,我們採訪了香港前線負責人甄燊港先生。

廣告

法廣:首先請您談談,本次立法會選舉後,香港是否發生了較為明顯的變化,這種變化具體體現在哪些方面?

甄燊港:這次立法會選舉結果令許多人感到意料之外,也可以說意料之內。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這次選舉的結果有幾方面值得大家參考。第一就是骨幹年齡比較年輕,年輕人基本超過三分之一,這是一種新的現象。第二,就是老一輩的民主派人士、或者親共人士、“建制派”人士、在這次選舉中,許多老面孔不見了。有一部分是沒選上,也有一部分選擇是“世代交替”,培養新人;“老前輩”約有20人已經不在,所以立法會目前新的面孔大概占居了三分之一。另外一方面,我們看看立法會的組成。這次選舉不能再用以前的二分法來分類,以前說的建制派,是支持政府的,另外一邊是“泛民主派”,就是普遍支持民主的。目前有點不一樣,我們將這個分類改為“建制派”和“非建制派”。因為在“非建制派”裡面,有部分人雖然表面看來不是建制派,可是我們搞不清他們的背景,或者他們以後的表現會如何?我們還要看月中,立法會真正開始(運作)以後,在議政方面、行為方面,我們慢慢地再觀察。因此,香港有一個這樣新的形態的立法會,對以後香港的政治產生怎樣的影響,我們還要等待、要觀察。

法廣:年輕人在本次選舉中表現出色,在“雨傘革命“中嶄露頭角的香港青年得以進入立法會,形成一股新生力量步入人們的視野,這一現象是否改變了香港的政治版圖?對香港未來有着怎樣的特殊意義?

甄燊港:在雨傘革命之後,的確冒出了許多年輕人,當然,因直接參加了雨傘革命而當選的只有三人。他們代表了兩個團體,一個是“眾志”,它延續以前的學民思潮-中學生,另一個團體是“列政”,差不多來自以前的學聯和一些民眾人士。這兩派人士共有三個人當選。另外還有一些年輕人屬於不同的團體,比如有新冒出來的“青年新政”、目前還不太清楚他們的背景,不過他們有兩位當選,還有一個與以前的反對派有點關係的叫“熱普城”,是由三排人物組成。他們有一個人當選。所以情況比較複雜,不能光看是年輕人、還是老年人,用年齡來分開。我們目前在密切留意以後的互動究竟會怎樣。

法廣:香港回歸以來,要求民主、實現真正意義上的普選的呼聲始終沒有停止過,但是北京和地方政府從未做出過任何讓步。這樣的背景下,明年春季舉行的特首選舉,有否可能衝破阻力,推選出一名受到民眾擁戴的特首?

甄燊港:這個恐怕是不大可能的。不過,目前愛好民主的人士有了新的想法,就是大家盡量去爭取進入選舉委員會。選舉委員會是由1200人組成的,如果透過不同的方式選進去,能夠拿到八分之一、就是150個人的提名,也就可以去競選特首。可是這個選舉委員會一開始就變成提名委員會,提名之後、有了候選人之後,就變成選舉委員會,那個時候,選舉委員會也有1200人,由他們來選特首。那時,誰能夠拿到601票,誰就贏了。所以目前愛好民主的人士就想極力地爭取進入這個委員會。以前很多人都有政治潔癖,覺得不應該參加這個不公正的制度,因此很多人都不願意進入這個委員會。可是現在這個觀點有所改變。我們將在未來的一、兩個月看,怎麼努力去爭取,從過去的情況看,我們拿到150個提名,應該不會有問題。問題是,拿了提名之後,到了選舉的時候,還是投那1200個,目前如果初步估計,屬於共產黨地下黨員的人在1200人裡面幾乎到一半。這就決定了愛好民主的人士絕對不可能當選。因為除了那600個共產黨員,另外600人中,大概有200名民主人士,還有400人(其中很多商人) 都準備投靠共產黨,因為他們要靠共產黨吃飯,或者跟他們做生意。所以在香港在這方面我們不應該有任何的幻想。可是鬥爭還是要(繼續)。我們爭取進入委員會的目的,就是要透過這個機制,透過公開辯論(的方式),發出我們的聲音、發出市民真正的訴求。

法廣:北京政府多次強硬表態:絕不允許以任何形式鼓吹港獨,也不允許立法會內外出現與港獨有關的議題。這種做法能否阻止民眾對相關議題的關注?北京繼續採取強硬手段控制香港政局將會引發怎樣的後果?

甄燊港:我想,目前言之為時尚早。因為 “香港獨立”的要求在香港,(香港市民大概有700萬人),恐怕不到10%,大概為3%到4%左右,還沒有形成一股主要的訴求。因為香港社會本身,在100多年來,都是一個中商的社會。一時間,他們對集體的權利、民主權利以及其他各種權利的爭取,好像向來都不大關注。因為以前152年英國主事,大家都不需要考慮這方面的事,都覺得這個社會比較公正,比較公平,比較有公益。現在突然出現回歸快到20年的時候,大家猛然發覺的確問題很大。可是目前還不形成主流。另外一方面,對於香港獨立的訴求,目前還僅停留在年輕人的身上。
另外我認為,香港最近兩年之所以冒出要求獨立的呼聲,背後的原因值得大家深思。一方面,是中共和特區政府的倒行逆施,這是大家都明白的,可是這次,部分年輕人提出這一訴求的時候,這些人的背景也的確有些可疑。我們還需用一點時間來觀察。會不會有人來鼓動這種思潮,用來混淆我們本來要爭取真正的普選、爭取民主權利的主流訴求?值得我們謹慎思考。

法廣:您如何看待香港未來的發展前景?

甄燊港:香港的前景無可避免與中國政府的發展或者由它們的改革所分不開的。香港如果沒有中國的配合的話,很難得到香港所想要的民主權利。因為香港畢竟地盤很小,資源有限,要扼殺香港實在容易。所以我們要面對這個殘酷的現實。要沉着應對。對中共目前的情況,我們當然懷有善良的願望,可是我們總不太願意宣之於口,我們在各方面做主觀的努力,絕不放棄,我們也知道,要得到民主權利,要靠我們不斷去爭取,決不能靠別人的施捨和賜予。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