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環境與發展

馬拉喀什:充滿期待的氣候會議

音頻 09:57
摩洛哥馬拉喀什氣候會議標誌
摩洛哥馬拉喀什氣候會議標誌 網絡

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協議締約國第22次會議今天在北非國家摩洛哥的古城馬拉喀什拉開帷幕,如果說,去年的巴黎氣候峰會是一次一波三折,爭論激勵的談判會議的話,今年在馬拉喀什召開的氣候會議應該是具體落實巴黎氣候變化協定規章的一次務實性的會議。那麼,各方對今年的摩洛哥峰會都有何期待?馬拉喀什會議應該如何進展才可以稱得上是一次成功的會議?

廣告

首先必須指出的是,馬拉喀什會議是在十分有利的國際大背景下舉行的,巴黎氣候協定已經正式投入實施,全世界已經有八十四個國家批准了巴黎協議,這些國家的溫室氣體的排放總量相當於全球的61%,巴黎協定的落實從此不可捏轉,唯一不確定的是各國是否將兌現各自所做出的承諾,當然,最理想的是,各國不僅應該兌現承諾,而且還應該加倍的做出努力,因為,按照聯合國專家們的預估,倘若各國切實的完成的各自製定的指標,地球到本世紀末的升溫幅度很可能會達到攝氏三度,也就是說遠遠高於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家小組所制定的兩度的升溫幅度。這也是為什麼一個多月前,多位國際知名的氣候專家在華盛頓發表共同聲明,呼籲全世界各國必須在巴黎協議的基礎上進一步努力,加強各自的減排幅度,而要達到上述目的,除了各國政府必須加倍努力之外,各國的公民社會還必須積極的參與。因此,如何延續巴黎氣候峰會的火種,繼續積極的調動公民社會,將他們組織起來,共同為加速減排出謀畫策,這是馬拉喀什會議的一大看點。

行動聯盟是會議主角

根據法國氣候談判專家皮埃爾 拉丹(Pierre Radan)的介紹,馬拉喀什峰會的主角是五十多個行動聯盟組織,這些組織不分國籍,按主題畫分,所有對某一個主題感興趣的國家的政府機構,研究人員,非政府組織以及企業都可以參加行動聯盟,比如說,已經組成的行動聯盟中就包括中非的森林保護聯盟,國際建築與氣候聯盟,國際交通聯盟,以及由法國農業部牽頭推出的如何減低農業排碳量的4與1000聯盟,這些行動聯盟由聯合國專家或由成員國政府牽頭組織,成立的宗旨是要在維持行業發展的同時減低溫室氣體的排放。在此次會議上,又有多個行動聯盟可能在會議期間成立。

各國期待這些跨國界的行動聯盟能夠儘快地出台具體的減排方案,並且迅速地付諸行動,也就是說,在各國政府落實減排承諾的同時,全世界各大行業也能夠儘快地實現減排,這才有可能大幅度的增加減排力度,這也是為什麼這些行動聯盟成為馬拉喀什會議的關注的焦點。中國的應對氣候變化企業家聯盟日前也在北京召開記者會,公布了《中國房地產行業綠色供應鏈採購標準白皮書》,並且計畫在摩洛哥氣候會議上進一步推動房地產行業綠色供應鏈的行動。

由此可見,馬拉喀什會議的重點將是行動,對會議的東道國摩洛哥來說,馬拉喀什會議也是一次為深受氣候變化影響的貧困國家,尤其是非洲以及太平洋島國提供機會的會議。因為,氣候變化所造成的影響不僅僅是海平面的升高,以及土壤的沙漠化,而是由此而引發的貧困以及糧食危機,這將對地區的和平穩產生重大的影響。

發展中國家期待解決融資問題

為貧困國家提供具體的援助,具體來說,就是如何進一步增加綠色資金的融資問題,我們知道,自從2009年哥本哈根峰會提出組建援助發展中國家的綠色基金之後,此一議題幾乎成為每次氣候大會以及準備會議無法迴避的議題,哥本哈根峰會提出的從2020年起每年一千億美元援助的承諾至今依然沒有具體的規畫,到目前為止最樂觀的計算也只是找到了相當於一半的融資,而貧窮國家卻提出了要在2020年一千億的基礎上每年遞增。這曾經是巴黎峰會上分歧最大的議題之一,也將是本次氣候會議一大討論議題,而且隨着談判的進一步深入,涉及的內容也將更加技術化,例如,如何制定援助金額的標準?此外,貧窮國家要獲得援款還必須儘快的準備的申請方案,有關方案的金額以及監督都必須按照明確的規定,這些具體規定的確定還需由各成員國之間達成一致,據介紹,有關融資以及援助方面的談判會議預訂在11月15日舉行。

監督體制MRV有待進一步完善

當然,除了綠色基金的融資以及分配議題之外,巴黎協議中還有一些重要的項目尚未完全確定,例如有關溫室氣體排放的統計以及監督機制等議題的討論將依然繼續,也就是所謂的可測量,可報告以及可核實的 MRV體制,具體而言,就是必須按照聯合國統一的標準準確,客觀地通報,並且, 對 信息的準確性與可靠性做出評估。

MRV 體制自2007年 被提出之後就成為聯合國氣候峰會每會必談的議題之一。也成為哥本哈根峰會最終無果而終的主要原因之一,中國方面堅決反對,聲稱MRV體系涉及國家主權,中國不 接受他國專家評估中國的減排數據。北京當時的僵硬立場受到西方輿論的一致批評。不過,六年之後,北京的立場做出了明顯的調整。在中法去年發表的聯合氣候聲 明 中,北京明確表示支持由法方提出的每五年核查一次的提議。不過,巴黎峰會期間最終達成的協議依然區別對待對發達國家以及發展中國家的檢查制度。也就是說,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協議簽署國附錄一名單上的國家,與附錄二名單上的國家並不接受同樣嚴格的核查規定。

對中國的期待

的確,一個統一的測量監督體制是衡量各國達標標準的唯一準則,法國可持續發展與國家關係學院IDDRI的氣候項目負責人托馬斯•斯彭斯(Thomas Spencer)先生日前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期待中國政府在摩洛哥氣候峰會談判時能夠比在巴黎峰會時更加開放,接受一個全球統一的公開,透明的監督機制。

中國對氣候會議的期待

那麼,中國政府對馬拉喀什氣候會議又有些什麼樣的期待?

中國氣候變化事務特別代表解振華日前向中國媒體表示,期待馬拉喀什會議能夠加強2020年前應對氣候變化的行動力度,能夠制定一個巴黎協議後續談判的時間表,同時,也期待發展中國家所急需的資金以及技術援助能夠迅速到位。

美國總統選舉結果對巴黎氣候協定的實施的影響

周二舉行的美國總統選舉的結果是否對巴黎氣候協定的實施產生影響?這是今天參加摩洛哥氣候峰會的代表們集中關注的話題,因為,雖然,巴黎氣候協議正式投入實施之後,根據協議規定,成員國必須等待至少四年之後才能夠退出,但是,倘若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美國是否會兌現奧巴馬政府的減排承諾,這是聯合國各大成員國以及國際環保組織的擔憂所在。

最後,摩洛哥作為北非國家,同時也是發展中國家,深受氣候變化影響的非洲國家自然對摩洛哥氣候會議給予特別的期待,期待馬拉喀什會議能夠給非洲國家帶來具體的利益,成為一次非洲國家的峰會。根據來自摩洛哥的消息,有三十多個非洲國家政府的首腦已經宣布,將在11月16日在馬拉喀什召開非洲國家峰會,協調立場,共同保護非洲國家的利益。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