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文革五十周年

關於廣西文革中的殺人吃人事件

音頻 12:00
廣西在文革期間發生了大規模 殺人吃人事件。
廣西在文革期間發生了大規模 殺人吃人事件。

[提要]廣西在文革高潮中,出現了大規模殺人吃人事件。這在人類歷史上是空前罕見的。它是毛髮動的文革中的重大罪惡之一,也是中華民族永遠的傷痛和恥辱。

廣告

問:文革中曾出現過許多駭人聽聞的慘案,其中最讓人毛骨悚然的,是發生在廣西的殺人吃人狂潮。請你給聽友們介紹一下,好嗎?

 答:這個題目我想了很久,一直不敢觸及,因為實在太血腥,太殘酷。在20世紀下半葉,在人類文明已經昌明發達的現代,一個號稱歷史悠久的文明古國,會出現這種事情,實在值得政治學家、社會學家、心理學家一起來好好分析一下。現居美國的鄭義先生,曾冒着大風險,親往廣西出事的幾個縣,實地調查採訪,寫出了材料翔實,分析到位的著作《紅色紀念碑》。這是一部不朽之作,但可惜在大陸不能印行,書是在香港出的。大陸當局就是要想盡辦法,封殺歷史真相,因為廣西的這場殺人吃人狂潮,是以革命的名義,以響應毛的號召,把階級鬥爭推向極端的產物。法國大革命時上斷頭台的羅蘭夫人曾有名言:“自由,自由,一切罪惡假汝之名以行”。我們把這話改一下,“革命,革命,一切罪惡假汝之名以行”,是恰如其分的。我先簡單地介紹一下大背景。廣西響應毛的文革號召而成立的造反派,有兩大組織,一個是“無產階級革命派聯合指揮部”,簡稱“聯指”,一個是“廣西四二二革命行動指揮部”,簡稱“四二二”。當時廣西主政的是韋國清,他是所謂“聯指”的後台。1968年春天,他就曾調動軍隊,屠殺“四二二”組織的造反群眾。當時最殘酷的屠殺發生在融安縣長安鎮。那年八月二十一日,是長安鎮老百姓趕集的日子,廣西叫圩日,由韋國清當局支持的造反派“聯指”帶着武裝民兵,從鎮百貨商場中抓到200多名四二二組織成員遊街,走到市中心廣場時,這些聯指的糾察隊員,把抓來的人,一個個推到人群面前,宣布罪狀,然後有人大聲問:毛主席說,專政是群眾的專政,對這些階級敵人,大家說怎麼辦?圍觀的愚眾大喊:“殺”。只見人群一擁而上,大棒磚頭一起向所謂階級敵人頭上砸去,這群造反暴徒手中沒有兇器的,就從趕集的農民手中搶過扁擔,掄起小攤上的板凳,把人往死里打,一時血肉橫飛,有一位目擊者紀錄道:“哪怕平時與這些牛鬼蛇神素不相識,此時也都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敵,非置之死地而後快。有些人平日是街坊鄰居,單位同事,車間工友,同校的師生,平時低頭不見擡頭見,此時都六親不認,非把對方打死才解氣。滿街的哭聲、求饒聲、追打聲、謾罵聲、狂笑聲,聲聲撕心裂肺,滿街濺撒着鮮紅的人血,彙聚成一條小溝,到處是沾滿鮮血的磚頭、石塊木棒,橫七豎八的屍體”。

問:這種光天化日下任意屠殺人命的做法,完全超出人的道德底線,平日擡頭不見低頭見的人,怎麼能下得去手?

答:問得好。什麼東西能夠做這種暴行的借口?那就是毛的階級鬥爭理論,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理論。在這種理論鼓動下,只要面對的人被劃入了階級敵人的行列,就可以任意屠殺。當天下午,縣革委會竟然召開會議,肯定這場屠殺的經驗,說很值得推廣。在廣西有二十一類人被劃入階級敵人陣營,幾乎包括各個社會階層,各種職業的人。也就是說,誰都可以是階級敵人,想殺誰就殺誰。人類歷史上,以革命意識形態為理由,大開殺戒的,除了列寧斯大林領導的布爾什維克,就是毛領導的造反派了。但殺人面之廣,手段之野蠻,毛絕對超過列寧。所謂共產主義理想,就是建築在無辜者的鮮血與白骨之上的,這已是歷史的定論。廣西的文革暴行,除了大規模屠殺之外,更駭人聽聞的,是在批鬥所謂階級敵人之後,剖心挖肝割肉,革命群眾一擁而上,分而食之,而且這不是個別情況,據宋永毅先生研究,廣西一半以上的地區發生過吃人事件,我們稍微舉幾個例子:武宣縣武宣中學和桐嶺中學,學生吃掉老師和校長。6月18號,武宣中學吳樹芳等五位老師,被十幾個學生批鬥,吳老師當場被學生用木棍打死,一位姓廖的同學對同伴說:聽說人肝可以做藥,咱們搞點來?於是,幾個同學動手,剖腹摘肝,又煮又烤,十七人分食。桐嶺中學副校長黃家憑被學生批鬥後亂棍打死,被黃姓學生及張姓女生剖腹取肝,剜肉到骨,在學校廚房旁烤食。鄭義先生深入研究廣西吃人狂潮後,總結出吃人三階段:第一,偷偷摸摸吃,殺人後等到夜深人靜再偷偷回去割下心肝,用佐料烹煮後下酒;第二,大張旗鼓公開吃,甚至紅旗飄飄,口號聲聲,為了良心上不受譴責,有的村將人肉和豬肉混切一起炖,然後全村人人都必須來吃,達成階級立場的一致與堅定;第三,是群眾性瘋狂階段,人已經形同群狼,動不動拉出一些階級敵人批鬥,每鬥必吃。在吃人最盛的武宣縣,竟形成真正的人肉宴,人肉人心人腰人肘子人的蹄筋,用各種方法製成菜餚,喝酒猜拳,論功行賞。

問:這簡直不能想象,可又實實在在發生在中國大陸,而且伴隨着文革的高潮。

答:你看,人人都說,有人類末日。這個廣西吃人的時代,像不像人類末日?宗教中有末日審判,可文革中的滔天大罪,竟無人追究。若不是鄭義,宋永毅等先生艱苦卓絕的努力,可能這滔天大罪會不留痕跡地永遠消失,這才是最可怕的。有一位專吃男性生殖器的女官員,竟然接連提升,當了公社革委會副主任,文革結束後追查吃人事件,她受的處分,不過是下放去當工人。鄭義先生曾經親自訪問了一位殺人食肉的貧下中農叫易晚生,他竟然理直氣壯地說,是我殺了他,誰來問我都不怕。幹革命心紅膽壯!毛主席說,不是我們殺了他,就是他殺了我們,你死我活,階級鬥爭。

問:這樣大規模的犯罪,為什麼無人制止?

答:這個問題,宋永毅先生的研究,得出了結論:這個殺人吃人狂潮,是國家機器的行為。因為當時廣西黨政軍都在韋國清控制之下運轉良好,在後來查實的200多名吃人者中,竟有120多人具有國家機器的身份,他們是區縣武裝部長,武裝民兵指揮員,革委會幹部,公社生產隊一級領導。這些人公開煽動要對所謂階級敵人“刮十二級風”,在武宣縣參與吃人的130人中,竟有中共黨員91人。顯然這些人認為,吃人是緊跟偉大領袖毛主席的革命行動,否則他們也不能這樣肆無忌憚,大張旗鼓。中共建政後,曾有過一個人相食的時期,那是毛力推三面紅旗,大躍進的結果,全國餓死3000多萬人,出現了人相食的事件,所以才會有劉少奇跟毛說“人相食,要上史書的”。但那時吃人,純粹是餓瘋了。而廣西文革吃人,卻是在實現共產主義理想的旗號下,緊跟毛的革命理論的結果,所以更可怕。今天我們以極沉痛的心情談這個問題,就是要讓全中國,甚至全世界的人民都知道,所謂共產主理想,所謂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所謂文化大革命究竟是什麼。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