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文革50周年

周恩來為何成為毛的整治對象?

翁寒松著《中共是怎樣煉成的——毛澤東周恩來44年權鬥史》(明鏡出版社)封面
翁寒松著《中共是怎樣煉成的——毛澤東周恩來44年權鬥史》(明鏡出版社)封面 法廣資料照片

在文革中全力幫助毛的周恩來,在他生命的最後時刻,橫遭毛的整肅,原因是毛時刻擔心周侵蝕他的絕對權力。實際上,這只是他的猜疑心不得安寧。他禁止給患了絕症的周治病,為了讓周死在他前面。

廣告

:我們在前幾次節目中,談到周在文革中力助毛的事實,在處理913林彪事件中,周又是關鍵人物,照說是有大功於毛。但毛依然沒有放過他,其中的關節點在哪裡?

:在中共歷史上,周的地位曾遠高於毛。1931年,周進入中央蘇區任中共蘇區中央局書記,實際上是共產黨在蘇區的最高負責人。從周毛兩人的性格看,他們完全不是一路人。毛骨子裡是農民流寇土皇帝。周卻出自破落士紳家庭,又出過洋,為人周到幹練,但是性格拘謹內斂,不是個嗜權之人,而是個天生宰相之才。但是在1932年10月的寧都會議上,偏偏由他主持罷了毛的官。毛對這段歷史一直懷恨在心,以他的記仇本性,誰得罪過他,一定要尋機報復。周明白這點,在後來的幾十年裡,不知做過多少次檢討,甚至稱之為“最大的犯罪”。但是毛清楚周的用處,在文革中他抓住周的弱點,拉他上了文革戰車。

在文革中,周幫了毛的大忙。但林彪死後,毛對周的態度有了變化,其關鍵就在一個權字上。不管周如何小心避嫌也逃不脫,因為毛是把權看作生命的,他對接近權力的人永遠猜疑提防。1972年1月份,毛在病重時,曾有一次向周交權。他對周說:“我死之後,事情全由你辦”。但以周的經驗,他根本不會拿這話當真,倒會更加警惕毛對他的試探與提防。其實林彪死後,周恩來大哭一場的原因也正在此。他知道,有林彪在,毛的第一警惕對象是林彪。而林彪不在了,這第一警惕對象就成了他。所以71年12月底,毛病重昏迷,周緊張到大小便失禁。等把毛搶救過來,見毛睜開了眼,周握着毛的手掉眼淚,大聲地說:“主席,主席,大權還在你的手裡”。這就清楚地證明了,周深知在毛的心裡,權力等於生命。毛這次表面上對周交權,只是為了看看周有什麼反應。周今後再小心,毛也是不會放心的。

72年5月,周查出得了膀胱癌,醫生會診的結果,認為立即治療,有80-90%的治癒率。一旦錯過時機,就只有等死。醫生們立即向中央報告,但毛看到報告後,下了四條極其可惡的指示:1)要保密,不許告訴周和鄧穎超。2)不要再做檢查了。3)不要開刀。4)加強護理和營養。作為一個普通人,生病要立即治,尤其是癌症,早發現早治療是挽救生命的關鍵,這是個連孩子都知道的常識。毛的指示,說穿了,就是不許給周治病,有意讓他早死。

我們知道,共產黨這種組織,有一套邪惡的黨內保健制度,其中規定,凡是政治局委員以上領導人的治療方案,必須經毛批准,但毛並不是醫生,又不懂醫學,不可能在醫療上提供任何意見。所以這條規定的實質,就是賦予毛對他的同僚有生死予奪之權。周的醫療小組認為不妥,必須儘快治療,他們寫了報告,向上反映。汪東興代表毛找醫生談話,說你們先穩住,主席正在全面考慮,治還是不治。結果周覺得大夫態度曖昧,便自己去查醫書,才知道自己得了癌症。周貴為一國總理,卻連治病保命的權利都沒有。毛對周生病的態度,清楚地表明了他在道德上和心理上的邪惡與陰暗。

:毛既然知道周得了癌症,活不了幾天了,為什麼還要讓四人幫整周?我們知道所謂”評法批儒“,評水滸等運動,矛頭就是對着周的。

:毛在評《水滸》運動中講了一句話,說“屏晁蓋於108人之外,宋江投降,搞修正主義,讓人招安了”。毛這個人心機極重,看似說話雲山霧罩,其實句句話裡有話。晁蓋名稱“托塔天王”,是梁山泊聚義的創始人,而宋江雖是後上山,卻廣結人緣,人稱“及時雨”,在梁山泊內威望極高。913之後,毛的文革實際上已經破產,他被迫做一點姿態安撫老人兒,周順勢解放安排了一大批老幹部。在這些人心目中,自然是毛打到了我,周解放了我。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再小心,再打着毛的旗號,人們心中也是明白的。周的威望在那幾年是空前之高。毛這句話其實就是說,他這個梁山泊創始人、天王晁蓋被後來的幹將宋江,也就是周給架空了,實權不在了。

而宋江的大罪名是投降。周怎麼又成了投降派呢?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這事兒得從中美外交互動中找。中美關係解凍,主導者是毛。但處理具體事務的,當然是周,這本是周的優勢所在。他的風度口才聰敏,讓海外報刊一片叫好,周在前台幹活,雖然事事處處請示毛,毛仍然悄悄讓王海容和唐聞生搜集外刊報道送給他看,不用說,越看越生氣。再加上周在批林時提出要批極左,在毛看來這就是要否定文革。他決定要整周,這時恰好有一件事讓毛看到了機會。1973年11月12日,基辛格訪華和周恩來會談,基辛格向中方通報了蘇軍的部署情況,並告知中方蘇聯準備對中國戰略要地實施核打擊,提出美方願意幫助中國。基辛格當時有一些具體的建議,比如互通情報,出售武器,建立熱線等等。周當時已經把這些情況告訴了毛,毛並未表示反對,但在13日晚宴後,基辛格又要和周詳談中美軍事合作的問題,談完之後周照例要向毛彙報,但毛已經吃了安眠藥睡了。周只好告訴基辛格,有關中美軍事合作的問題,今後可指派專門人員再談。

:這個答覆看不出有什麼越權的地方呀?

:是啊,周本來就是含糊其辭,但卻讓毛抓住了小辮子。毛大罵周,要美國的核保護傘,是投降派。毛指示政治局召開會議,批周的“右傾投降主義”外交路線。更不成體統的是,毛竟然讓唐聞生、王海容這兩個小翻譯參加政治局會議,參與對堂堂一國總理的批判。毛這簡直就是羞辱人,而周也只敢唾面自乾,還要拚命給自己上綱上線,一次次檢討。江青在會上說出了毛的心思。她指責周“迫不及待地要取代主席”,這就是我們前面說過的,這其實是毛的權力病大發作。為此,他又玩起封建帝王的把戲,特別指明要鄧小平去參加批周的政治局會議。

毛玩這些權謀手段可謂爐火純青。讓鄧參加批周的會議,是一石兩鳥。既在周鄧之間打入一個楔子,讓他們彼此產生怨恨,又考驗鄧小平,看你究竟如何站隊。鄧明白,毛整周是唯恐大權旁落,所以極巧妙地批周,說“你現在的位置離主席只有一步之遙,別人都是可望而不可即,你卻是可望而可即”。這話既說出了毛的擔心,又彷彿是對周的提醒,不傷和氣。鄧是聰明,毛也滿意。隨後鄧開始進入權力中樞,來制衡周。周以絕症之身,讓毛大大羞辱一番。這還不算,後來毛會見尼泊爾國王比蘭德拉,周作陪同,毛竟然當著外賓的面,笑着對周說,“聽說你挨整了,把你整得不亦樂乎啊!現在你不敢說話了,把我變成了一言堂”。

毛的這種行為是不折不扣的虐待狂。周恩來在共產黨內的遭遇,清楚地表明了共產黨是個什麼性質的東西,那是一部吃人不吐骨頭的絞肉機。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